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只是

  • 一千年的蓝玫瑰

    一千年的蓝玫瑰

    —它只是一株普通的蓝玫瑰,但是因为你,它一千年也没有枯萎。你与我的相遇只是一次偶然的擦肩。你却说不懂事的我是你的幸福。你可爱的笑默认了我。心中紧闭的门被你轻轻推开。我会给予你冰河深处的蓝玫瑰,它象征着我那纯洁的心。不知夏天过了多久,真希望美好的时光永远不会消逝。当你进入我的世界时,我从一个路人甲变成这座城市的中心。本该堕落下去,可你那纯洁的笑如阳光般驱散了我那内心的阴影。我,离不开你。不知又过了多久,我还是到约定的地方等你。可是,一切都如死一样地静,只留车后...

  •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在相信一个人的天荒地老。我想这样也好。没有什么值得你记住或怀念。没有办法靠近,亦没有纠葛或亏欠。我知我只是路过,会失去这回忆。本该从容地冷眼旁观,却不知天高地厚,陷入这场已是定数的游戏。我是一朵错过季节的花,没有赶在你自由之前开放。如果是真的输给了时间,那么就让我凋落在你记忆的盲区,洁白地死在我寂静的幻觉里。你给了我一个关于夏天的寓言,在属于我的季节,烈日炎炎,我的眼目昏黑,遥远地,我看着你,炽热的光晕抱拥着你,烫伤我的眼,我几乎是凝住泪水,才能完成...

  • 梦

    有时真的相信、命运这一说。幽,我的同学,我们相遇在一所学院,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闺中密友,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甚至可以交换看对方手机信息。但是我和她是不同性格的人,一刚一柔,一外一内,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却有种相同兴趣和同样看待事物的眼光。我想我们的经历也有着相同之处,这是巧合,还是……也许在我们生命里都有一种叫冥冥中的东西,交织羽化在生命某一场梦境中。梦!让我想起名字中带梦的男孩。因为梦,故事展开在我们潮湿的雨季里。他是幽介绍认识的,我在几天后...

  • 天灰灰

    天灰灰

    套住的不再是文字,是寂寞,是你晨光笔仍旧不肯睡去的固执,还是早上起来意识到我究竟是谁…雨下了,圈圈线线。丝丝线线的雨刺进水滩里,散开了的圈圈住了此刻的空虚。没人在这个夜深的时候骄傲地想起谁,歇思底里全是不肯睡去的守夜者。纯粹是寂寞,装扮夜的思绪。我们都不再信任彼此是谁的天使,只有各独是稻草人,静候傻傻的心事。浓浓的咖啡香,有太多思绪,牵住往来的梦。你我的距离,有两个世界的无奈。没人想念没人微笑没人问你好不好的日子,似乎没什么习不习惯和坚不坚强。歇斯底里都...

  • 有些执念,该放下了

    有些执念,该放下了

    夜深人静,我闭上双眼时,却久久难寐,好久都没有关于你的消息了,久到了我都不会再执笔这下你的痕迹。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分隔在了两个城市,具体遍大了起来,亦或者,你如今真的过得很幸福,甜蜜得已经忘了我这样的一个落魄者。很久之前,从你重新恋爱之后,我便很少再主动联系过你了,因为每当看到你和你男朋友在空间,或者在群里面表露出的那种甜蜜,我百感交集。我不清楚我是因为你的幸福而感到欣慰,还是因为你跟别人的甜蜜而感到不甘,没想到这里,我真的很想痛快的哭一场,却陡然发现根本就哭不出来。那...

  • 爱的永恒

    爱的永恒

    这也许是命运,也许是神迹,今生我们可以穿越人海相遇,能够在相同的时空里共同存在,甚至能感受到你的心跳和呼吸。对你而言,这也许最多只是命运的安排,只是旅程中最为短暂的一处停留,于我,却是命运女神的嫣然一笑,是千年祈愿的一朝得偿。如果与你相遇要耗费千年的时光祈祷,那么为了博你的笑颜一展,我可以再次祈求千年,经历时间的轮回,守望你的转世或永生。当你静静走过我的身边我确信,我听见了百合花开的声音,你无意间的一次回眸,却吸引我久久伫立、凝视。每次远远望着你时,心跳总会莫名加快,我的...

  • 致不懂我们的人

    致不懂我们的人

    小时候,大人们总爱管我们,整天说要做个诚实的孩子,不要和坏孩子交朋友。懵懵懂懂的就过完童年,学业越来越重,父母的期望越来越大,我去努力,总考不到他们心目中的成绩,每一次成绩颁布,将我打入了黑暗的深渊。我开始迷上游戏,在那里找一个属于我的世界,没有人强迫,没有父母那失望的眼光,是那么的快乐。成绩还是在中上游,没进没退,在原地踏步。游戏里的人不断移动,在刀光剑影下,是那么的美丽,不受外界的影响,随心所欲。在这世界,有太多的人像我一样,我们有共同的话题,聊不完的话语,在这里放...

  • 爱,却不得不放开

    爱,却不得不放开

    有一种执着叫做,等待!明知道你不会转身回来,却还是站在原地迟迟不肯离开!你转身离开的决绝,我等你回来的执着,我们不曾在一起,我却一直不放弃,不是可以实现的爱情,只是在等待奇迹,也许有一天,世界颠覆,我会重新找到你,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我有多爱你!就这样守着一个秘密,悄悄的把你放进心里!有时候,看着别人靠近你,看着你跟别人离开,只是看着,然后莫名的心痛,那是不该有的吧?有时候,想说些什么,看到你开心的样子,什么都说不出口,告诉自己就这样吧!我们都很安静,只是某种情愫...

  • 再见了,我的初恋

    再见了,我的初恋

    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第一个爱的人,或许以后的我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 就像当初喜欢她一样 ,也或许除了她, 我再也遇不到能让我感觉到心跳的人, 到最后只能把她埋在心里 ,我知道当青春逝去的时候, 很多时候都会面目全非, 所以我才更加珍惜, 也许她会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但我始终要谢谢她, 来过我的青春。2016年4月3日,清明节假期的第二天。现在时间是下午一点三十二分,表示我刚起床。三月二十三日女票跟我分手现在已经是第12天了,从第一天哭的撕心裂肺到现在已经慢慢平静了,说真...

  • 思到深处

    思到深处

    夜来的悄然而突兀,恍惚中还来不及感叹这一天的不辞而别便又陷入了刚才的思绪长河。朦胧中没有天地之别也没有日夜的交替,数之不清的人或往事沉浮其中~忽隐忽现,我把握不到自己思索的源头,只是漫无目的的眺望和寻找,或许有感~一点失望和悔意,一点甜蜜和温馨。夜不像白天有太阳为缝补云裳而跑东跑西,它似乎是静止的死水,听不到时间流动的声音,更没有喧闹的市音,也是如此它才让我迷恋而又无法自拔。我习惯了躺在它的怀里把自己交给黑暗,让心慢慢游向深处,于沉寂中聆听世界的声音,先是嘁嘁索索的听不真切,...

  • 扁豆花

    扁豆花

    小时候不怎么喜欢去姑姑家,是因为害怕姑姑家隔壁的小矮子男人。矮子男人身高一米三十左右,娶了个老婆倒是近一米七十的大个子。生了一儿一女,儿子象妈妈,个子细高。女儿却是遗传了矮子的基因,到十来岁时,个子依然象个四五岁的小孩,而且长得瘦弱纤细,只有一双圆圆大大的眼睛,乌黑水汪的,仅存一点灵动秀气。不过矮子倒是帮女儿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豆花,并且十分溺爱这天命不济的丫头。矮子干不了什么农活,生产队就安排他看护谷场和仓库之类的轻巧活。矮子家屋后有一块小竹林,平时空闲时候,矮子灵巧的双...

  • 妓子本无情,奈何痛思君

    妓子本无情,奈何痛思君

    他是一国将军,征战沙场,铁骨铮铮。她是一名妓子,万千风华,却身不由己。那日庆功宴上,她在宴上惊鸿一舞,在场的人无不沉沦。却唯独他一人冷目相待她旋身的刹那,惊鸿一瞥撞上他那冷然的目光她嘴角上扬,用清冷的目光与他直直对视他先是一愣,后又邪魅一笑从未有人敢跟他对视他让人把她送到他的将军府此后,她便住在将军府他执剑习武她抚琴相陪一日他上朝归来,目光冷冽手中的明黄却独独显眼“皇上赐婚我与公主”“那么你要娶公主吗?&r...

  • 叶,飘吧

    叶,飘吧

    再美的梦,也经不起时间无尽流逝的无情考验。人终醒,梦终破!再坚定的爱,也经不起风雨一次次肆无忌怠的“洗礼”的惨败!我不弃,你却淡定!再执着的爱,也经不起络绎不绝的爱情“变态:的伤害!在美的承诺,也经不起爱情“洗礼”的惨败与爱情“变态”的伤害!我爱你,你却爱着他!也许你还是以前那个我心中的小傻瓜,但是我却已不是以前那个痴情的我。我变了,是你那肆无忌怠的爱情的“洗礼”与络...

  • 天堂的你,可还好?

    天堂的你,可还好?

    2016年9月19日 微热很小的时候,以为伸出手就可以遮住天空,长大后才知道,遮住的只是自己的眼睛。两天前,我看到了新闻。硕大的标题,似看遍了红尘,疲了年华。网上疯传的截图不假思索,几句惋惜感叹之语,一篇篇文章就道出了。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位明星的逝世动情。我不是粉丝,湿透的眼眶,我不会告诉你,那是我的泪。我没有去了解你的浮生历程,因为害怕那些你曾说过的话,会动摇我内心仅存的烟尘。夕阳悄悄落幕,寂静将光芒藏起,只有你的舞台是明亮着灯光;台下万千呼唤,挥舞的荧光棒只...

  • 陆游,唐婉浅默的爱

    陆游,唐婉浅默的爱

    如果不是姻缘石上,早就刻下一段生死相许,那又怎么会凭生痴恋,断碎柔肠,只为你———我一生的红颜。明月高悬,偶尔飘去的几朵白云,将清凉明亮的夜空透出几分朦胧之感,而这种感觉又会流逝在潺潺流水,簌簌叶落声中。欲看不穿,娇首未见。春风总是柔情的,像佳人的手,轻轻地,薄薄地拨开了湖面的涟漪,一圈圈地向远处展开,又会在婉转迂回处消失,散了。夜渐渐深了,各家各院的大门早已关闭起来,陆府亦然,高大的楼宇被环绕在园中静淌在湖水周边。但偏偏唯独那一扇,...

 17    1 2 下一页 尾页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