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插我和闺蜜 爸爸在浴室里干了我

情感网文 2020-06-17 18:03:12

卫芙心中有些纠结。

在她的心里,姜珩自然是个混蛋,但她也知道,除了对于“自己”的处理不当,没有将三个孩子与“自己”隔绝开来之外,姜珩便是在三个孩子的生活之中有所缺失,那也不能怨他。

毕竟……

他除了是一个父亲,他也是边关主帅。

他若是脱下一身戎袍,又有何人能够守护景朝的安宁?

在他的身后,不仅仅只有景朝的普通百姓,也有他的孩子,他所守护的,也不仅仅只是景朝而已,也有他的孩子们的安宁。

在没有母亲关心爱护的情况下,三个孩子还能平安长大,还能在旁人的眼中保持着这样的地位,这些,其实都是来自于姜珩在外的守护。

这些,卫芙其实都清楚。

她只是不能释怀,为何姜珩明明有更好的办法,他却没有去做。

但便是她心中不能释怀,卫芙也不可能给甜姐儿以及韬哥儿和略哥儿灌输一些关于姜珩不好的言论。

毕竟,只要不是像卫明远那样的父亲,孩子期待自己的父亲,这又何错之有呢?

而在卫芙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甜姐儿却是轻轻低着头,两根食指对在一起又离开,如此重复,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有些为难地开口。

“母亲……”甜姐儿道,“我,我想……”

“你想什么?”卫芙不解。

甜姐儿就像是在鼓足勇气一般,迟疑了好一阵子,才总算是将心里所想说了出来:“我,我想……去看看父亲。”

话说完,甜姐儿还唯恐卫芙会生气一般,低下头,却又悄悄地抬眼看卫芙。

似乎,只要卫芙脸色一变,她就立刻要改口一般。

卫芙轻轻一怔,但随即就笑了,她轻轻抚着甜姐儿柔软的发丝,道:“你想去看你父亲,这也是应该的,难不成你以为母亲会因此而生气吗?”

甜姐儿有些惊讶地抬头,“难道……母亲不生气?”

她对于人的情绪向来敏感,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感受到这段时间母亲是真的在心疼着她和两个哥哥,要不是这样,甜姐儿也不可能短短时间之内就忘了过去这些年的不愉快,而与卫芙如此亲近了。

她明明能够感觉到,母亲就是在生父亲的气,为何听到她想去看父亲,母亲却不生气呢?

卫芙忍不住失笑,“真是个傻丫头。”

如果姜珩没有说谎,那么,姜珩当初之所以会留三个孩子在京城,而不是把他们带在身边,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算不得什么错。

如此一来,纵然卫芙还没有解开心里的那个疙瘩,仍觉得生气,但她又怎么会故意阻止三个孩子与姜珩接触呢?

这,是他们的亲生父亲。

也许……

姜珩不是没有作为,他只是没有做到足够好。

是自己对他的要求太高了吗?

卫芙也没有答案。

她看着甜姐儿,道:“你父亲受了伤,你想看你父亲,这也是应该的,母亲怎么会生气?”

甜姐儿这才放下心里的担忧。

其实在汀兰院里用早膳的时候,甜姐儿就想过要跟卫芙提这件事的,不过那时心里有着这样的担心,她才没有当着韬哥儿和略哥儿的面说,而是选择一个人悄悄过来与卫芙说。

既然母亲没有不高兴,那就更好了!

卫芙见甜姐儿这样,不由得想到,会不会,韬哥儿和略哥儿,也与甜姐儿是一样的想法呢?

她于是问道:“甜姐儿,不如你去问问你两个哥哥,看他们要不要一起去?要是他们也要一起,正好用了午膳你们就一起吧。”

两个哥哥吗?

甜姐儿想了想,有些不确定。

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好的,母亲,那我这就去大哥和二哥那里,反正午膳时间也快到了,正好叫他们一起过来用午膳。”

卫芙笑着点了点头。

尔后,甜姐儿与卫芙道了别,自去了韬哥儿和略哥儿那里。

在甜姐儿离开后,过了许久,卫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

在姜珩回来之前,她所想的也就是只要见着人,她一定要狠狠抽他几鞭,如此才能消了这心头之恨。

而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只是……

不仅没有解了恨,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

刘总管说姜珩是有苦衷的。

大抵是因为刘总管的话,也有可能是因为从姜珩那里了解到的那些,或者是卫芙其实本就打从心底的相信,姜珩并不是那样一个毫无担当的人,她这时其实是相信这一点的。

那么,就当他是真的有苦衷,又是什么样的苦衷,让他连说都不能说呢?

想到姜珩的嘴就跟那紧紧闭起的蚌一样,一个字都不往外吐,卫芙就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算了,她还是先收回她的信任吧。

当年的事到底如何,姜珩说的是不是真的,她总要自己去查了,才会相信的。

*

甜姐儿没过多久就与韬哥儿和略哥儿一起回来了。

韬哥儿还是一如平常的平静淡漠的表情,略哥儿看着则有些不自在,时不时的就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怎么想与卫芙对上视线,也就只有甜姐儿,面上是带着笑的了。

“母亲,大哥和二哥等会儿也一起去看父亲。”甜姐儿高兴地道。

卫芙点了点头。

母子四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午膳就已经送上来了。

用完午膳,卫芙朝着三个孩子摆了摆手,道:“你们父亲就在外院的书房,刘总管在那里看着呢,你们自己去吧。”

话说完,却不见三个孩子有什么动作。

卫芙有些惊讶,抬眼看去,发现三个孩子那相似的三双眼睛,这时候都正看着她。

就好像……

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嗯?”卫芙不解。

甜姐儿这时候讪讪地笑了一下,“母亲,我先前不是跟您说了吗?”

卫芙更不解了。

说了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看着甜姐儿的表情,卫芙才总算是会意过来。

甜姐儿的意思是,她怕姜珩,所以不敢自己过去?

可是……

卫芙的目光在韬哥儿和略哥儿的身上扫过,“甜姐儿,这不是还有你两个哥哥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