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嘛人家想要_越南找小㓜女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28 09:02:46

那日晚饭后,见母亲还独自留在客厅里看电视。秦放当即走过去,然后坐到母亲身边。

陶怡抬眼打量着秦放:“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妈帮忙?”

秦放的面上便有些挂不住:“妈,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你儿子有那么不堪吗?”

陶怡不瞒地看向秦放:“你还有脸说,我冤枉你了吗?你自己说说,既从有了亦玲,你回来吃过几次饭了?只怕扳扳手指头都要数得过来了,还有脸说陪我!你现在和我套近乎,除了要钱外,只怕就是犯了错误!说吧,你这次是要钱,还是要我帮你在你爸面前说说好话?”

被母亲如此数落,秦放禁不住心生愧疚,然后有些心虚地看着母亲:“既然妈都这么说了,那我记着以后多陪陪妈。”

见秦放一反常态,陶怡不禁有些诧意,却也更笃定秦放今日有事,甚至还是大事,然后不容置疑地道:“说吧,是为什么事,要你这么巴结你妈,不过你妈可没有你爸那么有权。”

秦放便笑:“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您,妈,让我和亦玲结婚吧,这样不但是我,就是亦玲都更有时间陪您。”

陶怡惊喜地望着秦放:“你要和亦玲结婚?这么说亦玲怀上了?”因已多次向秦放讲明了他和亦玲结婚的条件,也因此现在窄闻秦放提出要结婚,陶怡还以为亦玲有喜了。

秦放不禁有点尴尬,情绪也有些低落:“还没呢。”

陶怡的脸上不禁涌过一阵失望,随后便又来了脾气:“既没怀上,那还结什么婚?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要结婚那亦玲就得先怀上你的孩子,除此说什么都没用。”

见母亲又将话说死,秦放便有些不瞒:“妈,您为何非得亦玲怀上孩子才肯答应我和亦玲的婚事,当初大哥娶王月,您可没定下这些规矩。”

陶怡懊恼地道:“不错,你大哥那会你妈是没定下这些框框,可你知不知道你妈现在早悔青了肠子!若当初我能想到这点,可能让王月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么多年?以我的心思早该让你大哥跟王月离婚了,可没想到你大哥竟是个情种,死活都不肯,你妈我即便不瞒王月,也只得咽下这口恶气,既然你妈已吃过一次若了,那就不能上二次当,亦玲想进秦家,那就得争气,得先怀上我们秦家的孩子,除此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可能答应你的。”

秦放见母亲如此再无通融,只得作罢,于是亦玲的秦家之路便再次让陶怡堵死。不能说陶怡在故意为难亦玲,事实上,若换成别的女孩,陶怡仍会这么做,这么要求。因为她实在是让准儿媳王月搞怕了。

说实话当初秦钱将王月领进家门的时候,陶怡就不甚瞒意,陶怡之所以那样嫌弃王月当然不是因为王月本人。秦钱作为秦家的孩子,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一般的女孩肯定不会让父母认可,所以在最初选人的时候,他自己便已定下了较高的标准,首先品貌得绝对飘亮,学历也得在本科以上。王月之所以会被秦钱看上,也不仅仅因为王月本人生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还因在工作上和她有了太多的交集,于是一来二去便产生了感情。

只是在真正决定要带王月见父母的时候,秦钱还是蛮踌躇的,因为王月的父母只是在菜场上卖鱼,同秦家相比,那真是天壤之别。只是那时秦钱已陷得太深了,早离不开王月,也因此明知母亲不同意,还是硬着头皮将王月领了回来。

果然,那怕是当着当着王月的面陶怡的神情早毫无遮掩的流露出对王家的厌恶,无奈秦钱坚持,陶怡也拿她没有办法,那怕发狠要和秦钱脱离关系,那秦钱仍旧不为所动,陶怡这才不得不认下了这门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

只是王月的肚子却有点不争气,既从进入秦家,至今已经六年,可她的肚子却从没有过怀孕的迹象,这不禁使陶怡对王月早有了看法。也带她去医院检查了几次,医生却都说没有问题,可就是怀不上孩子,这让陶怡很是头疼,以陶怡的心思,既然王月连在传宗接代这件事上都不能胜任,还要她何用,还不如早早休了她。

其实陶怡的这个想法也已同秦钱提过几回,只是秦钱说什么也不肯,还同她大吵大闹,这让陶怡很是心寒。于是在对待王月的态度上便很有些冷淡,甚至在平常闲谈中暗示王月,既然没那个本事,何不主动让位呢。

那王月本也是冰雪聪明,一点就透,何况陶怡还做得那么明显,陶怡的那点心思王月还能不懂?只是她也有委屈,又不是她不想要孩子,只是老天对她也太薄情了,她的委屈又该找谁说去,只得回到自己房里独自流泪。秦钱知道后,还同母亲大吵了一场,甚至威协如若母亲再这样对待王月,那他俩只好搬出去了,省得让母亲看见心烦。陶怡见秦钱这般护着媳妇,也早自寒了心,只好听之任之,放下了那要拆开他俩的想法。

也因此,陶怡痛定思痛,在秦放这边才会严防死守,严格把关,亦玲若想进入秦家,那就得先怀上秦家的孩子,除此别无二途。也因此,既从秦放和亦玲谈起了恋爱,就经常住到了亦玲那边,陶怡也没有深责秦放,谁让她求孙心切呢。

同秦放分手后,亦玲的心情仍是前所未有的愉悦,这种亢奋的状态几乎一直保持到晚间,不管怎么说这次是秦放自己主动提出的,这让亦玲对秦放越发信心倍增。

下班后回到家里,亦母见她一直洋溢着笑脸,便忍不住问亦玲:“亦玲,你是不是同秦放和好了?”

亦玲不禁一脸的洋洋自得:“何止和好,妈您知道吗?秦放今天还向我求婚呢。”

亦母的脸上不禁一阵困或:“你们在一起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求什么婚?若真有诚意,还不快将你娶进他们秦家?”

亦玲忍不住大笑起来:“妈,我所说的求婚,秦放就是要将我娶进他们秦家,正式成为他们家的一员。”

见女儿终有所归,这不禁让亦母的心头也涌过一阵欣慰,然后亦母的心头便忽然升起一丝忧虑,一想起那个亲家母曾经开出的条件,便怕此事仍有波折,便假意怪责女儿:“你这孩子总是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真象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亦玲便有些不瞒地看着母亲:“妈您怎么这样说您女儿,就好似您的女儿最容易当受骗了,妈,我向您保证,我感觉到秦放这回是认真的。”

亦母平静地看着女儿:“就算秦放是认真的,那他的母亲呢,妈可提醒你,那个女人不好说话。”

果然不幸的是真被亦母言中了,当夜里亦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给秦放去了一个电话,询问秦放结果时,秦放不禁有点垂头丧气地告诉她,母亲仍要等她怀孕后再说,这不禁让亦玲的情绪再一次一落千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