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在车里我被 校花又紧水又多

情感网文 2020-06-07 18:00:50

疯人院照看所里,某一间病房之中,一个白发如雪的男人双眼恍惚的坐于窗台边,气氛有些无言的悲伤。

尹冰琪轻步走了进去,怕是打扰了男人飘渺的思绪一般。

“爸爸。。。”一声轻轻的低唤,泪水终于滑过白净的脸庞,看着眼前的男人白了头发,老了很多,心似刀割般的疼着。

男人似乎没有听见有人叫他,更或者他根本不觉得房间除了他还有别人在,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样子,看着那蔚蓝的天空。

尹冰琪终于走到了男人的身边,手附上了男人的手背,心里没有了责备和怨恨,现在她也只剩下这个唯一的亲人了,而这个唯一的亲人此刻就像个失了灵魂的人一般,还有什么怨恨。

男人像是被吓了一跳,惊恐的收回飘渺的思绪看向突然接近她的女子,一个很亲昵的称呼就那么脱口而出。

“雪儿。。。”

“爸爸,我是冰儿。”尹冰琪露出一个温暖的笑脸,真好,原来爸爸还记得妈妈,爸爸心里是那么的爱着妈妈。

男人躲开她的手,离的尹冰琪远远的,抱起床上的枕头声音有些颤抖道“不要伤害雪儿,不要伤害雪儿。”

“爸爸,没有人会伤害到妈妈的,乖,不怕,有冰儿在。”尹冰琪抹去脸上的泪珠,却不知,越抹越多。

“冰儿。。。冰儿,走了。。。”男人有些迷茫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呆呆的说着。

“冰儿没走,冰儿回来了。”可是,尹冰琪一靠近他,男人便躲得远远的,一脸防备的看着她。

尹冰琪轻轻的离开的房间,不愿再去刺激父亲,那个女人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凌沐羽看着出来的女孩,眼里有着悲伤,有着无奈,最后化成了满满的恨意。终是什么也没问,只是牵起了女孩冰冷的手。

“我没事。”尹冰琪说的很淡定,语气也是淡淡的,不着痕迹的脱离了凌沐羽的手掌,看着凌沐羽的双眼已经平静如水。

他的手掌很暖,可她现在只想让自己保持着冰冷的感觉,想着这份痛,才有力量去面对那些毁了她幸福的人。

“后天有个安家出面主办的慈善会,主办人便是安熙辰的母亲。”凌沐羽没有在意她的举动,把最新的情报告诉着尹冰琪,他想,她听了这个消息会开心点的吧。

“你的消息真是灵通,这么就查到了我仇恨的人。”

“因为我和你有着同样的仇人。”就在尹冰琪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就查到了尹冰琪不愿说的过去,才发现,她与他原来都是不幸的孩子。

尹冰琪有些惊讶他的回答,她知道凌沐羽很恨安熙辰,却不想他与她一样,只是将仇恨转移了方向。

“我会很期待那个慈善会的。”尹冰琪淡然的转移了话题,没有去深究凌沐羽的话。

凌沐羽忽然就很希望她能多关心他一点,忽然就很想告诉他关于他的秘密,可是,面前的女孩却一脸的漠然,安静的让人不安。再一次次的被伤之后,任谁都会关闭自己的心,防备着,保护着,不再让人靠近,只是害怕着再一次的被伤。

又回到了海边别墅,笑容重新浮现在脸上。

别墅里的空气有些窒闷,安熙辰和韩幽然就那么面对面坐着,什么话也没说。

“你们怎么了?”尹冰琪看着他们,不解的问道。

“我打算先住到外面去,总是打扰到熙也不好。”韩幽然简单的说了一下。

原来如此,难怪这气氛会如此的诡异。尹冰琪心里想着,面上却皱了眉,不解道“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你现在不是没有别的地方去了吗?”

“沐羽已经帮我找了房子。”韩幽然说这话的时候不是对着尹冰琪说的,而是对着一直低头不语的安熙辰说的。

“安熙辰,你倒是说句话啊。”尹冰琪着急的说着。

“罢了,要走就走吧,凌沐羽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末了,安熙辰说了这么一句话,同时愕然到了两个女孩。

韩幽然当下就落了泪,表情悲伤道“你真的希望我回到他的身边吗?为何一点挽留的话都不说?”

“我只能说,对不起。”安熙辰依旧低着头,让人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幽然,你别听他的,他在说气话呢,为了你,他可是做了很多事情。”尹冰琪出言说和,想要拦住韩幽然离开的身影。

“尹冰琪,你不要这么假惺惺的,我告诉你,我恨你!”韩幽然狠狠的看了一眼尹冰琪,不再有所流恋的对安熙辰道“我会让你后悔的。”便决绝的离开了。

尹冰琪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沉默不语的安熙辰,目的达到了,却没有开心的感觉。

“丫头,可以借你的肩膀吗?”安熙辰的声音有些哽咽。

尹冰琪走了过去,没说什么,坐于他的身侧,安熙辰的头便靠在了她的肩上。

这样的情景时如此的熟悉,只是,此刻伤心的之人却换成了安熙辰,尹冰琪第一次看到了安熙辰的眼泪,难道韩幽然的离开真的让你如此的伤心吗?那为何又不阻拦,明明只要挽留一下,她便不会离开。

“丫头,嫁给我好吗?”安熙辰忽然开口,却说着尹冰琪听不懂的话。

“安熙辰,我不是韩悠然,你是不是搞错了对象。”尹冰琪镇定自若的说道,无视心里一闪而过的悸动。

“我知道,你叫尹冰琪,我要娶的女孩名字便叫尹冰琪。”安熙辰认真的对上了尹冰琪的双眼,没有一丝骗人的痕迹。

尹冰琪愣了好久,才道“那么,我要你在后天的慈善会上向我求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要娶我成为安家的少主人。”尹冰琪特意没有说是成为安熙辰的妻子,对于她来说,她从未想过安熙辰会真的因为喜欢她而娶她,她亦不会嫁于仇人的儿子,然而,她需要成为安家的少主人,这样的一个身份才能与那人有抗争的筹码。

“好。我答应你。”安熙辰重新靠在了尹冰琪的身上,额前的碎发遮掩了双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