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文字细节描写,啊老师嗯你好大轻点啊

情感网文 2020-06-18 00:02:22

李李睡得不安生,老做梦,场景断断续续乱七八糟的都是李李和沈谦牧在一起时的零碎画面,转着圈的在她眼前晃悠,看的她都快吐了,可无论她怎么挣扎就是醒不过来。

感觉过了好久好久,那些画面褪色,空白,破碎。她终于能睁开眼睛,脑子昏昏沉沉的,四肢乏力,精力不济,这一觉睡得糟糕透了。

最主要的是,她好饿。

沈谦牧居然又来了,坐在床边的竹编椅子上,离她三尺远,手里捧着本大部头,不知道是什么书,看的很专注。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投到他身上,画面一时很岁月静好的样子。

凭什么你这么悠哉,我却要躺着遭罪?

“出去。”

李李现在对沈谦牧有点反胃,被迫看了一晚上,再好看也是够够的。

沈谦牧置若罔闻。淡定的看完书页最后一点内容,书签放好,这才收了书,轻放在旁边的柜子上,转头看向李李,淡声道:“我们来具体谈一谈。”

“还有什么好谈的,不都说清楚了吗?”李李不想和他多说,找了个借口,“他们都在呢!”

沈谦牧平静道:“他们都出去了,两个孩子在外面玩,没人会来偷听。”

“非要谈是吧?”李李点着头,耸耸肩,“行,你说,敞开了说。说完帮我拿点吃的,我肚子好饿。”

“饿?当然会饿!你知道你这一觉睡了多久吗?还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前天你也是这样。”沈谦牧说着,从他身后的板凳上端了碗粥给她。

这么上道!

李李接过碗一看,大米粥里卧俩鸡蛋,洋气。

李李顺着他的话问:“多久?现在什么时间?”心道孕妇嗜睡不很正常吗?睡得又不是你家的床。

沈谦牧看看表:“下午一点四十四。”

“嗯…什么?下午!第二天下午?我睡了一天?”

“我是昨天下午睡的……”李李喃喃,“前天也是一样?当时是心跳有点快,感觉挺不住就睡过去了,昨天是一下感觉很累,瞌睡就来了,这一睡怎么会……”

李李有些吃惊,不过想想自己目前的情况,除了肚子的不适一直存在之外其他的倒也没啥,也许身体需要吧,离奇事都经历了也没什么能吓到她了,多睡会就睡会嘛。

“不知道怎么回事,想睡就睡了,该醒就醒了。”

“那好,这事你不知道,那来说点你知道的事。”沈谦牧看李李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只得暂时归结于孕妇缺觉嗜睡这个原因,至于她睡过去后发生的事,都过去了,没必要再提。

李李没说话,捧着碗示意了下。

“你先吃。”

饿得狠了,李李吃的很快,吃完,缓了一会,饱腹的感觉让精神好了不少。

“你……”沈谦牧等得够久,斟酌了下言语,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回来的?”

“重要吗?”李李不想再纠结穿越这个事,于事无补。而且,交底这种事能随便告诉你沈谦牧?当她傻啊?再说,凭什么是她先说,“有诚意的话,你先谈谈你是从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谦牧沉默。

李李没心情也没多余的精力跟沈谦牧玩深沉,直接说道:“我们已经达成合作,基本的契约精神我还是有的,你不必再三试探我,也别老在我面前晃悠,你这种心机渣男,看着就心烦,不利于我养胎。你应该清楚,孩子是我们合作的基础,未免出些不必要的意外,请你在非合作时间段离我远一点。大家相安无事,我好他们好你才能好,对吧?”

“那就来说说孩子的事。”沈谦牧忽略她前面的话,顺势转移话题。

李李情绪反复无常,脾气也变得急躁,她自己意识到了吗?孙厚朴说的事已经初见端倪,沈谦牧不敢再刺激她。

沈谦牧平和道:“既然你说孩子是我们合作的基础,那孩子的状况你清楚吗?”

李李闻声一愣,还真给问住了。

她这才接手这个身体几天?存储资料都还没读完呢,不是她不积极,实在是没精力,想多了脑袋针扎似的疼。就这样她能知道啥孩子的情况?这肚子除了会痛,其他也就没啥了。哦,孩子应该是活的…吧,别问她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一种莫名的直觉,难道是母子连心?怪怪的,说不清楚,头疼。

身为一个孕妇,好意思说自己不清楚胎儿的状况?

李李头疼死了,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沈谦牧的问题。

沈谦牧见状,沉吟片刻,做了决定:“去医院。”昨天傍晚发生的事,给他提了个醒,谁都不是傻子,他得拿出行动来表现对李李的在乎和关心,去医院也算是进城吧!正好,胎儿的健康也需要去确认下。

“怎么去?”李李反问,她第一反应就是李家湾极度落后的交通问题,“你说得轻巧,路况你不清楚啊?山路十八弯的,不然你以为我不想上医院,在这躺着等死啊?”

沈谦牧不以为意,淡然道:“你不必说这样的话,他们出于什么原因没送你去医院,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而我要怎么送你去医院,我自有安排,你不必操心,安心等着就是。”

“呵。”李李冷笑,“话说的太满,可是会被啪啪打脸的。”

沈谦牧淡淡一笑,自信又从容,对李李的话置若罔闻。

李李追根究底,誓要弄个明白:“你拿什么安排?李家湾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别说车了,能跑的牲畜都没几头,怎么把我弄去医院,你背我啊?”说到这,李李顿了一下,继而恍然,“路这么远,换人轮着背倒也可行。”

她看向沈谦牧,那人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

火大!

攸关小命,李李急了:“诶!我说你不会真想让人背着我下山吧?我可跟你说啊,不行的!”

沈谦牧:“为什么不行?”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这么躺着?你当我愿意啊,还不是因为…它!”李李瞅着自己的大肚子,没好气道,“稍微有个动静就扯得疼,我能干啥?我敢干啥?背着我走山路,那不是要我命吗还去什么医院,直接送我去殡仪馆得了。”

沈谦牧听的直皱眉头,他豁然起身,几步走到床前,盯着李李,寒声责问:“这种情况为什么不早说,孩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李李不为他气势所迫,冷冷道:“凉拌。”

多大脸啊这是?还好意思责怪她,孩子又不是她的……好吧!现在算是她的,但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孩子的三长两短怎么来的,你沈谦牧心里没点逼数吗,现在跳出来瞎比比有个卵用啊?需要你的时候,你死哪旮沓去了。人家亲生的都不稀罕了,跳河走得潇潇洒洒,孩子没掉,不还多亏她接棒受罪来了吗。不感谢她就算了,凭什么怪她?她招谁惹谁了?谁稀罕谁拿去,她还不伺候了,穿越他大爷的,不就是个死吗!

李李越想越气,又别无他法,只得把头一偏,拿后脑勺怼沈谦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只能说李李还不是李李,前景未明,自身难保,代入不了一个母亲的角色罢了。

李李知道自己所想太刻薄,有自私推卸责任之嫌,可她就是忍不住,听了沈谦牧的话,脑子里就像拱了团火,烧的她理智全无,忍着没出口算是她涵养好了。

孩子是沈谦牧的重中之重,李李如此不负责任的话让他心中大恨,怒火中烧,神情却越发冰冷,眼中像淬了冰。

沈谦牧暗忖道:不管怎么变,李李果真还是那个李李,自私任性,一如既往地让人生厌。

话不多说,沈谦牧直接动手,一把把被子掀开。

“干什么?”李李被吓到了,惊怒交加,转头厉声喝道,“姓沈的,你疯了吗?”

沈谦牧没理,寒着脸坐到床边上,按住李李双手,俯下上身,侧着头把耳朵贴在了李李高耸的肚子上。

一番动作迅速而利落,弄懵了李李。

李李回过神来,双手被困,下意识的挣扎开来。

沈谦牧:“别动!”

李李:“我又不是死的,你放开我!”

沈谦牧不为所动,耳朵换着地方,在李李的肚子上停留。

李李猜测他在听胎心,以此来判断胎儿的健康状况。

李李强忍着别扭,松口道:“你放手,让你听就是,我不动。”

沈谦牧动作一顿,抬起头来审视李李,判断她说这话的可信度。

李李气个仰倒,咬牙切齿道,“你至于这样吗?我又不是白雪公主的后妈。”继而威胁道,“我警告你沈谦牧,把你爪子拿开,放规矩点。不然,我保证我接下来的举动产生的后果绝对是你承受不起的!”

沈谦牧双手一紧,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思索片刻松了手。

李李一得自由,右手反手就是一挥。

沈谦牧眼疾手快,一把抓住。

怒目而视,似有电火花在两人的视线间噼啪作响!

两人互不相让,王不见王。

许久,沈谦牧放开了李李,寒声道:“没有下次。”

“呵!”李李揉着手腕,“彼此彼此。”

沈谦牧再次俯身,继续刚才的动作。

李李泼冷水:“别白费劲儿了,没有用的,不借助仪器,人工根本没法听到胎儿的心跳声。”话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恍惚想起,这样的话她曾经似乎也说过,是哪呢?哦,她用来怼过一个老不修。那个除了给她一个姓,再没管过她的人,趴在与自己女儿年纪相当的女人肚皮上时,她说过这样的话。

突然——

“啊!嘶!!”

“动了!”

李李被一阵强烈的痛意拉回思绪,疼!她感觉肚子抽动了一下,有明显的撞击感。听到沈谦牧喊的那一声,大脑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是胎儿在动。

沈谦牧抬起头,嘴巴翕动,满脸震惊,像是不敢相信似的,他盯着李李的大肚子瞧,目不转睛的样子有点渗人。

“这下总放心了吧!”

李李手轻抚着肚子,忍痛安抚着胎儿。心道:再踢她可不干了啊。说来也是搞笑,这小不点,早不动晚不动,偏偏这个时候动。太不给她面子了,洗你亲爹一句,你转手就帮着报复回来了,胳膊肘外拐,依你表哥的标准,典型的叛徒!小叛徒,有了渣爹忘了娘,这笔先给你记上,出来了我们好好算算。

李李脑子里想些有的没的,一时有些出神,也就没去关注沈谦牧,直到他把手放到她肚子上。

冷不丁的,李李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想挥开他的手。

沈谦牧顺势抓住,怔怔的看着她道:“他们动了!”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她又不是死的,孩子在她肚子里,动没动她不清楚啊!你这做给谁看呢?

李李看沈谦牧那痴呆样,无语的很,是不是每个当爹的都这样啊?那个老不修也这样过。

李李甩开沈谦牧的手,脸偏向一边,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嘴里还催促道:“赶紧的,如你的愿!”

沈谦牧自觉一生中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激动过。他有些迟疑,手微微发抖,轻轻的落在刚才胎动的地方,缓缓抚动,感受着什么。可惜的是,许久过去,胎儿再没动过。许是感应到李李刚才的抱怨了?谁知道呢!

阳光微醺,一个面容苍白却难掩清丽的女子,一个俊美无涛神情温柔的男子,孩子把他们牵扯在一起,时间定格这一幕,画面定然很美,很醉人。

“好了没?”李李突然开口,瞬间打碎这“温馨美好”的画面,“摸够了就出去。”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

沈谦牧收手,神情满足,似有不舍。把好爸爸这个角色演绎的入木三分,看得李李有点倒胃口。心里冷哼一声,不知旧情的还真得被你糊弄过去。

沈谦牧:“还是尽快去趟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都说了不行!你聋啊?”还没忘这茬,李李也是心累,“好吧!就算我受得住,那你觉得它能行?”李李手虚指着肚子说道。

沈谦牧不为所动:“总有办法的。”

李李忍不住讽他一句:“挺自信哈!你是非要把我们娘俩往死里整是吧?”

“是娘仨,不是娘俩。”沈谦牧平静道。

他站起身,冷静自持,从容自若:“办法都是人想的。只是有些人想得到,有些人想不到罢了。”说完,意有所指的看向李李。

李李气结。

“算了算了,随你吧。”

她懒得再跟他争执,固执己见的人,说多了都是浪费口水。

爱咋咋样!

既然你沈谦牧那么想操心,那就操去!看你能变出个什么花样来?就像人家刚才说的,她安心等着就是了,反正她现在也只有躺着的份,多少也没差了。退一万步来说,沈谦牧靠不住,李家人还能眼睁睁看着她再死一次?

想通了,气也顺了,李李打算独自待会儿。

难得她清醒,还是该想想以后的事。

这厢,沈谦牧见李李同意了去医院,点点头,还想再说点什么。

李李见状,赶紧手臂一伸,手掌向上微侧,直指大门,意思不言而喻。

“请吧,沈先生。”

沈谦牧没动。

“请吧,老公。”

沈谦牧还是没动。

“请吧,孩子他爸。”

沈谦牧终于动了,神色莫名。

“那个!”

沈谦牧又不动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最后一句。麻烦你出去的时候帮忙看一下我大侄子和小侄子,两个孩子在外面玩,我不放心。”

“话说也谈不上帮,也是你侄子,对吧?”

“他姑爷。”

沈谦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