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很好

  • 勒到呼吸困难才知变扯线木偶

    勒到呼吸困难才知变扯线木偶

    我是孟雪,总体来说现在算是安稳吧,我妈总说现在的我真的比去年好很好,其实我并非那么觉得,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知道怎么去体谅一个做父母的,对自己挺失望的吧。听别人说起才瞬间明白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这一年说是没感触是假的,可我还是在记录爱情,看到别人与伴侣幸福,我承认我羡慕了。我知道我不稳定但我也想要安稳,可我的爱情从来不曾稳定过,好多人都说你还得等,等那个懂你的人。是啊我还得等吧,可他在多远的未来呢。“例如承受失恋”“错的爱乃必经的配菜&...

  • 勿忘初心

    勿忘初心

    当天空和海洋交织在一起大地就会销声匿迹当我看不到你的身影人海茫茫我还在那里——题记【有一种病,叫做寂寞】听一首歌,走一段路;听完了歌,路还在走。我多想遇到那么一个人,可以纠纠缠缠、朝朝暮暮。聚散有时,生死荣枯,天下终无不散的宴席。漫漫长路,路边多乔木,万水千山,我等你来渡。孤单有目共睹,渴望开始,害怕结束。【有一种情,远在天边】曾几何时,喜好安逸,向往天边的一朵云,无忧无虑,纵是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它仍在那里,只是它的位置变了,你...

  • 倒刺(1)

    倒刺(1)

    忘了具体那天,我们成了同桌,她话很多,很有趣,我很少说话,有些不习惯,这个突然的换位。她以为我不开心,老是逗我笑,讲笑话给我,我只是报以微笑,她讲的并不好笑,对于一个心里有事的人来说。但我很感激。让我接受一个人走近心很难,这也许源于坎坷的幼年。偶尓我们可以几天不说一句话,也许她觉得无趣,我从不主动,整天生人勿进的淡漠。我并不是一个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她却可以从细微之处扑捉到我的忧伤,但我从不承认,她也只是笑笑。貌似明白我不想多说,只要吃小吃她从来不会忘了我,但我很少去吃,我...

  • 生日快乐,那个被思恋了两年的女孩

    生日快乐,那个被思恋了两年的女孩

    孤独的牵绊,是否有相聚的那一天。曾经的诺言,是否还会实现。又是谁让我梦见昨天,让我拥有而无法相伴。我不愿往想对你许下的诺言,由于我的春天也在没有你的容颜。我不想拥有春天,由于阳光灼伤了我的双眼。我多想消失在漫雪的边沿,让曾经随着冷风飘散。亲爱的,祝你生日快乐!这一天我等了好久,只为了能为你再做一点点的事情。今天是你十七岁的生日,我不能给你幸福欢乐的笑声,也不可能去傻逼逼地去帮你庆生,更没有鲜花没有石蜡也没有去买生日礼物。我实在想不到我还能做些什么,又或者你还能...

  • 这一年的烟花三月

    这一年的烟花三月

    今年北方的春天来得正好,温度却提早许多,这样才叫烟花三月吧!因为看到满树待放的花苞。似乎还没有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跑到南方去看三月的扬州。何时开始喜欢了坐火车,喜欢一个人走很远的一段路程,就算目的混乱,也丝毫挡不住流动的心。就想这么一直行走着,看形形色色的人,看车窗外的风景。我依旧不说话,心却开始温暖,放下冷冷的假面学习清谈浅笑。其实这样的路走得一直都缺乏勇气,想这想那,所以想着如果真的逼自己一次,把自己赶到绝路,那么或许一切又都换了模样,因为无路可退,因为还要生存和生活...

  • 叫卖幸福

    叫卖幸福

    家乡春末夏初的早市儿上,有对儿暮年夫妻,每天如约而至。在叫卖自家种植的小菜的同时,顺便叫卖幸福。老爷子腿脚麻利的蹬着倒骑驴,车上装着少之又少的几筐小菜固。依然带着他的老伴儿。老地方,就在街边的那棵柳树下。老爷子忙着从车上往下卸菜。老太太动作缓慢的挪下了车,颤颤巍巍的将编织袋往地上一铺,然后盘腿坐上去,栗色褶皱的双手反复数着提前备好的一叠零钱。从她略显呆滞的面孔及僵硬的数钱动作,看得出她大脑的状态不是很好。老两口卖菜与众不同,老爷子坐在倒骑驴的车厢板上一边看着街景,一边有...

  • 悲哀的孔雀

    悲哀的孔雀

    梁野勃——这个陌生的名字,为什么会在我的梦中出现?我甚至想这个男人是否会成为我第一部小说的男主角。野勃,野勃……我一遍遍地喊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后来,我醒了,这个名字却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也懒得去百度这个名字的拥有着是谁。人的思维太奇妙,奇妙的一会如脱缰的野马,一会又像悲哀的孔雀。“写的很好,很好。”除了这个,你还会说些什么,评价些什么呢? “我在这个城市,很孤独,没人懂我。你懂...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