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闺蜜的奶 老婆让她妈陪我睡

情感网文 2020-06-29 00:01:20

老爷子眼睛微眯,开始好好打量着年轻人了,他调查过国内关于错构瘤方面的专业医生,排名第一的就是眼前这个叫做郑仁川的医生,他还不到四十岁,能有如此成就实在是不容易。当然老爷子也联系过美国的医院,也发现郑仁川是肿瘤专家医生的关门弟子,据说早已是青出于蓝了。综合各种信息,老爷子才最终确定请他来为天航主刀。

想到这里,老头子平心静气地问:“年轻人,你之前有见过我吗?”

郑仁川转身,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天,脸上越来越冷:“果然是不记得,那我提醒一句。十五年前,美国,你纪氏控股的集团医院,您总记得当时做了什么吧?”

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猜忌:“你到底是谁?”他分明能记得十五年前那是夫人走的时候。

郑仁川忽然转过身,目光里满是仇恨:“想起来了吧。十五年前你为了救夫人,调动了医院里所有的资源,你大概不会知道那一天,有个女孩缺少医护人员而撑不过最后一天。”

老头子已经猜到了什么,但还是确认地问一句:“你说这事是什么意思?”

郑仁川似乎陷在自己的情绪里:“她叫悠然,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为了让她能上得起最好的医院,他们家花光了积蓄,结果得到的却是一张死亡通知书。您你当然不知道,因为那时候您的夫人,就算是动用了医院的全部资源还是没能活下来。您说,这是不是天意呢?”

砰的一声,老爷子的拐杖使劲砸在地上,地上似乎都震了一震。老爷子xiōng腔起伏:“我再问你一句,这手术你做不做?”

郑仁川哈哈大笑了起来:“十五年前你就已经失败过了,现在还想再来一次吗?只可惜,我不是那些美国专家,我手上还有其他病人,没空来为你纪家服务!抱歉,我先去忙了。”

郑仁川毫不犹豫地从老爷子身边经过,嘴边还挂着冷笑,还有一丝复仇的快感。

老爷子在他离开之前,又问了一句:“你要怎么样才肯出手?十五年前的事情,我会派人去调查,如果确实是我的失误,我会道歉、补偿。”

背对而站,郑仁川眼眶红了:“补偿?道歉?你觉得这样悠然就能活过来吗?老爷子,您未免太天真了吧!如果你能还我一个悠然,或许今天我也会很乐意地帮纪天航做这个手术。如果不行,你就另请高明吧。”

看着郑仁川离开的背影,老爷子皱眉,他打电话让人调查十五年前的事情,不能光听郑仁川的一面之词就信了。

郑仁川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吐出一口气,这十几年来他疯一样地学医,没想到今天还能遇到由纪老爷子求着自己给他儿子做手术的一天。如果十五年前,当他跪求纪老爷子救然然的时候,纪老爷子只要点头,或许今天也有不一样的吧?

31、Chapter 31 夫妻相见趣事多

郑仁川脑海中浮现了然然微笑的模样,她是那样一个让人觉得温暖的女孩,只可惜她永远地留在十五年前的那一天。郑仁川抹了一下眼角,一抬起头,却看到不远处的江小惠。

小惠对郑点点头,她对于窥探别人的秘密没兴趣,只不过郑仁川竟然会在这里,而且还穿着白大褂。难道他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不会这么巧吧……

郑仁川也对她笑了一下:“竟然在这里碰到你,现在有空吗,我们出去喝杯咖啡吧。”

小惠来这里是陪天哥的,哪里有闲情跟别人喝咖啡,再说郑仁川之前对她做的事情实在是让她不能理解。小惠扯了下嘴角:“郑先生,上次走的匆忙,没来得及感谢你带我在H市逛了逛。当然还要感谢你,因为你也算是我跟我老公的媒人了。”

“老公?”郑仁川回味了一下这个词,忽然笑出声来,“这么快已经结婚了,倒要恭喜你们了。既然你说我是你们的媒人,那这两天就把媒人茶补上吧。”说完这话的时候,他还很神情惋惜地补充一句:“真是可惜,想想我们不久之前还相过亲呢,如果没有纪天航的出现,或许我们俩会……”

小惠耸了下肩膀:“谁知道呢,唯一能确定的是,只要纪天航出现,我的选择就一定是他,只会是他。当然郑先生也一定会遇到这样一个人,这辈子只认定她。”

郑仁川有点出神:“这辈子只认定她,呵呵,是吗?”说完他走远了……

小惠看着他的样子,只觉得有点奇怪。然后她还来不及研究,因为病房里传来了某男人的召唤声:“老婆,你在哪里?”

Chapter 32 男人膝下是感情

老爷子出现在病房门口,西装男忽然立正,他的表情就跟士兵见到军官一样,有节奏地立正、稍息,那模样就差敬礼了。同时他神情严肃,用报告语气说:“老爷,我刚才看到江小姐在那边,好像是有急事找你。”他手指着过道那边的拐角处。

纪老爷看着他,微微皱眉:“你把医院透露给她的?”

西装男的脸红了,作为一个新时代的高素质的保镖,他无疑犯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不过……他声音朗朗:“是的!因为江小姐已经是少夫人了。”

老爷子看着他耿直无畏的模样,哼了一口气,然后不顾西装男打算开门进去。

西装男急了,大着胆子伸手拦住:“老爷,少夫人说她的事情非常急,让您一定要听她说。”向来听话的西装男今天简直是反了。

老爷子笑的瘆人:“如果我过去了见不到你所谓的少夫人,你要怎么解释?”

西装男放在背后的手狠狠地抖了两下,唇角也不淡定地抖动,但还是利索地发誓:“您一定会见到她的,少夫人说过,不见到您绝对不走。”

老爷子目光紧盯着他,然后缓缓地放开开门的手,转身朝过道那边走去,边走还边说:“希望如此。”

而此时,贴在门上的小惠送了一口气,她等到时机差不多了才开门,拍了一下西装男的肩膀,压低声音:“兄弟,好样的,谢啦。之前是我看错你了,还以为你是没脑子的死忠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