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到了

  • 究竟是不是陌生人

    究竟是不是陌生人

    再怎么陌生。最后还是会输给那句“还好吗?过得怎么样?”本来都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可还是会不经意间的看到某个与你相似的面孔、背影而心疼一下。习惯性的翻看我们之间的回忆,记忆的匣子一旦打开,泪水也会随之而来,一发不可收拾。曾经的笑,现在消失了,也把曾经的那个你带走了。你还好吗?熟悉的敲打着键盘,却怎么也不敢发出去。只因为不知道现在的你还是那个以前的你吗?我知道,你身边已经有了她,又或者说,一直都是她在你身边,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曾经爱得坦诚,以为有你...

  • 情缘,在寒风细雨落叶中飘零

    情缘,在寒风细雨落叶中飘零

    情缘,在寒风细雨落叶中飘零冬雨再来,我心已湿透。忘不了,在那寒风细雨落叶飘零的日子,你给我刻骨铭心的回忆。当我只身孤旅后回到故乡的这座车站,从列车上下来时,已是午夜时分,迎着我的依然是淅淅沥沥的细雨和在寒风中旋转飘零的落叶。我背着行囊漫步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看着灯下雾里稀稀疏疏的匆匆过往的旅客,凝望着车站前这种别离聚散的情景,心中不禁回荡着赵薇那首缠绵婉转《别离的车站》的歌曲:“当你紧紧握着我的手,再三说着珍重珍重,当你深深看着我的眼,再三说着别送别送;当你...

  • 断弦

    断弦

    你弹的那曲拨乱了我的心弦我痴痴地听着别人不懂的语言他们倾听你指尖颤动的音符(我倾听你的双眼里面有迸涌的清泉在告别寒冷的冬天里面有抽拔的枝芽缠绵的火焰我听到了你的世界但你是否知道我是多么渴望你能送我一根断弦做个纪念...

  • 那支笔

    那支笔

    当我听完一首又一首伤感歌曲后,不知为什么,我首先想起的总是那支圆珠笔,那支曾在你手里紧握的圆珠笔。你会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你会想到什么吗?留过岁月的班级里,如今却让岁月逃离了。正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散在了世界的未知角落里然后重新了新的生活。你还是你,往昔笑容不曾改变。我却不再是我了,把心流浪在了各个角落里,看闹市人来人往。我想跟你说,像以前那样和你说。不再去藏着自己的心,说我真的很不习惯,想静静地听歌睡着。只是我不曾告诉过你,我只是累了,对这世界疲惫了。你总是说,我可以...

  • 我在乡愁里等你

    我在乡愁里等你

    还记得吗?冬寒暖初,村里小伙伴们哈着气,搓着手,穿着半裸着脚趾头的鞋,挎着挖野菜的小篮子,踩着被夜雨酥脆了的田野泥土,迎着刺脸的小小春风,小伙伴们一起,在田间、地头、原野,像鸭子在刚收割完稻谷田里,争先恐后寻览着食物一样,一田一田的寻着永远挖不尽的野菜,一地一地的寻找着能吃的、嫩黄的菜花花。野菜篮里,泛黄的绿色,像我们被初春的风吹开的脸的颜色。篮里装满伙伴们的笑声,田间脚印下飘起伙伴们的歌声。无忧无虑的童年,在挖野菜的笑声中度过。那时的乡愁,在挖野菜的小篮里。还记得吗?背...

  • 回忆的回忆

    回忆的回忆

    记忆还残留着昨天的味道,幕然回首、身边的朋友不知不觉中从风华正茂,一个个已走到了徐娘半老,仿佛从青葱的春季一下跳跃到了秋季般的落叶飘飘。回忆已是、恰同学年少!版权作品,未经《...

  • 致我生命中的那个她

    致我生命中的那个她

    [1]我是一个孤寂的小孩,住在一个孤寂的地方。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更没有快乐。可当生命中的她出现的那一霎那,我的心温暖了。她是第一个懂我的人,更是第一个有关系的人。我问她;‘我们是什么关系?’她说;‘可能是医生和病人吧!’但,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是医生和病人也好是闺蜜和闺蜜也好是同学和同学也。总之我将永远守护那个她。——致我生命中那个她[2]我叫夏宇,是个悲惨的小孩。是人见人踹,花见花败的那种。如...

  • 战俘

    战俘

    秋日的夕阳下,微风阵阵。觅食的鸟儿早已归巢,唯有远处几只乌鸦还在凄厉叫着。在一个不知名的陵园中,此时,却伫立着一老一少,久久未曾离去……他们的面前,是一座长满荒草的孤坟,无情的风雨早已在墓碑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一切显得那么平静无奇,只是看不出来有人曾经来过的痕迹。少年似乎站了好久,天真无邪的眼睛里透露着一些不耐烦,他不断吵闹着要老人回家。而老人呢?则是小心翼翼的清除着坟头的杂草。一点一点,一根一根,像是梳理着墓主人的头发,那认真的样子,生怕吵醒...

  • 最后的时光

    最后的时光

    王唯一时而杵着肘子,托着下巴。时而趴在桌子上侧着脸,旁若无人地把玩着桌上的一块橡皮擦,顺手擦着那些无聊之人的“杰作”。身边的同学都陆续离去吃晚饭。离王唯一不远的位置还有一些女生安坐着,一副想要表白而又羞怯万分的表情。对这个刚走进大学校园的18岁男生而言,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像一个梦,而他却情愿停留在梦开始的地方,不愿醒来。他没有付出过什么努力,却轻松地考上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大学—厦大!在高中那段苦战的时期,他也仍旧是按部就班地上课。唯一...

  • 再美的爱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

    再美的爱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

    曾经的山海誓盟如今变成了泡沫般消失在海里,多美的爱情不一定要在一起,只要我知你心有我就足够 ——题记事情隔去多年,我还是不能忘你。当我看到结婚请帖上写着你和她名字,两个名字紧紧的依靠在一起,我嫉妒她了,这本该属于我而不是她,只是我只能是羡慕她,因为我尊重你的选择。想起我们的相遇是在美丽的花园,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情,再看定情。看那时的你英俊的脸,阳光般的微笑高大的身影直入我心,到至今我还不能忘。跟你在一起我会变得很开朗,因为你的开朗感染到了我,你从...

  • 小臭子

    小臭子

    ——故乡记忆之八十六小臭子大我5岁,长的很矮,黑墩墩的,一副憨厚相,是我童年要好的伙伴,我们隔着一条小河,对面就是小臭子村。有一年夏天,大雨下涝了,我在河里摸鱼撞到了一起,他嘿嘿地笑着介绍:“我叫小臭子,是西村的”,我说姑姑家也是西村,臭子和我套起了近乎,这一套还沾点亲呢。臭子对着我耳朵说:“桥下有一个漩涡,下面是一个泥坑,那里窝了很多鱼,我不敢去,怕弄上来有人抢”,我八个不在乎,拉起臭子就跑了过去,...

  • 网络地狱

    网络地狱

    --我不是智者,悟不透人生哲学;我不是禅者,不可能释然尘世一切。心里只想着简单的奔走,可是人生的祸事,有时避无可避,退无可退。我犯了劝人的第一大忌,规劝了一段了不断的婚外情。从此,在这红世尘俗中,我没了退路,没了回程,我被推到了网络的风口浪尖上。--在我所入的这个群中,女皇【我劝女主角】操纵着群里的一切,她只要在朋友圈里发出号令,群里的几个领导级的人物,会领着其他群友轮番出演。齐心协力,一直达到目地。我被推到了网络的审判庭上,那些污言浊语,不堪入目的图片像巨浪把我吞没。在这...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