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表哥啪啪啪-甄志丙干小龙女干多久

情感网文 2020-06-09 18:17:47

「嗯,那你先休息吧,看电视还是睡觉,随便。」林宇柔摆摆手,埋首飞快的打字。

梁文非常喜欢他的国文家教,白白嫩嫩、幽默友善,虽然他并没有因此喜欢上国文,但是家教讲的他都有尽量记住,而且她脑海的故事量对梁文来说是惊人的,几乎每一个问题都能得到几个完整的故事。

一开始他叫她老师,她说不要吧,她才比她大5岁,叫老师有点太老,让他和她表弟妹、堂弟妹一样叫她「柔柔姐」。他原本觉得不够有距离,有点奇怪,但后来,只嫌不够亲密,更担心落入表弟框架,永远只能当弟弟。

不当弟弟还想当什么?天知道他每天都想成为她的男人。

可是她心里的位子已另有其人。

「柔柔姐,暂停一下好不好?」梁文撑着额头打断林宇柔的讲解。

林宇柔当然也早发现他的疲惫,但身为家教总不好意思叫学生休息,自己偷懒:「好啊,你去喝个水、趴一下吧。」

「我爸妈今天回阿嬷家了,明天才会回来,我们晚一个小时再继续上课吧?不然我半睡半醒什么都听不懂。」

林宇柔看了看手机,偏头想了一下说:「好吧,那我们就21:30再继续。」

「嗯,谢柔柔姐。」梁文这个高二生是真的比狗还累,长得倒人高马大,从椅子上站起来往旁边一趴就半个身体靠上床了。

「你上床躺好吧,这样睡对腰不好。」林宇柔担忧的说,想起自己高中时几乎随时随地都累到能立刻睡着的生活,不禁感叹还是大学好啊。

而比狗不如的可悲高中生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已经睡着了。

林宇柔无奈地叹口气,可叹教育体制让多数正青春的少女少年在课业下呜咽,连片刻休息的时间也难寻。放下笔和讲义,关了台灯和大灯,转成温暖黄光的夜灯模式,走过去想把梁文塞上床。

虽然没有多少时间也不懂锻炼,但是下课十分钟还是要抱着球冲场,正所谓上课一条虫,下课一尾龙。因此身上也是有薄薄一层肌肉,晒得漂亮健康,和林宇柔呈现鲜明对比,体型上差距也不小,尽管梁文比她小了五岁,但现在孩子发育都很早,国中已经175公分的男生大有人在,梁文高二也182了,看样子长到185不是问题。

才160公分的林宇柔才发现年龄完全不能证明什么,她根本拖不动梁文的身体!

但还是要把孩子放上床啊,想堂弟妹小时候过年常常也是被她一个个塞进棉被里逼着睡的。现在这男孩实在是大了点,但也还是个半大孩子嘛。

林宇柔跨过梁文的上半身先爬上床,把他先往靠墙的方向拖,又下床推了推,再把他右腿抬起来,使劲往床上送。

「呃啊……重死了,现在小鬼都吃什么长大的啊。」还有一条左腿拖在地上,林宇柔呼一大口气准备抬起。

梁文抽动一下,微微眯开眼。林宇柔感觉他动了一下,轻声想叫他自己上床,还没开口却被人从腰部揽住往床上倒。

「喂!……」林宇柔吓一大跳正要叫,却看见梁文近在眼前的脸闭着眼,明显还在睡的样子。臂膀缠在她身上,左腿也环在她腰臀,一副抱着抱枕安睡的模样。

至少整个人都躺上床了。林宇柔想,就让可怜的高中生好好睡吧,等会儿再叫醒他。

静静的躺在梁文怀里,不动也不出声,晕黄的小夜灯下,能清楚看到也只有梁文的脸。感觉倒是敏锐很多,腿根的大动脉和手臂上的脉动传到林宇柔身上,「咚咚、咚咚……」好像和自己的脉搏合而为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世界上除了两人的脉博和纠缠的鼻息之外好像再没有声音,林宇柔缓慢地眨眼,在温暖的怀抱中不知怎么的也有点疲惫,缓慢地,闭上了眼。

/

梁文睁开眼睛的时侯,看到的就是在他臂弯安睡的柔柔姐,他以为又是他在做梦,轻柔的吻了吻她的眼皮。又舔她的唇,描摹几次,舔的湿润润的,才悄悄探入舌尖,勾引两排贝齿。睡梦中的林宇柔竟也轻轻张开嘴,任梁文把她口腔恣意舔了个遍。

梁文喜孜孜的吸吮她的嘴唇,连带了喝进不少她的口水。没有哪个梦这样真实了!梁文不愿多想,怕想太仔细就醒了,只顾着享受这个「美梦」。

手还环着林宇柔,压在她腰下的已经麻了,但上面那只还灵活的很,梁文从她t-shirt 下摆伸手进去,没什么技巧就往上摸,揉着能一手掌握的胸部,一劲揉圈。从来没这么真实过,内衣上的蕾丝触感都清晰的要命。梁文隔着内衣,大姆指找到乳头的轮廓,按着摩擦,他几乎要笑成一朵花了。

还嫌不够,魔掌往林宇柔背后去,摸到内衣扣却单手解不开,这种对女生而言易如反掌的动作,对纯情大男孩来说简直像解摩斯密码,解密还能按表查询,这个通往幸福的大门,说明书在哪啊?

摸索了半天总算把扣子解开,单手把内衣往上一推,露出两个娇俏可爱的乳房。梁文见猎心喜,一只手不能动,只能自己把身体往下蹭了蹭,张嘴含住那可口的乳头。嘿,听说每个对女人胸部爱不释手到男孩,都是因为儿时喝不够奶。梁文可不觉得他爱他柔柔姐这么漂亮的胸部,是因为小时候吃不够,他就是爱它们,也爱她的全身上下。吮到那乳头都红了热了,梁文才松口,咧嘴满意的看着左右不同的样子,又叼起另一边还没尝过的乳头。

「嗯……嗯…哼…」林宇柔睡梦间哼哼着,意识不是很清楚,还以为是男朋友又在发情。

而只当这一切是梦的梁小鬼也没当一回事,只顾着啜他梦寐以求的胸脯。

而手不闲着,摸索着解开林宇柔的牛仔裤,探手进去又是蕾丝,猜想柔柔姐穿的是整套内衣,不知怎地又更加浑身发热了。

梁文终于抽出他麻掉的右手,甩了甩想恢复知觉,左手先一点一点把林宇柔的裤子往下拉,嘴里还不知餍足地继续吸吮。

好不容易手没那么麻了,只是痒,梁文连忙来帮助左手一起把林宇柔的裤子褪下,不再舔她的胸部,而转攻他从没清楚梦过的秘地。

梁文几乎是颤抖着手,探向那小小的蕾丝内裤,拇指按压着,摸到一个小口。实战经验为零的处男,鼻血差点要流出来。

小心翼翼的脱下林宇柔的内裤,梁文低下头,鼻尖凑进黑丛林,双手轻轻的分开阴唇,那硬硬小小的就是阴蒂吧?梁文极轻极轻的碰了一下,感觉它似乎又变得更硬。再往下是尿道口,然后就是阴道,梁文几乎是不能自控,伸出舌头舔了那个入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吸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