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这个

  • 离开的那一刻,绽放最美丽的花朵

    离开的那一刻,绽放最美丽的花朵

    天空的那片云彩。是我最后的祈求。当夜幕来临,我将离开这个世界,去一个没有烦恼没有忧愁的世界。张开翅膀,飞向远方。你可知那里没有忧愁没有悲伤。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寻找一个漆黑的角落,没有人过往,没有车辆喇叭的烦扰,没有绚丽多彩的霓虹灯的照绕,就在那个安静的角落,我坐了下来,喝了一口酒,最后一次的回忆曾经,最后一次的怀念过往,人生真的就像梦一场,梦醒了也该离去了。我大声的呼喊着“结束吧,我的忧愁,结束吧,我的梦” 然后再手腕上狠狠地割上了...

  • 分手在哪个冬天

    分手在哪个冬天

    还记得那个冬天,外面好冷好冷,冷的我的心都在颤抖着,我在南方长大,去读了北方的大学,北方的四季很分明,冬天却是让人记忆有新,在我的家乡冬天和其它三个季节没有多大变化,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适合人们长期居住。而我为什么不呆在家乡的城市读大学,偏偏选择了一所北方大学呢,不是因为我考不上南方的大学,而是我的心在那个地方,被彻底的掩埋了,每次回到家乡的城市,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我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平时放寒暑假我基本上不太愿意会家,不是我不想家,是因为那个地方让我不敢碰触。我怕那种痛让...

  • 笔误

    笔误

    初中时,有个很要好的同桌,上课一起闹的。一次语文试卷,考得出乎意料。我们俩哥们考差了,气得牙痒痒。语文老师在讲试卷时,我们在下面偷偷地骂出题人。我听着语文老师的答案,同桌抄着我写的,继续骂着。后来他骂了句变态,我就把这句写了上去,然后他也抄了上去。看着这个笔误,我们都乐了,偷偷地笑了一节课。如今,不知这个同桌哪去了。大学刚入学,时常在写完名字后,本该写学号,偏偏写下了三(16)。毕竟,前者还没写三个月,后者已写了一年。版权作品,未经《...

  • 卖白酒的业务员

    卖白酒的业务员

    天气很冷,下着小雨。虽然深圳这个地方不下雪,但这南方百年一遇的冷冬亦足够让人恨不得穿着棉袄上街。今晚是除夕夜,这座移民城市十分地冷清。一个身材瘦小、三十来岁的微秃男人独自在街上走着。他穿着不太合身且很老土的西服,手上拎着黑色公文包,还有两瓶尚未开盖的白酒。男人看上去内向木纳,却是一个推销白酒的业务员。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满脸写着挫折。今年依旧没有女人领回老家,他选择留在深圳过节。今天一早特地将西装烫得笔直,然后满大街地找食肆饭店,希望接点订单。他唯一的收获是让客人免费品尝了很...

  • 心灰意冷

    心灰意冷

    天,又要亮了,无奈的自己静静的想着,双眼已经没有了泪水,十五年的风风雨雨,教会了我没有眼泪,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里,我苦苦支撑自己,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自己那么的坚强!从小到大,都说我傻,傻就傻吧,老话说的好啊!傻人有傻福。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没有等到我的福,而是越来越累,心越来越疲惫,想着自己苦心经营的家,我从心里打怵不想回去,十五年的夫妻,虽然你对我无情,可是我从头到尾爱你如初,也许我爱的方式不对吧,可是,你可曾想想,一颗火热的心,总被一块冰包裹着,久了,那种疲惫&he...

  • 有两个姑娘曾经来过

    有两个姑娘曾经来过

    【小说】有两个姑娘曾经来过1、“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坐落在汉江主要支流堵河岸畔县城东郊三十里外的那个加工五倍子的林产化工厂,是在当年的战备上马不久又下马的国防工程的厂区里面,这里,山坳连山坳,峰峦连着峰峦,林深夜静,听得见的只有岸下河水沉闷的涌动声,和岸上机器的枯燥轰鸣声的呼应。厂区里,午夜时分突然传来一个姑娘撕心裂肺的呼救声,令人毛骨肃然。可这凄凉的呼救声被岸下河水与岸上机器的合鸣声湮...

  • 怀念爷爷

    怀念爷爷

    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一时理不出路绪,每一天都昏昏沉沉的过日子,唯一不忘的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因我深知,这是我唯一的生活来源,这是我的这一家人唯一的希望。 哥哥说,他烦恼的时候会写一些东西,写一些与他焦愁的那件事情无关的东西,以此来暂时忘却烦恼。 我也试着写一些东西,以此来怀念我已故的爷爷。接到爷爷已经意识不清的消息,老公带着孩子匆忙的往回赶,我还侥幸着应该无大事,所以我们商量好等老公先回去看看情况再说,老公在回去的路上给我打来电话,说爷爷已经从医院转回家了,说家里的规矩如...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当我来到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路上,忽然想起了残暴的日本侵略者杀害南京300000的遇难同胞的情景,心里突然感到异常的愤怒,恨不得赶快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当到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进入大门,呈现在眼前的是和平大钟,和平大钟由三根三角柱顶盘而立,上面的祭字估计有100个,和平估计有56个,看说明,这个和平大钟是1943年制造的。来到一个大空地的地方,有一个母亲唤子的雕像,这个雕像就像是一个母亲正在呼唤自己的孩子,而孩子却迟迟未现,这个情景真动人心弦。过了大空地,便看见一小块地喷着...

  • 这儿的树很挺拔,这儿花很少,这儿的天很冷,这儿的我很怪

    这儿的树很挺拔,这儿花很少,这儿的天很冷,这儿的我很怪

    但凡生命紧紧压抑的时候,逼的踹气不赢时,才可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呆滞的坐在床前,思想一片混乱 也不晓得明天是一个怎样的天空 有太多的未知和迷茫 也没人解答 谁都明白人生路全靠自己 但像现在的我明知自己的病症 却就是自己给自己救赎不了第一次实习,河南,造价专 业,学的是公路造价做的却是房屋造价 这是一个约7万平方米的工程 要建设成一个大型的商城和住房,像我们这种学历又低 又是一个特别需要工作经验的行业,没熟人没关系工作实在是太难找,我的室友到如今都还没有找到。这个项目的股...

  • 爱情替身

    爱情替身

    编辑荐:文字清晰,弥漫着淡淡的忧伤,如岁月的刀片,在心头轻轻划过。生活没有彩排,爱情无需替身。饼子走的时候,木棉花开得正艳,她说喜欢木棉花开的样子,却不敢正面欣赏落在树下的花朵,火红火红的花儿,落在地上令人惋惜。所以那天,她蹲在地上,把落花捡拾在一起,她无意中堆成了四个字:不要老去……“如果你来,不管风雨多大,我都在出站口等你;如果你来,不管多忙,我都抛开一切,陪你走遍这个城市。”如果一定要找一个我们相见的借口,似乎只有这...

  • 悲哀的孔雀

    悲哀的孔雀

    梁野勃——这个陌生的名字,为什么会在我的梦中出现?我甚至想这个男人是否会成为我第一部小说的男主角。野勃,野勃……我一遍遍地喊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后来,我醒了,这个名字却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也懒得去百度这个名字的拥有着是谁。人的思维太奇妙,奇妙的一会如脱缰的野马,一会又像悲哀的孔雀。“写的很好,很好。”除了这个,你还会说些什么,评价些什么呢? “我在这个城市,很孤独,没人懂我。你懂...

  • 网络地狱

    网络地狱

    --我不是智者,悟不透人生哲学;我不是禅者,不可能释然尘世一切。心里只想着简单的奔走,可是人生的祸事,有时避无可避,退无可退。我犯了劝人的第一大忌,规劝了一段了不断的婚外情。从此,在这红世尘俗中,我没了退路,没了回程,我被推到了网络的风口浪尖上。--在我所入的这个群中,女皇【我劝女主角】操纵着群里的一切,她只要在朋友圈里发出号令,群里的几个领导级的人物,会领着其他群友轮番出演。齐心协力,一直达到目地。我被推到了网络的审判庭上,那些污言浊语,不堪入目的图片像巨浪把我吞没。在这...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