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 贱奴,破苞第一次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17 15:04:14

十分钟后,说要陪炎爵的风晴伊枕着他的肩,聆听着他的心跳声睡着了。

主要是昨天聊通宵没睡好,今天又和付嫣儿比试。

炎爵伸手帮她调整一下位置,让她睡得更舒适一点。

敲门声响起,“进。”

进来的是端庄优雅,面带微笑的董倩婷,可在看到炎爵怀里的人儿时眼底闪过一丝不可思议和震惊,但消失得很快,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般。

炎爵伸手捂着风晴伊一边的耳朵,“什么事?”

“我来送请柬,明天是我爷爷的七十大寿。”董倩婷的嘴角始终都带着弧度,把红色的请柬放在炎爵前面。

炎爵微点一下头,然后用眼神示意董倩婷可以离开了。

董倩婷转身走向门口,在关门的时候,看到炎爵温柔的看着风晴伊,轻轻的抚摸她的脸颊,就像对待一件绝世宝物般小心翼翼。

原来他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冷淡疏离只是他的面具。

她嘴角的弧度变得越发苦涩。

又过去半小时,炎爵终于把所有的文件都看完了。

脸带宠溺笑容的看向睡得香甜的风晴伊,低下头用鼻子去蹭她。

风晴伊还以为是蚊子,伸起手挥了几下就被炎爵抓住了,放在嘴边亲一下。

轻声说,“伊伊,你该醒了。”

可风晴伊完全没有醒的迹象,炎爵只好捏着她的小鼻子。

很快风晴伊的眼皮轻轻地动了,缓缓睁开略带朦胧的琥珀色双眸,眨了眨,可爱呆萌的样子让炎爵没忍住低下头偷香一个。

“你该醒了,饿了没?”

风晴伊双手搂着炎爵的脖子,在他的肩膀蹭了几下,微微点头,轻启嘴唇,“我睡了多久?”

轻盈悦耳的嗓音就像羽毛般撩得炎爵的心一阵发痒的,他深呼吸几下才忍着继续亲的冲动。

“大半小时,去洗把脸,我收拾一下就可以走了。”

风晴伊直起身躯,伸手按摩着他的肩膀,“以后我要是睡了,你就把我放下。”

“没关系,我肩膀不酸。”

等他们打开办公室的门时也看到走出电梯来找他们的炎洛汐和苏贝。

炎洛汐谄媚的走到风晴伊跟前,“伊伊,附近开了一间自助餐的店,我们去试试吧?而且刚才董倩婷来送请柬请我们去她爷爷的大寿,吃饱了我们还可以去买衣服。”

风晴伊眼带疑问的看向炎爵,仿佛在问,‘什么时候的事?’

“你带路吧。”

炎爵拉着一脸懵的风晴伊走进电梯。

炎洛汐暗自‘耶’了一声,笑眯着眼和苏贝也走进去。

到了餐厅,炎洛汐和苏贝都去拿食物了,风晴伊焦急问,“董小姐来过?”

“对啊,在你睡着的时候来送请柬。”

炎爵心情愉悦的看着风晴伊在变化的脸色。

“那岂不是她看到我在你怀里睡着了。”风晴伊喃喃自语,猛地双手捂着小脸,“没脸见人了。”

望着她可爱的举动,炎爵笑言,“有什么关系,看到就看到了。”

“哼,丢脸的不是你,当然没关系了。”说着就起身走向炎洛汐她们。

炎洛汐次日一早就拉着风晴伊和苏贝去了她的甜品店,因为陈经理打电话来说金兰菲来了。

果然一进店就看到一脸丧的金兰菲,她旁边还一个穿着很土豪的妇人和一个很朴素的妇人。

“哟,金小姐很准时哦,那就去上班吧。”炎洛汐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容。

金兰菲猛地看向炎洛汐,刚想说话就被她身边的妇人伸手抓着她的手制止。

那个妇人走向炎洛汐,“炎小姐,你好,我是兰菲的妈妈,今天是特地过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不用。”炎洛汐招呼风晴伊和苏贝坐下,“让你女儿快点去洗厕所就好了。”

金夫人的脸上浮现一抹尴尬,“炎小姐,是这样的,我带了一个佣人来,让她来洗···”

她话还没说完,炎洛汐就抬起手打断,“金小姐,你是不想洗吗?”

虽然炎洛汐是笑着说的,但她的语气异常的冷冽。

听得金兰菲母女的心都颤了一下。

金夫人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洗,只是···只是换个人洗,反正会洗干净的。”

“你们是觉得我请不起人来洗吗?我要的就是她亲自洗。”炎洛汐冰冷的视线射向金兰菲,“要洗就立马去,不要就给我出去,但后果看我的心情,但此时我心情很差。”

金兰菲求救般看想金夫人,“妈,我不想洗,我不想,要是洗以后我还怎么嫁人啊。”

金夫人也不想她去洗,但一想到昨天董哲说的话,‘金兰菲要是不去,赶出华市只是轻的了,你们要做好做回穷人的准备。’

他们家是靠金雅嫁给董哲后才发家的,董哲的话她不敢不信。

金夫人心一凛,抓住金兰菲的手,“小菲,你去吧,你要想想家里,而且你想再过小时候那样贫穷的生活吗?”

金兰菲想到小时候一日三餐都不饱的时候,心都凉了,咬咬牙,“我洗。”

“很好,陈经理,带她去,以后记得别再仗势欺人哦。”

看着金兰菲垂头丧气的跟着陈经理走了,苏贝冷如玉的瓜子脸升起一抹浅笑,“洛汐,你现在算仗势欺人吗?”

“当然算啦,不过···”

她还没说完,苏贝就接着说,“不过你是帮她。”

“怎么可能,我可凶了。”炎洛汐娇艳的脸蛋立马升起一抹红色。

苏贝和风晴伊相视而笑,看着她傲娇的小模样。

炎洛汐就是这样口硬心软的人,她就想让金兰菲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想用炎*帮的势力去压榨她家,但又很生气,只好用这种办法了。

董司翰的寿宴在华市最好的饭店举行。

八点整,略施淡妆,大波浪长卷发半挽起,一身大红色紧身拖地长裙把肌肤衬得更白皙,宛如妖姬的炎洛汐和身穿淡蓝色抹胸长裙,扎起丸子头,露出精致好看锁骨、颈脖,可爱的像瓷娃娃的苏贝率先走进宴会厅。

紧接着是一身浅紫色修身及地长裙,胭脂未施但樱花色的小嘴色泽艳丽,五官精致,优雅高贵的气质倾泻而出的风晴伊挽着一身黑色晚礼服,把他王者风范气势和高贵儒雅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的炎爵。

两人宛如金童玉女般的出现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而和炎爵一起出现的风晴伊最受瞩目,先不说她出众的外貌,她的身份也同样引人猜测。

以至于走在最后的帅气邪魅的权逸泽和英俊俊逸的炎丞没人关注。

风晴伊小声问,“人家是邀请你来,你叫我来做什么?”

“我这是携眷出席,不可以吗?”炎爵理直气壮的说,“而且你要多点和我来,这样以后你才会习惯的。”

两人不知道这亲密的互动已经落入一对充满爱意又痛苦的双眸里。

这时董司翰带着董家一众人来到炎爵面前,“少主,谢谢你能赏脸来。”

“大长老你言重了,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炎爵嘴角微弯。

董司翰笑言,“借你吉言,那你随意,倩婷招呼好少主。”

“是,爷爷。”董倩婷微笑的应道。

风晴伊忽然感到一道令她很不舒服在打量着她的目光,抬眼看去,是站在董倩婷后边的一个男人。

身形瘦削,长相英俊,但双眸里的眼神过于轻浮,而且还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

风晴伊很快就收回视线,当作没看到。

董家人离开后,只剩下董倩婷,炎洛汐嫌弃的说,“你也走吧,这里我比你还熟,不需要你。”

董倩婷拿着酒杯的手紧了紧,“那好,有需要你们再找我。”

权逸泽看着离开的董倩婷,“洛洛,我很好奇你怎么这么讨厌倩婷?”

“哼,你要是心疼就去追呀,别在这里了。”炎洛汐怒瞪着权逸泽,好像他一说是就要把他赶走的凶狠样。

权逸泽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好,我错了。”

炎洛汐向他投去一个‘还算你识相’的眼神,就拉着心还是隐隐有点酸涩的苏贝去找美食。

炎丞也去找朋友了。

面容严肃的二长老齐辉和脸带笑容的三长老权涛走向他们。

权涛不吝啬的夸赞道,“小姑娘你很厉害啊,竟能在老四手下过那么多招,比我那臭孙子强多了。”

“三长老你夸奖了。”风晴伊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齐辉微微点头,纵然受到夸赞但不骄不躁,平静从容,很是不错。

权涛大笑,“真是谦虚的好孩子,臭小子,你看看你,多逊。”

“爷爷,伊伊可是武术世家出来的,从小就习武,我能比吗?”

权逸泽一点都不在意他比风晴伊弱,论单打独斗除了炎爵,他们几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权涛疑惑浮现在充满笑意的双眸中,“伊丽莎白家不是武术世家啊,虽然他们有自己的训练基地。”

权逸泽看了眼风晴伊,见她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解释道,“可伊伊的妈妈家是啊。”

“噢,不知道能不能请问你师承哪位高人?”

这下不仅权涛起了兴致,连齐辉肃穆的双眸也染上一丝好奇。

风晴伊看向炎爵,他点了点头,“不算高人,我跟我的外公学的,他叫风眠。”

权涛怔了一下,讶异看向齐辉,“老齐,不会是同名同姓吧?”

“你觉得有可能吗?”齐辉虽震惊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语气肯定,“你就是前阵子大家传言的风家少主。”

“黑手党的亲家不是一个武馆馆主吗?”权涛顺着他的小胡子。

权逸泽解释道,“是啊,伊伊的外公就是一个武馆的馆主,但那是他隐世后开的。”

“原来是这样,这件事我要去告诉老四,她可是找了你外公很久了。”权涛现在就能想象付嫣儿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激动成什么样了。

风晴伊的琥珀色双眸升起两个问号,“找我外公,不是挑战吧?”

“就是挑战,当年她苦练了很久正准备去Z国找风眠,可临行前得知他要隐世,不再接受挑战。”权涛不厚道的笑出声,“差点没把她气疯了,后来她不死心,去Z国找了大半年都没找风眠的踪迹才灰溜溜回来的。”

权涛说完就环视一圈大厅,想寻找付嫣儿的身影,但她好像没来。

齐辉示意炎爵到一边谈谈。

他们都离开后,而权逸泽随后也被几个年轻男人缠上,瞬间只剩下风晴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