黑暗,夜雨

资讯 2020-08-01 18:00:54

夜,在黑暗中挣扎……

这是一个没有月光也没有灯光的夜晚。因为没了月光的同时也看不见那些缀满了童话故事的星星,在天空熠熠闪烁。所以,很容易让人明白这样的夜空该是布满着乌云的。尽管此时还没有雨滴洒落在窗前,但夜风的潮湿与渐渐的急涌,已经正确地预示了一场夜雨的即将来临。没有灯光,是源于一根电线因老化而短路。这在地处偏僻的林场场区,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以无可厚非的。山里人大多具备着见怪不怪,处变不惊的淡定能力,可能是由长期的无所事事而进化出的某种麻木所形成的罢,而我,或许也有?

夜,在黑暗中挣扎……

时间终究尚早,觉,是睡不着的。一个人的空间,也懒于去点那些经常备用的蜡烛。于是,便试着在黑暗中摸索。然而,已知的因素总是会酿造数个未知的结局的。一如我们明明白白地知道,开放的花瓣到底是会被风给吹落的。可那些散落的花瓣最终会香消何处呢?是随波逐流?还是随意飘落在山坡沟壑?抑或又会被那个多愁善感得时常梨花带雨,整日娇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林家的小女子,泪光中荡漾着数不尽的春愁,手上拿个破花锄,嘴里叨叨咕咕地念着‘葬花词’,给收集后而埋掉了呢?

不得而知了。不得而知或许是因为没有深究的必要,又或许是因为事不关己罢。可接下来的切肤之痛,由不得让我烦躁且恼怒了——就在我起身去卫生间想倒掉喝就的茶的残渣的时候,原本再熟悉不过的几步距离,却由于脚步因缺少了目光的引导而造成的飘忽,让我一头撞在不知何时已经开启的卫生间的门的边角上。

门,着实被撞痛了,发出‘嘭’的一声叫喊。而自己那把心爱的小茶壶,也随着右手在瞬间的颤抖,应声落地。粉了身又碎了骨。几乎是与此同时,面部的左额角上倏忽间就长出了一个小包块,很是灼灼且痛痛的了。于是,索性坐回到沙发上,点燃一根烟,看烟头上集结的光亮在夜幕中忽明忽暗地闪动。一任茶壶的碎片瘫在地板上而无动于衷。

我曾经把自己放在开满了冰凌花的山坡上,极力向远方眺望。可,收进眼底的除了山脚下几缕慢慢腾起的瘦瘦的炊烟,就是天空一望无际的苍茫与寂寥了。因为不知道遥远有多远,更不知道遥远的背后是否依旧遥远,所以,自己被眺望弄的一脸的疲惫仿佛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也曾暗自思量:‘是谁摇啊摇的,摇出了漫天的飞絮?是谁撒啊撒的,撒出了一地的梨花?’。最后,终于明白,有一种等待,站在了时间之外。而当等待站在了时间之外的时候,便注定了这样的等待只能是一个,概念。

夜,在黑暗中挣扎……

夜风呼啸地掠过窗前的时候,凶悍得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刺破黑暗的夜幕的,是那一道道一闪即逝的如火龙般的闪电。它张牙舞爪态势充分地显露了它肆虐的本性。此起彼伏的雷声从天际滚滚而来。时而清脆暴戾,时而郁闷低沉。天地开始躁动不安了。夜雨就是在这时下了起来。

先是点点滴滴,后是稀稀疏疏,再又疏疏密密,终至密密集集了。它拍击窗户时发出的声响因杂乱无章而毫无韵律可言。不敢把头探出窗外去领悟天地电闪雷鸣的狂态,是怕头发会被夜雨在瞬间打湿。而夜幕的黑暗让我无法从视觉上去体会这场夜雨的磅礴气势也可以成为一个合理的借口。于是,端坐在沙发上如泥塑木雕。

灵魂的庄园被渐行渐远的健康随手撕碎后,岁月的痕迹便在回忆中显得模糊不清了。我极力去驱赶某缕灰色的格调在生命中的蔓延,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哪怕驱赶的过程是那么的徒劳无益。然而,断羽春燕,折翼秋蝉,生命在对比中总会显得那么脆弱,且脆弱得不堪一击。一如我们可以随意扯断一根小草,随便捏死一只蚂蚁。而在浩渺的穹宇里,自然的力量也是可以任意终止人类生命的进程的。

当生命的存在成为一种奢侈的时候,风花雪月还会浪漫得令人流连忘返吗?我厌恶都市夜晚的霓虹灯,因为它总是人为地散射着虚伪的光芒,去镀亮每个人戴在脸上的各色面具和拉在地上的斜斜身影。但却不能真实地解释自己的行为,我把自己隐藏在大山的角落里,听风和雨凄凄沥沥的声音,完全是为了不敢去触碰虚伪吗?还是我本身就虚伪得不敢去直面什么?

没了闪电,也没了雷声。只哗哗的雨声连续不断地敲击着夜的沉静。黑暗依旧黑暗。这时的我,真的想把自己埋身在夜雨里,然后用湿淋淋的身体去等待明天黎明时升起的太阳。

夜,在黑暗中挣扎……

(原创作者:一帆孤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