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灵魂

  • 瘦了一树菩提,湮灭一地尘埃

    瘦了一树菩提,湮灭一地尘埃

    喜欢听歌,喜欢听一些怀旧的歌。习惯了在音乐里寻找安慰,那些音符,把我从陌生的路上唤回来。灵魂似乎被抽去了丝,轻得如一缕香,承不得一件薄纱。季节的午后,煮一壶清茗,不加欣喜,不添忧伤,慢慢地品尝苦涩过后的香醇,人生亦是如此。很多时候,美好的东西总是在指尖的缝隙中不经意的流失,岁月让很多期待就这样远了,淡了,薄了。自古以来,人间万事,经历多少风云变幻。桑田沧海,许多曾经纯美的事物,都落满了尘埃。任凭我们如何擦拭,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的色彩。纵然是万里青山、百代长河,也会随着时光的...

  • 守护灵魂

    守护灵魂

    轻轻的风儿拂过那一簇枯落的枝桠,谁会轻轻拾起那飘落的花儿?悲残落的花辗化成泥,翩飞的枯叶远离了树巢。夜深人静时,只能仰望那一缕孤清月影,轻叹万重山后的同一轮明月。夜风瑟瑟带不走那沉重的愁绪,溪水叮叮换不来那幸福的团圆。我怨恨过时间如梭,带走了青春,离别了以往的纯真。或许是这个世界的热闹把往昔的赶了出来,在这喧闹的人群中,我找不到自我,我一直在问着自己:我是谁?我还是我吗?可是没人回答我。我就像那一片飘落的枯叶,迷茫着要到何处?我也知道当我落地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没有了选择了。...

  • 独

    孤独有时便是畅快的源头,孤独便意味着灵魂的释然。孤独是一种有意识的悲观,无意识的自在独行。孤独是一种时态,随时都会过去,说不准什么时候又会来。孤独是一首缠绵的诗,丝丝缕缕笼罩着你。孤独是冷峻的山,让你独攀,使你思唯锐利而细腻。孤独的生命敏感而热情,总是不断地寻求着生命的超脱。孤独不是寂寞,是看见别人那么亲密自己仍旧快乐。把孤独留给自己,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品尝人生百态。爱情承担消化孤独,友情接纳欣赏孤独,亲情理解放飞孤独。世界上没有任何行之有效方法能让人不孤...

  • 2015年10月16日风雨大作

    2015年10月16日风雨大作

    秋雨寂凉愤怒的王,驾着奔腾的云,一步步紧逼。看穿了所有人的心思,就好似琥珀色的眼睛,直逼人的心脏,每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借着狂风,把它所有的不满全部发泄给了令它伤心欲绝的人们,踏着呼天抢地的冰雹,它来了,来得那么肆无忌惮……似乎要所有的人都承认……它才是主宰而每个人必须臣服于它!这样,它才有了那高傲的身姿。我站在家门口,从下往上看,落下的不仅仅是雨水,更有可以令人窒息的冰块儿,拾一块儿含在嘴里,说不出什么味儿,冰冰凉凉...

  • 殇逝,红尘梦

    殇逝,红尘梦

    溟海极北,有妖邪之物。头若骷髅,两侧生有黑色双翼,形如蝴蝶,故名黑色骷髅蝴蝶。——《溟海杂记邪》(一)梦起冬日的溟海云雾缭绕,灰灰蒙蒙,连阳光也很难见到。大多数生灵都深藏在巢穴中,偶尔出去寻找食物,很快就会回来蒙头大睡。我也不例外。当腥甜的海风夹杂着灵魂低吟的哭声唤醒美梦时,我立刻张开双翼开始寻找熟悉的味道。黑色的鳞粉在阳光中跳跃,追命的光芒惊起无数的妖魔纷纷躲藏。轻轻摇晃我的那颗九眼骷髅头,冲着它们鄙夷地冷笑:“低等灵魂哪会勾起我的...

  • 忆流年,惧六年

    忆流年,惧六年

    流年六年,欲书一片茫然,回首一阵空白,一个情字,要将多少痴男怨女灵魂撕裂,是怨?是恨?是痴?是不甘?是难舍?是虚荣?是想留住?是想再见?是怕面对?是无法自拔?是悲不能泣?是胭脂扣心?凡尘俗世中的你我,一边哭着向路人诠释爱哀伤深,却又笑着喊着奈何情深,人前装着毫不在乎,人后细数她给予的寂寞,当情到了深处,女人总是学着韩剧扮演着忧郁,而男人却憧憬英雄的孤独。只是心总是被彼此占有,束缚。当我们分隔两地,电话传情,情如空气,飘落两地,当悲已溢出胸口,依然装作温热柔和诉说,我们只是让距...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