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背叛 我爱上女婿快速问医生

热点 2020-07-01 18:02:31

躺在床上,明尘细细思索了一遍龙丹被盗所有的可能,其中黑影极有可能趁他们搬尸体出山洞埋葬的时候,现身窃取了龙丹,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凌舒玉趁他们不注意,偷偷取走了龙丹。

如果是第一种,又有了新的疑点,黑影是谁?是敌是友?如果是第二种,那凌舒玉绝对隐藏极深,有可能还扮猪吃老虎压制修为了,不然不可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取走龙丹,之前没在他腹部发现龙丹,或许是他根本还没有吞下去。

明尘宁愿是第一种,也不愿意是第二种,这代表他以后将时时刻刻暴露在危险之下,不知凌舒玉是否重生,也不知他打算什么时候搞死自己。

会活得无比痛苦。

或许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证据确凿地判断出他是否真的重生了。那就是不久之后的幻灵境寻宝,如果凌舒玉已经重生了,那么他绝对不会放弃他的第一个机缘,这个机缘是他修为快速突破的契机,如果这都能放弃,说明他重生的几率不大,之前的事也许是一场误会。

越想脑袋越沉,明尘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至于一丝黑色的雾气慢慢钻进他的嘴里,更是毫无察觉。

.

教习堂的竹林边,贺青正坐在一块巨石上拭剑,他背后是蓊郁苍绿的竹海,脚下是悬空的山崖,倒也不见他有丝毫惧色,只端坐着细细擦拭霜悬剑。

忽然背后传来剑气破空之声,贺青回头,瞬间用剑鞘挡住了来人的进攻,只见刀光剑影间,一名白衣青年快速欺身上前,同贺青打得难舍难分。

数百招下来,两人都已气喘不匀,衣衫也打得凌乱不整。

白衣青年率先败下阵来,他收回长剑,朝贺青走去,笑道:“大师兄这一年精进不少啊,明尘打不过了。 ”

“你以前也打不过我。”贺青站在巨石上,将霜悬插|入剑鞘,淡淡道。

明尘一噎,顿了几秒,“大师兄天资聪颖,连师尊都说日后必定是飞升之才,明尘打不过再正常不过了。”

“……我可以教你。”贺青淡漠的双眼看着他,眼神里是一如既往的认真。

“教我?教我怎么打败大师兄么?”明尘打趣道。

贺青摇了摇头,“我说过,你打不过我。但我可以教你,像以前一样。”他转过头去眺望悬崖下的风景,语气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寻常。

“……”

明尘看着他坚毅的侧脸点头,道:“我也很怀念以前跟着大师兄一起修炼的日子,还有清林,我跟着你,他跟着我,你就像带了两只跟屁虫一样,连师尊都笑话我们。”

他顿了顿,顺着贺青孤山看云的视线,眺望虚空,“若是大师兄不嫌我烦,那明尘就要时时叨扰师兄了。”

贺青点头,“你天赋也极高,假以时日也必能有所成。”

明尘不赞同地摇头,“我不同于师兄的天资,全凭苦修才到现在,如果要有所成,那要等到很多年很多年之后了。”

“别妄自菲薄,师尊不会收无用之才。你明天还是来这儿,我助你早日结丹。”

“多谢大师兄。”明尘欣喜道,早日结丹,就早日有能力和凌舒玉抗衡,也不怕一下就被他弄死。

竹林内突然传出一阵打斗声,剧烈的剑气四处分散,周围一片高大竹子被斩断,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烟尘弥漫,呛得人不得不捂住口鼻。

明尘快速飞身过去,他实在想不到除了清林和窦西,谁还能在岳禄峰的教习堂惹出这么大动静。

飞进了竹林深处,明尘才看清中间执剑对立的两个人是凌舒玉和清林,窦西瘫坐在不远处的地上,两腿中间的地面,有一道深深的裂缝,应当是剑气划破的,婉宁在旁边焦急地看着他们。

“二师兄,你快叫他们别打了呀!都受伤了!”明尘一停下来,婉宁就立即跑了过来哭诉道。

他定睛一看,那两人果真都挂了彩,清林一身绿衣袖子被划得稀烂,束发的玉环碎成两半掉在地上,头发乱遭遭披在身后,凌舒玉受伤更为严重,拿着一柄断剑,身上都是零零散散的伤痕,正在往外渗着血。

两人斗意正盛,丝毫不听旁人的劝阻。见他们又要打起来,明尘忙召唤出鹊铃,堪堪组成一张透明结界,将二人隔开。

“你们怎么回事?”明尘皱眉,沉声问道。

在宗门除了切磋之外,私下武斗会被惩罚,情节严重者还会逐出师门。

清林见明尘来了,不仅没停下,反而绕过鹊铃结界的范围,一剑向凌舒玉刺过去。

只不过清林还未刺中凌舒玉,一股威压从天而降,逼得所有人都退后两步,提起所有真气才勉强不被压得跪在地上。

这就是快到化神期修士的恐怖之处,明尘举起袖子挡住被威压激得乱窜的沙石。

岳禄仙尊从天而降,声音里含着一丝不悦,“老远就感受到你们杀意了,岳禄峰的规矩,你们都忘了么!”

又是一阵威压从岳禄身上释放出来,此时所有人再也抵挡不住地跪了下去。

凌舒玉身受重伤,在加上化神期修士的威压,更是一下便倒在了地上。岳禄见状也没再为难他们,只带着怒意道:“你们为何私下武斗?谁先动手?”

清林‘嘡啷’一声丢下剑,跪在地上倔声道:“师尊,是我先动的手。上次凌舒玉说二师兄给他的药是毒药,那丹药我也吃了,并未有任何中毒反应,他就是个骗子!望师尊明鉴!”

明尘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清林果然还是没放下这件事。

凌舒玉虚弱地咳了两声,挣扎着站起来,“师尊,舒玉不愿相信明尘师兄投毒害我,也从未说过这样的话。我知道三师兄向来和明尘师兄关系好,可也不能因此污蔑于我啊!”

岳禄见凌舒玉痛心疾首,摇摇欲坠,便送出一道劲风将他托正,“不错,舒玉确实没有责怪谁的意思,那毒也不是什么毙命的东西,他主动说的以后不再追究了,并未说是明尘下毒。我也清楚尘儿绝非歹毒之人,所以罚他去断崖是因他照看不周,而非下毒害人。这下你懂了吗,清林?”

清林沉默不语,缓缓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他害得师兄去了断崖。”

“你……”岳禄叹气,眼神里透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知道你是心疼你师兄,但今天的责罚是免不了的,你自己去刑房领五十鞭,下次再师门斗殴,我就上报给掌门,你们一个逃不了。”

明尘一听,心立刻揪了起来,刑房的五十鞭不同于一般的鞭笞,那里的鞭子都是特制的,专门用来对付修士,任你真气抵挡,也会被打得皮开肉绽。

“师尊!”明尘叫住欲转身离开的岳禄,“一切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清林也只是为我打抱不平,弟子请求代替清林受罚。”

岳禄道:“不可,这次是他先动手,你没有理由替他。还有,舒玉刑房受罚二十鞭,明尘去监督他们两个。”

凌舒玉默默点头,“是。”

明明那天看起来像是听进去话了,为什么偏偏还要去找凌舒玉麻烦呢?明尘揉揉眉心,心里烦躁不堪,特别想撬开清林的脑袋瓜,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

带着两个才打过架的少年前去刑房,明尘生怕他们又打起来,悄悄让鹊铃在乾坤袋里待命,一有不对劲就立刻阻止。

刑房有专门的行刑人,平时拷问一些魔修间谍,手段十分残忍,今天见到几个同门子弟过来受罚,颇为惊奇。

一个满身肌肉,古铜色手臂上还在冒汗的大汉嘴里啧啧道:“我这赤龙鞭好久没抽同门了,说吧,你们犯什么事儿了?要领多少鞭?”

然而清林和凌舒玉此时一个怒视对方,一个低眉顺眼,谁都没有搭理他。

明尘上前拉着行刑大汉的袖子走到角落里,笑眯眯道:“这位大哥,我这两位师弟顽皮了些,本来相互切磋,结果打得有点狠了,才被师尊罚过来的。”

“那边穿绿色衣服的受五十鞭,穿黑色衣服的受二十鞭。”明尘指着两人说,末了从怀里取出一颗晶莹剔透,约半掌大的灵石,“他们还小,犯的也不是什么重大的过错,希望这位师兄能使小点力气。”

那行刑的大汉乍然见了这么一块上品灵石,眼睛亮了一下,他粗糙的手指摩挲两下下巴,道:“看在是同门师兄弟的面子上,我自然会通融通融,但是嘛,你那可是两个人……”

明尘犹豫了一下,又取出一块上品灵石递给他。

这上品灵石算是难求之物,一块可以抵百块中品灵石,而一块中品灵石又可以抵十块下品灵石,明尘手里总共也就几块,现在一下送出去两个,心都在颤抖。

好在行刑人收了灵石后,果然打得不算太重,但一鞭下去,凌舒玉背上还是被抽出了红痕,他硬咬着牙关挨完二十下,最后整个背上都是细长的血痕。清林被鞭得更是惨烈,整整五十鞭下去,背上被打得红肿不堪,鞭痕杂乱地横亘在背上,看得人触目惊心。

一瞬间明尘想冲上去揍那行刑的大汉,说好的通融,结果还把人打成这样。

清林吃力地站起来,满头大汗,脸颊苍白,站起来还未说话,下一秒就晕倒了。所幸明尘站在他身旁,及时接住他,将他送回了房间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