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给你舔舔下面就好了 啪啪啪短篇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07 18:00:50

为什么喜欢写作?

周围的人不理解你,对你的想法不赞同,甚至对于你说出来的想法抱有嘲笑的意味。这时候,你会选择继续和别人倾诉下去吗?

不,面对多次冷漠和嘲笑,我选择在文字间倾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

久而久之对于人情方面的事就淡了,虽然很看重因为情感而发展出来的故事,但是更多的是愿意做一个看客,不想参与其中。

文字是诚实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它们能很好的表达出你想表达的,也能满足你倾诉的需求,即便没有人看你写的文字,你也不会在意。

这就是艺术,别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我才不会在乎你的感受,我只在乎我创造出来的东西是否符合我的标准。

在长期作为一个路人甲的时间里,我看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以前没有见到过的东西。

渐渐明白一个道理,风景的美总是存在的,你换个角度看,那就是另一番滋味。生活也是这样,天天沉浸在人群里,不如找一天凌晨自己一个人走过自己熟悉的大街,你会发现很多新的事物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我的生活方式决定了我拥有和他人不一样的生活节奏和生活下场。

在十一月份的月考中,我拿到了年级第一,成功再打了班主任一次脸,虽然上一次不是我打的,但看到班主任连续被打脸,我是挺开心的。

在班会课上班主任特意对事不对人地说,“我们班很多人都是很有潜力的,只要大家肯努力,都可以达到年级前十的。所以大家不要灰心,隔壁那几个尖子班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厉害……”

我没有心思听班主任在上面讲心灵鸡汤,更没心思去揣测班主任那虚伪的花语下是否在挽回自己的脸面,我从骨子里不喜欢高考这个录取人才的方式,更不喜欢一个虚伪的教育者。

改变不了的事,那就随它。

明天就是十二月了,我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学会享受无法改变的事,未尝不是件好事。

十一月,也叫幸月。三生有幸与你相遇的月份。

十一月走到尽头了,明天是冬天的月份,秋天是个说走就走的季节。

古人喜欢悲春,而我喜欢悲秋。春意盎然不太适合我,我更喜欢秋风扫落叶的风景。

听说学校的月季花还开着呢,月季花酒我是没有喝过,我想自己捡些月季花拿来酿酒,当明年的秋季,我就能喝上自己酿的月季花酒了。

中午放学,我拉着诸葛月华和我一起去捡月季花。刚出教学楼,雨刷地一下就下了。

易玥、林茹雨、诸葛月华还有柳梦黎看着我,下点雨又没什么事,就是苦了三个女生。

假的,我当然不会让女生陪我和诸葛月华在雨中受罪啦。男生本就是风雨中的常客,这些小雨对于我们而言,最多跟淋雨时的水一样,是种享受。

在雨中捡花是多么有诗意的一件事,怎么诗意?可意会不可言传,美哉。

“诸葛月华,精神病二人组准备好了没?”

“报告琴海同志,一切准备就绪!”

话刚说完,我拉着诸葛月华跑进雨中,雨很快就把我们两个淹没在其中,给了我们一个冰冷的拥抱。

易玥,林茹雨和柳梦黎三个女生一脸懵逼看着我们两个男生像神经病一样冲到雨中,估计一时半会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走到月季花丛边,外套已经被雨淋湿透,穿着袜子的脚感受到雨水带来的凉意,手被风和雨夺走温度,开始越来越冷。

身体因为失去温度开始颤抖,捡花的手一边抖一边将花放进背包里。

红色的月季花掉落在泥土上,雨水使劲将它压近泥土,拾起沾着雨水和泥土的月季花,就像拾起秋天掉落的回忆。

怀着神经病似的心情和态度在雨中捡月季花,这是种神经般的快乐。都说诗人大多是精神病患者,这句话我毫无保留地赞同,没点毛病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诗人。

我想起了小时候和诸葛月华在雨中奔跑的画面,明明手中有雨伞,偏偏要将雨伞收起来,顶着雨在四处奔跑。

我和诸葛月华天真的认为我们是雨的孩子,不是爸爸妈妈说的从垃圾堆中捡回来的。因为我们看见垃圾堆会很嫌弃,但是见到雨却十分开心。孩子见到自己亲生父母不就是这般心情吗?

还没被雨打落的月季花在花茎上被雨水打得摇晃,摇摇欲坠。下一秒会不会掉落,不得而知,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被雨淋之后,我和诸葛月华越来越神经了。

雨还在下,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采满各自背包后,看着脏兮兮又冰冷的手,觉得必须要摸点什么东西才能解意。

用手去摸诸葛月华的衣服,这主意不错。刚想到这,谁料有人比我先想到。

“诸葛月华,你大爷,快把你的手拿开。”

“就不拿,你打我啊。”

“你等着。”

两个快成年的人了,像个孩子那样在雨中打闹。

这说法有点欠妥,准确点来说,是两个神经病少年追着对方打。

回到宿舍之后,我脱下被雨淋透的衣物,北风那么一吹,我冷得瑟瑟发抖。赶紧换上冬季用的睡衣,进厕所洗热水澡。

全身冰冷的肌肤刚接触到热水,感觉所有毛孔都被打开,一股暖意蔓延全身,原来洗热水澡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

洗澡完后,我和诸葛月华将背包里的月季花倒在桶中,用冰凉的水冲去花瓣上的污泥。

手被冰凉的水冷得发白,冰凉凉的手拿来摸别人脖子是再好玩不过的事情了。

“诸葛月华,你先洗,我去趟厕所。”

我压根就不是去厕所,只是走到他后面,伸出自己两只冰凉的手去摸他脖子。

“透心凉心飞扬。好暖的脖子。”

“琴海,受够你了。”

洗完花后,我们将花放进一个干净的玻璃缸里,然后倒入白糖。两个男生围着玻璃缸看,期待着明天月季花就能发酵成酒,然后喝一下自己第一次酿的酒。

午觉期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周围的人变得越来越麻木,像个机器那样日复一日干着同样的活,等到他们老了,突然感慨自己碌碌无为的人生,沧桑的脸上流下两行泪。

午觉之后,我睁开惺忪的眼睛,发现眼角有点湿润。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

“从前的日色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生活,现在的我。知道的越多,笑得就越少。

我想到了孙悟空。

在花果山那时,他笑得无忧无虑,后来去取西经笑容开始变少,当他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之后修炼成佛,就没见他笑过。

现在的我就像取西经途中的孙悟空,经历越多的困难,笑起来就越困难。

有些事不要以为经历得越多,自己就会越开心,相反,你经历得越多内心就越麻木。

和易玥走在校道上,我又看着灰色的天空,叹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气。

“琴海,你在叹什么气啊,你不开心吗?”

“没有啦,我只是想到一些东西,然后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看得越清,对人对事也就越轻。”

“琴海,你怎么跟个小老头似的,老气横秋。”

我用力弹了一下易玥的额头,“老气横秋又怎么了,你以为我这样,你就不喜欢我了吗?别乱动,你额头前面的小毛毛又乱了。”

回到教室之后,我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开始了往常的写作。

“我们不会四季如春,我们会像万物那样绽放和凋零。在月季花开的季节和你在最后的秋雨中叹息人间苍凉。”

什么叫冬天,就是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要多穿几件衣服才能保暖,发现昨天和今天相比真的冷了很多,想找个人和你一起度过这个寒冷的季节。

什么叫冬天,就是你一直躲在棉被里,突然想要有一个人跟你在被子里聊天,聊过一个冬季,等待明年春天到来的感觉。

什么叫冬天,大概就是冷得你一个人受不了,想找另一个人来依偎取暖,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看到明年百花齐放之时。

坐在教室角落的我,用僵硬的手握着笔写下一篇有关秋雨的散文诗。

“最后的秋雨过后,说来就来了,来得那么突然,像突然就失恋的人那样。

说爱你一万年,却不敌这四季更换,秋走了,你也走了。

从天空掉落的雨,不再是秋雨,而是冬雨。

任由冬雨流落脸上,即便流泪别人也看不出是雨还是泪。

逃不掉,走不掉,躲不掉。

你走后,冬雨就来了,比你还要寒冷。

我丧失所有勇气逃避这场雨,因为她和你一样都有一个雨字。”

后来,林茹雨看到这散文诗,连连叫好。

“师父,我的名字也有一个雨字,你会不会喜欢上我啊。你不喜欢我,你也逃不掉,走不掉,躲不掉,因为我和秋雨一样都有一个雨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