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起来

  • 这一年的烟花三月

    这一年的烟花三月

    今年北方的春天来得正好,温度却提早许多,这样才叫烟花三月吧!因为看到满树待放的花苞。似乎还没有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跑到南方去看三月的扬州。何时开始喜欢了坐火车,喜欢一个人走很远的一段路程,就算目的混乱,也丝毫挡不住流动的心。就想这么一直行走着,看形形色色的人,看车窗外的风景。我依旧不说话,心却开始温暖,放下冷冷的假面学习清谈浅笑。其实这样的路走得一直都缺乏勇气,想这想那,所以想着如果真的逼自己一次,把自己赶到绝路,那么或许一切又都换了模样,因为无路可退,因为还要生存和生活...

  • 一个能笑死人的,笑话

    一个能笑死人的,笑话

    我给你讲一个能笑死人的,笑话吧“我相信爱情”。 深爱一个人;就像吸毒一样危害生命,却又有瘾、又过瘾、又上瘾。在不知不觉中,我突然有一种这样的感觉;不是不爱,是不能爱。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跌倒了,先爬起来在哭。酒还好、醉了,就不用思考。那烟,是怎么个意思啊、戒不掉。明白你爱他,我了解你放不下他;你只有一点机会都不留给他,他才能洒脱的忘了你。但是啊,这又是为啥呀?当金钱站出来说话时,所有的“真理”都沉默了。 信任,如同一块橡皮...

  • 静静相守,淡淡相忘。

    静静相守,淡淡相忘。

    缘深缘浅,随遇而安 。相识阳光打在桌面上,玻璃杯中的水出奇的美丽,散发着异样的光芒,夏苒纤细的手指时不时敲打着桌面, 看着相片中的人沉思了起来…2000年的夏苒大学毕业,幸运的她一毕业便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每天不是很忙,同事很热情。日复一日,单位又来了新员工,说话很贫,不是很招人喜欢,夏苒永远想不到会和他有交集。夏苒记得魏晨希来的第一天,同事们讨论他有后门,关系硬才来的,夏苒从未刻意去注意这些。两人办公的地方不在一起,因此见面的机会比较少,即使见了...

  • 如我心菲(二)

    如我心菲(二)

    听着沙微那样森然清幽的话语,他蓦地一惊。被毒蛇缠得密密麻麻的老旧墓碑闪现在脑海里,这一次,在坟墓的顶端,赫然匍匐着一个穿雪白衣裙的少女,长发轻扬,衣襟翩飞,面容惨白惨白的,连唇都没有一丝血色。她淡淡的笑着,眼里溢满悲伤,一开口,就是清幽幽空洞洞的句子。她的手掌,便是那株无原无故张开的紫藤那般,纤细而枯槁,带着不甘和愤怒,仿佛可以无限延长,将一切裹进手心里。他心底一凉,猛然清醒过来,冷汗涔涔而下,有意无意的,沙微的脸悄无声息的靠近,眼光直直地盯着他,月黑风高,星河辽远,一...

  • 白日梦之一

    白日梦之一

    出着太阳下着雨!我看见门前有一堆细沙子,就拿着铁锨铲起来。突然从沙堆里窜出来两条小花蛇,冲着我爬过来……我左躲右闪,上蹦下跳也不能躲开……爬上我的脚面了,爬上我的裤角了……我挣扎着坐起来,惊得一身冷汗。版权作品,未经《...

  • 父亲,起来吃饭

    父亲,起来吃饭

    这个四月,注定是灰色的。大雨,哭泣着浇灌着门前的老树。一瓢瓢,像要饮尽坎坷的一生。摆好碗筷,我跪在你沉睡的棺椁前,轻声喊到:父亲,起来吃饭了!你没有回应,没有像往常那样面带笑容地走出来。我捏起三叠纸钱,在泣沥的长明灯上引然,黄色的火苗迅速颤抖,扯痛我的喉咙。我开始哽咽地喊到:父亲,起来吃饭吧!你还是没有回应。黑色的棺椁半掩着你熟睡的身躯,抽干了你的体温,也隔断了你的呼吸。室内的空气正慢慢凝固,静的可怕,静的寒冷。父亲大人,起来吃饭了!我终于忍不住嚎声大哭,沉重的眼泪挤...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