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看老婆日 我和嫂子偷情

情感网文 2020-06-28 12:02:54

原来在桃花镇南街南面横卧着一座小丘陵,远观其态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凤鹤鸟。因而,桃花镇的人们都将这小丘陵唤作凤头林。

自古以来,凤头林上布满着众多珍贵的千年古树,有:红豆杉,楠木,檀木,花梨树,樟树等。平东镇人世代都视凤头林为龙族国的龙脉,当地人都视之为圣山,人们从心底里崇拜和敬畏龙族脉凤头林,因而,不曾有人擅自登爬过凤头林。

这次芳儿父亲给王好民的建议,正是把凤头林稍作一些开发,来造福平东镇人民。

王好民十分赞同芳儿父亲的建议,遂说道:这个想法我也有过,只是凤头林是我们桃花镇的圣山,不敢轻易动它。

王好民拈须低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我们先把这个想法公告全镇人们,看大家的反应,以多数人看法做决定。

遂第二天,王好民召开桃花镇人民大会,宣布开发凤头林一事。

这是桃花镇史无前例的大事。乡邻们议论纷纷,反对的说,龙脉不可轻易乱动;赞成的说,适度开发可造福社会;还有更多人是想一睹凤头林的神秘风采。

最后,大会以压倒性的支持通过适度开发凤头林。

夜里,芳儿家、香儿家、贵儿家、仁儿家、泪儿家、珠儿家、武儿家,强儿叔都来强哥儿家一起商谈具体开发凤头林的事宜。

这次武儿父亲是大张旗鼓地到处吆喝人们支持凤头林的开发并放言道:不支持的人就是故意跟我扭胳膊作对。

原来武儿父亲自己心中早有算盘,他琢磨着把凤头林开发成,由自己操纵下的收费游乐公园,打造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摇钱树。

于是,在晚饭时,得意洋洋地把这想法告诉武儿,并说:到时全部完工开业后就由你来管理收钱。你每天只要翘着脚,点点指头,负责收钱就可以了,这样稳坐钓鱼台,还要读书干什么呀?

武儿呛道:别白日做梦。

其父诧异道:人活着拥有无限宝藏,家财万贯,要什么就有什么,这难道不是最高最幸福的人生追求吗?

武儿道:第一我不稀罕。第二芳儿早告诉我了,舅父要把凤头林打造成桃花镇有史以来最好的书院。

其父听后,暴跳如雷,大骂道:这般木头木脑的书呆。有帝王级的富裕生活过都不懂享受,非要过穷酸溜的书生日子。真是一群愚不可及的醋呆子。真真一个娘胎掉下的兄妹竟有天壤之别。

武儿道:难道成日家地钻进钱眼里就是聪明智慧?难道天天只跟钱斗,跟人斗就是幸福?难道凡事都要攀比个高低才显得有本事?

一语未完,其父恼羞成怒,掀桌摔凳,早已重重赏了武儿一巴掌,武儿趔趄坐倒在地上,其父并寻来篾板要笞楚武儿。

武儿母亲死命冲来夺下篾板,泣不成声道:你父子俩就是前世仇人,今世来成冤家。你们瞧一瞧,邻里乡外的,哪家人家像我们这样,父子俩坐在一起,话不投机,没有一次不伴嘴吵架的?父亲打儿子比打贼还狠,还下得了手的?

武儿父亲怒道:以前武儿是很听话的,我说东从不说西。自从跟强哥儿一干酸书生在一起后,凡百事就跟我唱反调,我说一句,他必寻出一车的气话来堵我。看来都是读书读傻了,都是跟书生跟坏的。我早说了,读书有什么用呀!书籍不如一袋钱,做人何必写文章?你们再看看也有一些脑袋瓜特别好使的读书人,他们就知道读书都是为赚钱捞财服务的,正如他们常说的,“读书就是投资。”这才是读活书的聪明人。为什么武儿不跟这些有经济脑袋,财经胸怀的人在一起读书呢?偏偏喜欢跟一群只懂舞文弄墨,不食人间烟火的酸呆子在一起,这样不把家道折腾穷了才怪呢?

武儿母亲怼道:读书有什么不好?无非看去酸懒一点,但就不惹事端,睡得安稳,活得踏实。哪里像你一样,成日里斗钱斗财,结交的都是一伙虎狼之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哪一个能让人放心的?我每夜里都是提心吊胆的,从没有过个安心踏实的一天。

抹了泪,武儿母亲继续叹道:自从我嫁到你家来,虽然不愁吃不愁穿,家里也是金山满银山足,但我心里一点都不踏实。你拉帮结派,四处树敌,强梁也有倒垂的一天,哪一天你老去了,那些狐朋狗友从来都是嘴上说得很好听,心下却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到时他们不来踩踏我们家就是老天开恩了。现在被你打压欺负,忍气吞声的人,到时就会趁机寻愁报复。常言道,“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我真是当心害怕地过着每一天。我哥常说“记得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争强好胜,贪财显富,到底有什么好呢?!

武儿父亲听后,背脊一凉,猛然一醒,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武儿坐在地上,自吟道:

年少锐气锋芒露,斗天斗地斗钱势。

诗书洗礼心渐悟,看淡人间名利争。

人生短短数十载,唯有著书永相存。

富贵荣华尽浮云,生不带来死不去。

武儿父亲听后,再次如寒冰泼面,顿悟过来。心想:自己专干些强取豪夺,投机取巧,操纵市价,愚诈他人,等昧着良心发财的事。身边跟的都是一群趋炎附势的势利小人。这些人眼中只有利益至上,心狠手辣,毫无情义可言,正如史上豪杰曹操那般,曹操是乱世奸雄,武林枭雄,死后全家却被他门下老奸巨猾的司马懿一家给灭门。冷静想想经常和这些冷漠功利市侩的小人在一起后果令人战战兢兢,不寒而栗。而武儿结交的书生朋友,虽然穷酸且呆了一点,但却很有朋友之心,彼此间都是单纯,没有邪恶心念,过得很开心,很友善,很坦诚。这些最简单最真的生活,自己却从来都不曾有过。

武儿父亲继续想着:自己拥有桃花镇最多的财富,足够全镇人家不干活,吃喝十年。

这些财富自己一家人花几辈子也用不完。武儿说得有道理,人生如过眼云烟,钱财生外之物,来时空空,死去空空。之前桃花镇第一大富豪就是一家恶霸,强占了全镇人的大半财富,后来,为了显富达,就在桃花镇东街尾,东山脚下盖了一座规模宏大,如帝王宫殿般豪华的家院,结果那年东山爆发泥石流竟然把他们家全部淹埋了。后经过全镇人的努力抢救,独独只救出一个老头,其他家中大小全部都驾鹤西去。这家老人也是桃花镇唯一一位上下都没有亲人的孤独老者。现在自己已拥有堆积如山的财富,反而,令最亲的妻儿惶惶不可终日的活着,这样的钱财拿着还有意义吗?

忽然,武儿父亲躬身下来扶起武儿,道:爸爸做得不好,更不应该把你的书房烧毁,希望你和你娘能原谅我。

武哥儿和母亲听后,先不敢相信,后赶紧说道:父亲能这么想就是我家最大的福气。

武儿父亲道:其实,我小时候也很有读书的渴望。只是那时你爷爷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三餐吃不饱,哪来的钱供我读书。而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又作威作福,总欺负我家。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赚钱,一定要有钱,没钱就要挨打挨骂,被人瞧不起。说心里话,不是我贪婪吝啬,而是真的穷怕了。总怕没有了钱就要被人鄙视欺凌,所以特别在乎钱,觉得钱才是万能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因而特别想叫你明白有钱真好。而今,家藏万金又觉得钱势也不是万能的。

武儿道:父亲这么想就是我最开心,最快乐的事。

武儿父亲道:为了不让穷人家有志气的孩子,重走我的路。我准备把钱拿出来设立低保户册,供这些穷人家孩子读完所有学业。将来这些孩子有能力赚钱就无息把本还给我,实在没能力还的就算了。还有,凤头林建造书院的钱全部由我们家出。

武儿和母亲听了都喜极而泣。

武儿父亲感慨道:从今往后,我要让你们母子,每天都睡得安安稳稳的,过得踏踏实实。

武儿道: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到强哥儿家去,和大家一起商讨造书院的事宜。

于是一家三口人晚上都来到强哥儿屋里同大家一起商讨事宜。

王好民先说道:今天下午,我和芳儿爸爸一起实地考察了一下凤头林。从我家后院接连凤头林的南麓有一条小径,蜿蜒曲折可通达山顶,从山顶往东盘回到芳儿家的后院。这一路线沿途古树参天,风景奇特,我们要最大程度地保护原始林貌。

芳儿爸接说道:山顶上有一块平整山石,面积大约五百平方,刚好可在山石上建一个合中的书院。

强儿爸说道:为了生态保护,我们只要沿着小径铺一道木阶,书院全部用竹板搭建。这些木条和竹根全部到其它山林采伐。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凤头林的原始自然风貌。

强哥儿和芳儿俩人听得,高兴得在击掌转体。

看见香儿坐着吃茶,赶紧过来给香儿倒水。香儿正眼也不看强儿,用手盖着茶杯,不让倒茶。

强哥儿只得讪讪地说道:我给自己沏茶去。

遂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芳儿还一直在推着强哥儿起乐。

王好民道:只是这费用,还得向镇团会申请审批,只怕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动工。

听到这里,武儿爸大声喊道:资金不用愁,明天就动工。

大伙儿听了都愕然,心想:难道这土霸王又要耍什么手段?

这时,武儿站出来道:请大家相信我父亲。他是诚心诚意来做善事的,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也没有任何其它恶意算盘。如果大家相信我,就给我父亲一个机会,让我父亲说几句话。如果不相信我,那我和父亲立马离开这里。

说完,武儿自己泪流满面。

强哥儿、芳儿、香儿、仁儿、珠儿、贵儿、泪儿纷纷起身鼓掌。其他人也跟进鼓掌。

武哥儿父亲哽咽道:谢谢大家给我一次做善事的机会。我不敢奢望大家信任,但我决心用下半辈子通过实际行动来证实今天我说的话。

说到这儿,武哥儿父亲再次哽噎,在场的掌声此起彼伏。

芳儿拿了一扎纸巾,递给姑父。

武儿父亲接过芳儿纸巾,拭泪道:谢谢大家。我过去作恶多端,罪孽深重,不敢求大家太多的原谅。我希望大家给我洗心革面,收之桑榆的机会。明天就动工,所有费用都我出,不求一分的回报。只想快点造好书院给孩子们有幽雅清新的吟诗作赋好去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书院建好后,修缮,清洁工作让给镇上的六个孤儿即二牛,三狗,四鼠,五妞,六朵,七梅,他们也已经长大,又没有谋生去处,总寄托在别人家里,这不是长久之法。他们六人的工资全部由我承担。

说到这里,大家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王好民接声道:我们正要开发圣山来造福社会,看来咱们的凤头林已经开出了最大的造福行动,就是武哥儿父亲今日以非凡勇气,最诚恳决心去恶从善。大家再次热烈欢迎。

又是一波雷鸣的掌声。

万事俱备,第二天就开始动工建造,由强哥儿的父亲、叔叔、芳儿父亲、香儿父亲、泪儿父亲、珠儿父亲、仁儿父亲、贵儿父亲组成监工团队。武哥儿父亲婉拒大家邀请入监工队,只叫武哥儿负责费用支出的事儿。

第二天,强叔王安平带领一队人去熊山伐木,王好民带领一组人到鼓山刨竹。香儿父亲带领队伍在凤头林开山道。

工程计划赶在今年除夕之夜竣工庆典。

时间说快是事实,说慢有慢的道理。光阴似箭,转眼就到除夕了,说慢是强哥儿和芳儿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除夕快到,好早点上书院。

除夕已到,工程按计划竣工,又逢芳儿生日。芳儿别出心裁说今年要上凤头林书院过生日。

除夕清晨,桃花镇感兴趣的人们都聚集在王好民家,准备一道上山目睹凤头林的千古神秘面纱。

由王好民和芳儿父亲引路,强哥儿、芳儿、香儿、武儿、珠儿、泪儿、仁儿、贵儿陪同强叔王安平、武儿爸、香儿爸等,大家依序从强哥儿家院大门入,后院出沿着宽约一米的木阶逶迤步上凤头林。

刚到山脚下,一扇简朴的木门牌坊上书着“欢迎来客”,四个大字。王好民道:这门牌四个大字太俗了些,大家有何良言,各抒己见。

除夕前夜,下了一场小雪,一片白茫茫的银妆世界,从近处看,雪已结花儿。经过北风修剪后的古树,倏然间变得粉妆玉琢,苍劲有力。雪天把近处的山衬托得愈发清亮庄穆。小路边的衰草,覆盖着一层柔厚的新雪,变得那么白素神秘。眼前的古树枝条,本是干硬死板,了无诗意,竟一夜之间面目新爽,婷婷妩媚,宛如闺中女儿。银装素裹,庄严肃穆,真为大自然的神来之笔叹服!

强哥儿细端着香儿一身俊秀容装,映入眼帘的是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清秀典雅,一袭白色带纹的羊绒高领衫,外套驼色呢绒大衣,精致的花边衬出黑色皮裤的双腿,修长挺拔。她的双眸仿佛冬天旭日,深情脉脉,一颦一笑,摇曳风姿,与生俱来的少女楚楚动人,素雅风韵。粉面天成似有若无的微笑,明眸皓齿。不管她怎么打扮始终散发着仙子的气质。

又觑眼瞧着芳儿,一袭血牙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绣美的身材,搭着一条秋香绿的千鸟格绒齐膝裙,白色弹力裤配着一双黑色的高筒靴内穿一双祖母绿绒袜子,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随风微微地颤动着,厚厚的红唇如冬梅叶瓣,娇嫩欲滴,好想上前咬它一口。

其他人都着红披绿,穿着各色自己喜欢的呢绒大衣。

香儿对眼看着强哥儿,俊秀的身材,内罩一件绸缎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披着黑色的呢绒大衣。戴着一顶乌黑呢绒鸭舌帽,显得格外精神爽朗。

大伙儿思忖了一会儿,芳儿爸道:凤头林满山都是古木参天,就把这门牌“欢迎来客”四个大字改为“古树林”。

大伙儿议论一番,觉得不够新颖。

强叔道:那就叫“宝树林”。大家亦摇一摇头。

武儿父亲道:那叫“风水林”,保佑大家代代为官,子孙富贵。

大家都说太物欲,太功利了。更不好。

武儿爸赶紧接声道:是,是,不好,不好。

王好民道:那这样吧。让咱们这些读书孩子题词,也可以借此让大家看看他们的真才实学。

大家都说,好极了。

强哥儿自告奋勇,第一个说道,就叫:天下第一楠木林。

大家觉得有点意思。

芳儿道:古树香墨林。

王好民道:芳儿题的比强哥儿更胜一筹。

泪儿道:凤雨林

贵儿道:古树诗书林

武儿道:古凤今诗林

仁儿道:古树村林

珠儿道:古树庄

大家听了都摇了摇头说:还是芳儿的好。

香儿道:古凤龙墨林。

大家细细想了一番。觉得香儿题得更有韵味,应该以香儿的为题词。

沿坡而上,映入眼帘的是七颗,巨大修长的红豆杉,树龄都在一千年以上,要两个大人才能合抱。

王好民道:这个该起什么名儿?

武哥儿道:七条好汉。

大家听后摇晃着头。

强哥儿道:一家亲。

大伙都不语。

芳儿道:七仙女。

强叔王安平道:好。芳儿这题词跟刚才香儿题的韵味是一脉的。

再往上行,一颗几千年树龄的樟树,巨大的树身需要七八个成人才能合抱得住。盘根错节,如虬髯龙爪,真是一树成林。

这也要题一词牌。

强哥儿道:那就叫“月下老人”。

大伙儿听了,都点了点头。

转个弯,坡度陡增,大家只得压下身,小心翼翼地贴着木阶走着,忽然抬头看见一对千年黄花梨树。

珠儿道:这就叫“夫妻”树。

泪儿道:叫“天仙配”可使得?

众人道,泪儿题得恰到好处。

在往上走,一颗巨大檀香树矗立着,树根卧着一块圆形状的大石头。

贵儿道:这叫“将军树”。

大家觉得贵儿题得很好。

再往上走就到山顶了。

山顶迎客的是一棵千年银杏树。树中间裂开,却长着几株大竹。真是太奇妙,太有趣了。

强哥儿道:这就叫“树包竹”。

大家都说强哥儿题得有创意,王好民也连连点头赞道:强儿的“树包竹”这个取意形象又贴切实际。不错,不错。

书院就建筑在这棵“树包竹”下,这棵银杏树已有两千多年的树龄,巨大的躯干需要九个以上的成人才可抱合。高大的树身如擎天巨伞把书院怀抱入内。

书院是六角结构的双层单体楼房,脊背呈鹤顶建筑,承重的柱竹大如碗盘。书院外围设着石凳,门前树立一块石碑,上镌刻着芳儿写的一诗云:物欲浮生污淖泥,功利眼前荼臭身。开卷一味清墨香,合书诗露两袖沾。

书院的东北角座落七间精致的小木屋。牛顶木屋就住着二牛,狗顶木屋就住着三狗,鼠头木屋就住着四鼠,小女娃的木屋就住着五妞,一朵云木屋就住着六朵,一支梅木屋就住着七梅,还有一间老人头型的木屋就住着桃花镇唯一的一位孤独老者即已故前首富恶霸人家的老人。

王好民笑道:咱们的书院就取名“杏竹书院”,如何?

大伙儿忙应声道:恰到好处。

书院大门高控着一扇绸缎幕帘,上绣着孟母三迁的典故。

强叔王安平掀起绣帘,里面暖气和香味拂面而来。大伙儿都来到书院内,乌压压地挤满一片。

二牛,三狗,四鼠,五妞,六朵,七梅,早已沏上寿春茶,忙着给大伙儿倒来。大家接过热腾腾的茶杯,喝了几口暖暖身。

书院中间放置一张椭圆大桌,上摆着一磊磊诗书文章。桌底下安放着一鼎仿古的三脚青铜焚香炉,正烧着百合花饼。

院墙上挂着“论语”、“三字经”,“弟子规”的锦绸布绣花字画,其中“论语”是最大的一副。墙壁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开两扇可以开合的推窗。八扇推窗前都有一张小桌,一把椅子,每张桌上都整洁摆放着笔墨纸砚,供临窗读书写作。每一扇推窗下都栽着一种不同的花木。有:湘妃竹,一剪梅,小木松,桂花树,山茶花树,石榴,桃树,樱树。在湘妃竹边还有一口天然小池。

芳儿、香儿、强哥儿、泪儿、珠儿、仁儿、贵儿、武儿,都按自己喜欢的心愿各自选着窗桌依次入座。

芳儿坐在妃竹窗前,强儿坐在红梅窗前,香儿坐在山茶花窗前,泪儿松窗,贵儿桂窗,仁儿桃窗,珠儿樱树窗,武儿石榴窗。

大人们都笑道:还没开始就先争位子来了。

王好民道:有这么温馨的书院,你们要感谢强叔王安平的设计布置,及感谢武哥儿爸爸的经济全力支持。

八人异口同声:感谢强叔,谢谢武爸。

两人笑回道:孩子们满意,我们的付出就值得。

强叔指着南边墙角的梯子道:从这梯子可上二楼远望山色。只是二楼是观景所用,为开敞格式。怕是今儿不适合上观。

王好民道:今日外头寒冷,考虑到安全,就不上二楼了。

芳儿爸道:今天恰好是芳儿生日,往年生日都是酒菜佳肴,果馔饮食。今年就来个别致,酒肉果品,一概免去。让芳儿作诗并提笔写下。

大家都说:好,这样有新意,又雅致,又陶冶情操。

强叔道:芳儿一个人吟诗作赋太单调了点。不如让强哥儿、香儿、贵儿、泪儿、仁儿、珠儿、武儿等一道陪同吟诗更有气氛。

王好民笑道:这个主意不错。不过今儿以芳儿为主角,其他人只作陪衬。

遂接说道:你们就在自个儿窗桌前借景写下诗或词,等好后由芳儿爸爸逐一评出高低。诗词题目就叫“书院冬窗”。

大伙儿听后都坐着凝思。

芳儿第一个提笔写下,后是香儿,再是泪儿、贵儿、仁儿、珠儿,最后是武儿、强儿。

强叔收好诗,交给芳儿爸。

第一首芳儿写道:书院冬窗,芳

妃竹无声或有声,空雪漠漠散还凝。万素丛中一束红,松根底里一饼冰。窗前正思月宫寒,满添茶鼎幽香来。

第二首,香儿写道:书院冬窗,香

愁绪推窗雪满山,雪静云空日光寒。院池水封茶花鲜,一种清孤驾红梅。

第三首,书院冬窗,泪

昨夜北风雪五更,户户灯前换彩衣。半盏寿春犹未举,窗前小松写桃符。

第四首,书院冬窗,贵

兴踏雪梅。凤山路短,古树焕新。清流凝酥,风香沾眉,都是喜悦。冬窗风冷花媚人。是烂漫、醉梅翠云。伏案缀墨,无辞点笔,一抹香尘。

第五首,书院冬窗,仁

书院初成迎寒开,木阶蜿蜒白皑皑。今朝作伴蹋琼瑶,为有诗从凤山来。

第六首,书院冬窗,珠

窗寒风冷雪纷扬,惆怅无人垂钓竿。野径幽郁一剪梅,偶有白鸥飞树梢。

第七首,书院冬窗,武

拥衾犹觉冷,复见窗外明。

夜深听雪声,却闻竹折声。

第八首,书院冬窗,强

雪夜梅清透,暗香拂晓发。去年庭院见雪时,除夕梅花开。今年书院梅,依旧此月夜。冷傲寒香惹人妒,驻足遥相望。

芳儿爸看一首,赞一首,遂传给众人看。大家都不住地点头说:写得真好。

芳儿爸道:今天我真是难住了,竟分不出高低。

王好民笑道:这些孩子才思敏捷,各有秋色。

芳儿意厚,香儿清冷,泪儿惬情。

芳儿爸笑道:贵儿俊秀,强儿清雅。

强叔道:仁儿,珠儿,武儿都写得很到位。

人群中,桃花镇上的世代卖字画的老掌柜,名唤钱世郝的说道:这诗词和字体,真是我自卖字画以来从没有见到过的俊秀飘逸,典雅倜傥。这些诗宝,不如卖给我家,咱们长期合作。

王好民笑道:这样我们就太俗气了。

武儿爸接声道:容我讲几句。

首先,孩子们吟诗作赋是以陶冶情操为主。

其次,孩子们所用笔墨纸砚,一天两天都是小事,长期下去就是大数。

第三,孩子们诗词韵美,能换来财富,更加体现孩子们的文笔价值。

第四,我们不以盈利为目的,只要能保本出售就可以。

第五,商家必须挂我们的书院品牌,以小利销售,传播诗书文化修养为主。

我这样的考量,不是想谋利,而是出于咱们“杏竹书院”的现实长期发展之道。

说完,武儿父亲心里忐忑不安,生怕大家像以前那样骂他是见钱眼开,财迷心窍的污浊蛆虫。

没想到迎来大家热烈支持的掌声。芳儿爸爸道:武爸考虑的很周到,凡事以一时之兴做起容易,而要长期稳步运转就难。我正虑着“杏竹书院”的后续发展,没想到武爸已经给了这么好的办法。

花诗雨(芳儿爸)一番话感动得武儿父亲喜极泪下,心底顿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话的现实哲理。也朦胧中感觉自己过去欺行霸市时对父亲给自己取个叫“武良知”的名字甚是羞恼,几度想改名。现在看来是上天早有安排的。

钱世郝也感动得热泪盈眶,接说道:我非常赞同武良知的想法,也非常佩服武良知能成为桃花镇公益事业的榜样。我也谈一下自己的看法,让大家评一评:第一,杏竹书院的所有笔墨纸砚,全部由我免费提供,每月初一准时打总送到书院来。这里有个生意行规,即市面上贩卖的上等笔墨纸砚价格昂贵,却没有一家不以劣充好的,不是行内人是辨别不出的。

第二,孩子们的诗书画字,每张都获得五元报酬。

第三,自此以后,我们家专门只卖“杏竹书院”的字画。薄盈小利,以传播龙族文化为核心。

第四,我将以“杏竹书院”的名义,着手设立“文化传播”保障制度。为桃花镇所有从事咱们龙族国文化教育和传播的人,免费享受所有的意外,健康,生活的基本保障。

虽然,现在我们家富足有余。但我祖上也是读书人家,那时家里穷得一贫如洗,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祖爷发誓一定要赚钱,一定要过上富裕财多的生活,一定要有钱。遂开始弃书从商,追逐名利。现在我们家都过着饫甘餍肥,锦衣纨绔的日子。而心里和精神上却十分茫然空虚,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吃喝拉撒的蠢物,每天吃喝玩乐,酒足饭饱就等着老死而去。虽然,自己从事卖诗画的生意,却不会欣赏诗画,更别说吟诗作画了。

我十分羡慕,这八个孩子。一个个都能诗会赋,作诗清雅韵美,写诗玲珑精致,龙游曲沼。真是才子佳人,八仙下凡。

钱世郝刚说完,书院掌声雷动。

强叔王安平道:听了武良知和钱世郝,两位感言。我也是深受鼓舞,正是“斗钱不如教子,闲坐不如吟诗。”从今开始,我将陪伴着孩子们书香点炷。

王好民喜笑道:从此“杏竹书院”,常驻采芹人。

花诗雨笑说道:今天就让八位孩子,给每位在场的客人,誊抄一首诗,免费赠送,就当是芳儿的生日庆祝。

大家都说:太好了。

孩子们在誊写,大人们在讨论刚才武良知和钱世郝的建议。一致认同:真正的读书人是淡泊明志,清雅高贵。咱们桃花镇再不该有,因贫抛书,因穷恨书的家庭。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制度,才能让读书人,安心全力以赴地当好传播龙族国的民族文化使者。

最后,大家一致同意采纳武良知和钱世郝的建议。

敲定后,花诗雨当众公布了采纳决定。委托王安平做联络管理员。

每位客人都拿到一首孩子们亲手抄诗,真是字迹精美,诗韵幽雅,如获珍宝。彼此满脸洋溢着喜庆的笑容。

芳儿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过了,这么风雅的生日,更是喜不自禁,乐此不疲地誊写诗词。

天气寒冷,强叔道:今天大家就此请回,天晴再来吧。

大家顺坡而回,一路上依然是古树奇秀,美不胜收。

走到山下,是芳儿家的后院。花诗雨,赶紧沏茶来给大家暖身。大家互相谦聊了一会儿,方各自散回。

大家走后,书院由二牛、三狗、四鼠、五妞、六朵、七梅,打扫整理。

芳儿玩的不够尽兴。定要拉着强哥儿再去书院玩耍。

强哥儿无奈,只得把香儿也拉去。

从强哥儿家后院上山,到芳儿家后院下山,差不多三里路程。

芳儿说,刚才下山时我看见一棵金丝楠木上有很多玲珑可爱的小松鼠在窜逃,我们去抓这些小淘气。

正是:穷时诗书视粪土,达时方知书径香。莫若常读诗书经,不管穷达与风雨。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