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受不了了快进来叔叔_乖,放松,一会就好

情感网文 2020-06-17 12:02:05

女皇的唇主动凑了上来,轻轻印在赫连锦唇上,一股温热而柔和的气息扑面而来,恍惚着什么东西瞬间冲上赫连锦的大脑。

赫连锦被上官凤儿的举动吓坏了,僵直着身体完全不敢动弹,怀中这个吻着自己的人可是这星月大陆的女皇陛下。

也许这会儿女皇是病得发懵,把自己错当成了什么人才会有此举动,可是一会女皇的病好了人清醒了,说不定就会给自己治个死罪。

后宫中即使有众多英俊不凡、颇有才气的公子哥,但是多年来也只是陪玩,从来没有任何人能近得了女皇的身。

然而赫连锦作为宫中一介小小的禁军统领,今夜不仅独自留在女皇寝宫,还怀中抱着女皇,甚至此刻还与女皇如此亲近,只怕是命不久矣。

而且如果要定罪,不仅赫连锦要身首异处,就算是株连九族也不为过,这毕竟牵涉着皇家的颜面。

赫连锦想着这些利害关系,准备自行起身,还是早些离开的好,怪不得都说伴君如伴虎,一点也不假,随便什么举动都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

但是脖子上的手明显加重了力道不让自己离开,两难之下赫连锦胸中难免有一丝慌乱。

“赫连刚说为了朕赴汤蹈火都在所不辞,可是现在这样都不肯吗?”

上官凤儿咬着赫连锦的唇含混不清的问,苍白的脸上尽是委屈。

“微臣不敢。”赫连锦也是口齿不清的回了一句。

但是这回女皇喊的是赫连,而不是那什么尹昭天,也就是说女皇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

看样子女皇并没有认错人?那么是不是不用被砍头了?

“赫连搂紧我。”上官凤儿好像很冷,微微瑟缩着娇小的身躯。

不知道为什么,赫连锦心底竟然泛起丝丝疼惜,不是臣子对皇帝的那种担心,而是像对亲人一样的那种疼惜。

赫连锦没有再说话,也不愿再去胡思乱想什么砍头不砍头的问题,眼前这位虽然是堂堂女皇,生病起来也是如此楚楚可怜。

赫连锦按照吩咐紧紧搂住上官凤儿的身躯,想要给她一点温暖,希望可以减轻一些她的难受。

不多会就有一串奇怪的很轻微的叮叮声在赫连锦的脖子上方响起来,这时候上官凤儿轻哼一声放开了赫连锦的脖子,也离开了他的唇。

赫连锦赶紧将女皇放下,让她平躺在床上,这才发现原来是上官凤儿手腕上的佛珠发出来的声响。

不仅如此,佛珠还开始发出微弱的亮光,渐渐的越来越亮,简直是突然间照亮了整个内殿,比室内本来燃烧着的那十几支蜡烛更亮。

赫连锦看呆了,突然那光泽顺着上官凤儿的手腕四处发散开来。

只见随着光泽的逐渐发散,上官凤儿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居然也开始发出淡淡的绿光。

接下来,上官凤儿开始痛苦的抖动,赫连锦不知道要如何才好,只得紧紧握住女皇的一只手,想着也算是给些安慰。

突然女皇胸口开始剧烈起伏,仿佛是呼吸很困难,本担心她要窒息了,突然上官凤儿猛的咳嗽一阵,快速侧过身来张大了嘴作势要呕。

赫连锦赶紧将床边的盂递过来,女皇哇的一声吐出大口大口的黑血。

赫连锦看得惊心,一只手抬着盂一只手轻柔的为女皇拍背,吐了好几次才终于停下来。

赫连锦用丝巾轻柔的为女皇擦拭嘴角黑血,抬过一杯水服侍上官凤儿漱口之后,才放下盂扶上官凤儿躺下。

女皇在床上躺了一会之后,呼吸渐渐顺畅,胸口没有了刚才那样巨大的起伏,眉头轻轻舒展开来。

猜想着女皇估计是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至少目前的情形看来是性命无忧吧。

赫连锦悬着的心稍有宽慰,看着上官凤儿脸色逐渐缓和,赫连锦的嘴角无意识的上扬起来。

这时候上官凤儿手腕上的佛珠之前发出的那种叮叮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明亮的光泽也渐渐暗淡下去,慢慢的佛珠恢复到之前那普通的模样,怎么看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还有女皇身体的绿光随着上官凤儿一呼一吸之间,逐渐淡下去直至恢复正常肤色。

这一切是如此神奇,就像是做了个奇怪的梦,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赫连锦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上官凤儿微微喘着气,带着些许笑意看了一眼赫连锦,就闭着眼睛开始休息了。

赫连锦算是放下心来,认真的看着女皇手腕上的佛珠,思量着这到底是什么珠子,有这样神奇的力量?

仔细回想刚才的整个过程,仿佛是因为佛珠的力量才将女皇体内的毒素排出来,几大口黑血吐出来以后,上官凤儿明显好转很多。

还有,女皇到底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症,连宫中首席御医格伦大人也无计可施?

难道是上次余毒未清?可是就算为了排毒,为何需要阳气?

关键问题是女皇居然知道要如何治疗,将格伦大人赶出去,自己用佛珠和阳气来治疗,这是什么道理?

脑子里一团糟,还没想出个头绪来,就听到寝宫外一片嘈杂,仔细听是丞相大人和王虎的声音。

“什么情况?赶紧让开,太医院都传开了,陛下病重,本相要进去探望。”乔路的声调很高,口气中尽是不满和高傲。

上官凤儿眉头微皱,“赫连,扶朕起来,朕倒要看看丞相大人这深夜里还要到寝宫来闹什么。”

赫连锦有些为难,想着一打开门就被别人看到自己在女皇的寝宫中,这可如何是好,“可是,陛下,微臣在此多有不便。”

上官凤儿笑问,“你有什么不便?朕都不怕,你倒说你怕的什么?”

......

“陛下吩咐过任何人不准入内,违者斩,还请丞相大人体谅属下,不要让属下为难。”这是王虎的声音,不卑不亢。

“大胆!给本相闪开,要是陛下有什么闪失,你能负得了这么天大的责任?你们几个,上去把王虎拿下。”

乔路暴怒想要冲进来,还想叫人拿下王虎,很显然带了人马来,真是胆大狂妄,在女皇寝宫前敢带着人来。

“丞相大人如果要硬闯,休怪属下不客气了。”随着一声剑出鞘的声音,王虎喝道。

“给本相拿下,一个小小禁军敢在本相面前拔剑,是不想活了吧?!”乔路吩咐带来的几个人动手,满口丞相大人的威严。

这时候寝宫的大门被赫连锦打开了,女皇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不说一句话看着乔路。

这时候的上官凤儿一脸平静,眼睛里没有愤怒、没有质问,但是往那里一站,不怒自威。

乔路带来的几个人,正要拔剑,看到宫门突然大开,女皇站定,吓得呆在原地,慌忙中才想起跪地问安,“叩见陛下!”

上官凤儿怒目圆睁,也不喊平身,那些人跪在地上不敢动。

“放肆!刚才你们是谁想在朕的寝宫前动手?是想要诛灭九族吗?”

上官凤儿面色自然,完全看不出来刚才大病一场,缓慢质问地上跪着的几个人。

女皇话说得温柔,然而天家威严,听到诛灭九族几个字,跪着的几个人都吓得发抖,手中的剑哐当掉在地上。

其中一个大着胆子回答,“启禀陛下,我等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要拿下王虎大人,好让丞相大人进去探望您。”

“噢?王虎大人奉了朕的命令在这严守宫门,尔等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就可以拿下王虎大人?”

上官凤儿面色不改,但是这句话说出去,几个人都不敢再顶嘴,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这是大逆不道以下犯上的罪行。

一行人将额头叩到地上,齐声道,“属下糊涂,属下该死,求陛下留我等性命。”

“罢了,退下,念尔等初犯,罚俸两个月,这两个月就去御膳房砍柴挑水吧。”

上官凤儿还不想做得太狠,现在自己根基不稳,不惩罚不足以立威,惩罚过头又恐怕引起太多不满。

朝中关系复杂、盘根错节,这次适当给点颜色就好。

“陛下仁慈,谢陛下隆恩。”几个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额头和后背都冒着冷汗。

本以为马上小命就要丢了,结果女皇只是惩罚去做点粗活,所以几个人内心欢喜同时还是真心感谢女皇的仁慈。

“滚吧,如果还有下次......灭九族!”女皇冷冷的补了一句。

作为女皇,当然要恩威并施,所以上官凤儿不忘警告。

“是,谢陛下。”几个人快速起身退下,脸上还有没有退却的胆战心惊。

看到刚才上官凤儿处理这几个人,仿佛有些手段,惩罚警告了人还显得天恩浩荡,乔路明显大吃一惊。

这样的女皇不像是自己认识的上官凤儿,面前站着的这个人已经不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子,而真正开始成长起来了。

而且很有些天家威严的样子,如此说来,他乔路对女皇还真是要刮目相看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