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多男干一女哦啊好爽

情感网文 2020-06-15 03:01:06

哪吒觉得自己该有件趁手的兵器,可东西去哪里找,又值得细细思量一番。人人皆说有轩辕神箭安放在陈塘关,也不知藏在府中何处。

入夜,仓晓待哪吒睡去才起身出了房门。

濯月等在房外,见仓晓熄了灯又出来,忙站起身来。

“消息打探清楚了么?”仓晓摘掉脸上的薄纱。

濯月点头道:“问清楚了,有苏部落为求依靠,原是投靠了朝歌,苏护被封做了冀州侯。后来不满共主帝辛,这才起了兵,可到底不抵朝歌的兵力,不过过数月就败下来,只能俯首称臣了。此来,是将自己的女儿也作为了求和的筹码,素知夫人一行大抵不会出问题。”

如此说来,苏护此次进朝歌是拦不住了。

仓晓垂眸思量了片刻,道:“劳驾你在庙中看上一看,我去去就回。”

“是去找有苏国的使者?”濯月问他。

仓晓略略弯了嘴角,道:“你向来知我。”

濯月道:“那殿下早些回来。”

“好。”仓晓说罢即刻驾了云。

有苏国是个小国没错,里头的人却来头不小。

苏护苏天王暂且不提,只一个苏妲己便已足够叫整个朝歌抖上三抖。能把李靖这样的大将派出来接应,可见帝辛对有苏国这一趟行程颇为重视。

被播出去的灵力在夜色中辗转许久,最后落在一片林中消失不见,仓晓跟着下去,果然见到火光。一群人带着车马,歇在林中。

仓晓蹲在暗处,只见最中间的篝火畔坐着一男一女两人,其余的人皆歇在外头守着。

“你还想做什麽?”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仓晓一跳,他回过头来只见容天站在身后,正看着车队的方向。

“这世上这许多人,使者怎么只盯着我看。”仓晓问她。

容天沉声道:“因为你贪心,总想着做出格的事,逆天改命,我岂能容你。”

仓晓挑眉道:“但求自保罢了,我不过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所作所为也不会于苍生有碍,这世上还有其他的人,远比我值得使者注意。”

容天闻言略略垂了眸子,似是想到了别的东西,良久才道:“我来是想告诉你,有苏国有其他人看着,你不必操心。”

“其他人?”仓晓看着容天,那双冰冷的眸子透不出一星半点有用的消息。

他叹了声气,看着远处道:“你不愿说就算了,每次都是这样,话只说到一半。我此来也不过是惦记素知夫人一行人,不会插手苏护一事的,你且安心。”

“素知夫人是何人?”一声软软绵绵的话入耳,绝不是容天该有的口气。

“容……”

他回过头来,却是不见容天,只见一个姑娘蹲在身后,杏脸桃腮,一双眸子流转着秋波,宝蓝色的衣裳将人衬得愈发雪白。

“你是……何人。”看着像是苏护队伍中的人。

那姑娘弯了眸子道:“冀州侯的婢女,侯爷与小姐在一处说话,我便出来了。公子方才说什么素知夫人,可是大商派了人来接我们?”

“这……正是。”仓晓观她面容,便是天上地下再找不出第二的,如此明艳之人居然只是个婢女麽。

只听她叹了一口气,道:“打都打了,如今又派人来接有什么意思呢。”

话毕眸光落在仓晓身上,问他道:“听闻朝歌有许多能人异士,公子可是朝歌的人?”

仓晓摇头道:“却也不是,路过此地又听闻冀州侯一行人到来,这才来看看。闻得冀州侯之女模样胜过九天仙子,也想来一睹芳容。”

“小姐?”这人听见仓晓的来由,冷声道,“不过是个只有皮囊的人罢了,又是祸世的灾星,有什么好看呢?”

“这……”听这口气仿佛颇为不服气的样子,仓晓略略笑了一笑,道,“便是好皮囊也是一种恩赐,更何况天命一说本就是妄言。你是冀州侯身边的人,这样的话可不能多说,更不能被旁人听见。”

大抵是还年轻,颇有些天真烂漫,口无遮拦的,倒也十分可爱。

这姑娘没有说话。

仓晓看了车队处一眼,道:“今日之事……”

“你放心吧,你无恶意,我是不会告诉冀州侯的。”她看着仓晓,歪了歪脑袋道,“你这人怪有趣儿的,日后可还能遇见?”

“万事随缘。”仓晓弯了嘴角,道了声谢,起身走远了。

那姑娘站起身来看着仓晓远去的方向,略略一笑,一如夜色中镶嵌的群星,灿烂夺目。

仓晓落地之时,在苏护一行人之上的夜空中撒了一张捕妖网,方才片刻的言语,捕妖网无异样,周遭又无妖气,可见此刻并无妖类混杂其中。

此地离朝歌已是不远,按这速度明日不到巳时素知夫人一行人就能与苏护相见。这点子时间,也不该发生其他事才对。

脚下是沾着露水的落叶,仓晓抬头,耳畔是缓缓过去的清风,眼底星光点点。

许久都不曾这样惬意过了,从前哪吒未出生时总是小心翼翼的,应酬着东海中人,又担心着李靖府中事。

细想来,容天说的也对,他做的确实有些多了。可哪吒就在眼前,要他袖手旁观,他做不到。

那样的一个人,为他绸缪,替他担忧,若说曾经是为了保命,如今已成了一种习惯吧。

他希望哪吒能成为更好的人。

龙王庙,仓晓落地时一眼看见了等在大门之外的龟丞相。

“殿下……”

“什么样的风把龟丞相吹来这里?”如今正是深夜,必然是有什么十万火急之事。

龟丞相蹙了眉头道:“不是老臣有意打搅,是龙王爷叫您送东西去……去浮玉山昭华君处。”

“昭华君,这是个什么人。”不怪他记不得,是这世上修行的人实在太多,有名的仙人各个都有千八百万的弟子散落在人间,东华君,夜凌君一类的多不胜数,如今又出来个昭华君,实在叫人头痛。

龟丞相道:“昭华君乃是广成子的徒弟,广成子又是元始天尊座下弟子,不少人挤破了脑袋都要与他结识,咱们自然不能落下。只是龙王爷年纪大了,与他说不上话,您去正好。”

仓晓看着他,又看看了龙王庙的大门,问他道,“你这时候来,莫不是叫我即刻动身?”

“殿下圣明。”龟丞相俯下身子,从袖中取出一只锦盒。

隔着一层东西便已能感知其中的灵力,仓晓接过来,问他道:“什么样的宝贝,你就知那什么昭华君一定稀罕?”

龟丞相笑道:“龙王爷拿的注意必然没错,殿下放心就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