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看了会湿的污段子 办公室的秘密 下

热点 2020-07-01 15:03:48

边澜宁死不屈地反抗许久,最终还是拗不过吴逸的死缠烂打。

他僵直了身子,紧张地看着吴逸。

吴逸此刻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那个羞于见人的小动物,好奇中带着疑惑:“狗子……你这个好像……和别人的不大一样?”

边澜原本羞涩地捂着脸,闻言瞪大了眼睛:“你都见过谁的?”

求生欲使吴逸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们十八线小城电线杆上总贴有那种小广告,我从前好奇就上网查了下……”

“不听不听。”边澜哼了一声,翻身背对着她表达不满。

“狗子……我觉得吧,”吴逸从身后环住他的脖颈,“你可能需要做个小手术……”

“不去不去。”

“为什么啊?”

“……害怕。”

“怕什么有我陪你呢,这就跟割双眼皮一样……啊好像也不大一样,双眼皮是为了好看,这个是为了干净卫生顺便好看。”

边澜扭过脸来有些心动,随即又失望地看着她:“你又不给我机会用,再好看有什么用啊。”

吴逸觉得他在脸上来回转换的小表情很有趣:“现在不用,以后也不用么?”

边澜蹭地坐起身看着她,两眼放光。

小手术做得很顺利,需要卧床休息几天,他们干脆跟学校找借口请了假。

吴逸一路扶着边澜打车回酒店,他下车时满脸痛苦的表情,好像是条刚刚割开双腿上岸走路的美人鱼。

看边澜像个摇摇摆摆的大企鹅一样叉着腿走路,吴逸觉得滑稽,又感到心疼:这么大人了,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啊,可能是因为从小没有爸爸关心,妈妈又不好意思看他吧。

倒是每个月固定时间都不忘给她沏好红糖水玫瑰茶装保温杯里,和她常用的那几款姨妈巾一起送到宿舍,拦着不让吃生冷辛辣,出去住主动帮她洗小衣服,搓暖了手心给她捂小肚子,生理期记得比她都清楚……

若不是仔细地研究过他,真怀疑他这么贴心是因为以前交过女朋友。

不过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得到关心,更容易被感动。吴逸每次痛经痛得想撞墙的时候,看着边澜就会觉得心里踏实又温暖。

她忽然很想让边澜也体验下这种,被心爱的人关心照顾无微不至的感觉。

边澜接下来的日子要躺在床上休息,吃饭都在酒店。

吴逸平时荤素香辣不忌吃得挺嗨,现在就只能谨遵医嘱和边澜一起吃些清淡不刺激的食物,吴逸怕他吃腻了,每天换着不同花样点些很营养但是味道特别寡淡的汤汤水水。

若是她哪天想吃点重口的,就寻个理由出去吃独食解解馋,但绝对不带回去吃,她觉得让边澜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吃香喝辣简直太残忍了。

帮他换药时偶尔还会有很尴尬的事情发生,边澜羞耻极了拿枕头紧紧捂着脸,吴逸脸皮再厚,也觉得有那么一点尴尬。

边澜从枕头下探出半边脸,都不好意思正眼看她:“……你会不会嫌弃我?”

吴逸毫不在乎地擦擦手,亲亲他红到耳根的脸:“放心啦狗子,从来不嫌弃你。”

过了一个多月,边澜又恢复成了那个活蹦乱跳的大狗子。

事实上,一个月前他还天天抱着吴逸崩溃地哭嚎:“宝宝,你说我会不会就这么废了啊?你会不会从此不要我了啊?呜……”

后来有认识的同学问边澜请假发生什么事了,边澜强装淡定地回答:“我感冒了……”

同学走后,吴逸摸着边澜的狗头笑而不语。

自从这件事之后,边澜和吴逸的关系更加亲密,日常相处也更加放飞自我起来。

春季里去爬山踏青,边澜会在没人的时候突然摘一朵花别在自己耳朵上,一脸等待夸奖的表情:“好看不?”

或者出去逛街时买个亮晶晶的漂亮发卡,说是送给吴逸的,结果回到房间里他自己给自己别头发上,瞪大期待的双眼:“好看不?”

吴逸一开始觉得男孩子这样,像个女孩子似得无耻卖萌到底有点辣眼睛,但后来就习惯了:“好看好看,我的狗子最最最最好看。”

边澜就会觉得超级满足,开心地抱起吴逸转个圈圈:“那你以后每天都夸我好不好?”

“.…..好。”

但边澜平时在别人面前,又是另一幅面孔:一个满脸的认真踏实,友好和善,老实正经,读书用功的学霸型工科男。

吴逸看着他人前人后反差巨大,默默吐槽:比我还会装。不过么……我好像还挺喜欢?毕竟狗子就是长得很可爱啊。

新学期的日子一如往常。

晚上闲来无事,手牵手在学校里散步,走累了就去高高的山顶上找个长椅坐下看星星。

只是两人从前一起坐长椅的模式变了。

边澜先坐下,抱住吴逸坐在自己腿上。

等到觉得长椅暖热了,再让吴逸坐下。

然后他自己就开心地坐在吴逸腿上,八爪鱼似得双手双脚环住吴逸,躬起身子软绵绵地瘫在吴逸怀里,像个粘人的小奶狗。

吴逸摸着边澜脑袋上微微蜷曲的头发,边澜像个被主人撸毛的小狗狗,眯起眼睛一脸享受。

良久,边澜抬头望着天上星星,捧起吴逸的脸一起望天:“感觉梦变成真的了。”

吴逸没听清楚:“什么啊狗子?”

边澜笑嘻嘻地回道:“小时候的一个梦,特别羞耻没和人讲过。”

成功勾起了吴逸好奇心:“你还有更羞耻的事我不知道吗?”

边澜:“美少女战士看过吗?”

吴逸点点头:“看过啊。难道你幻想自己是美少女?呕……狗子你清醒一点。”

边澜捂着脸:“没有没有,就是有一天看完之后,我梦见所有的美少女战士……为了争夺一个绝世美男打了起来。最后最美最强最厉害的那个美少女打败了所有人,抢到了绝世美男……”

吴逸听完一脸茫然,好久才反应过来:“你意思是,那个所谓的绝世美男……”

边澜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指指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吴逸觉得自己笑得肠子都要抖出来了。

怎么男孩子小时候还会做这种梦?一直觉得男孩子小时候都跟两个表哥似得,只知道像一群傻狍子似得,拿着俩塑料枪满大院喊打喊杀呢?

边澜被吴逸笑得脸发烫,干脆钻吴逸怀里不抬头了,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就知道你会笑我……”

吴逸搓着边澜脑袋止不住笑:“狗子,我一直以为只有女孩子会做这种梦……自己无敌美,一群又美又强的男人争抢自己。这妥妥的是玛丽苏啊?”

边澜好奇地问:“你也做过这种梦吗?”

吴逸笑着摇摇头:“从来没有啦,小时候大院里的女孩子们过家家,她们都喜欢披着那种雪白的沙发巾扮演白素贞,戴上水钻的小皇冠扮演森林里迷路的公主……

一起玩的女孩子很多嘛,总是为了谁演白娘子谁演公主吵起来,我就从来不吵,特别喜欢演她们都不演的反派角色,演捉妖的法海,抓公主的大魔王……

不过比起演个和尚,我特别喜欢演大魔王,幻想自己就是个大魔王。”

边澜噗嗤笑了,从她怀里钻出来看着她:“我发现宝宝总是很特别……不过我觉得宝宝很善良啊,为什么喜欢演反派啊?”

吴逸得意地笑了笑:“因为反派都特,别,强!把一群漂亮的小弱鸡抓起来,看着她们‘嘤嘤嘤’装哭,本反派的内心就会超膨胀。”

“哈哈哈哈哈……”这次换边澜笑得直不起腰,“宝宝,你小时候真是特别可爱啊。可你到底是个女孩子啊,就从来没有想过做个漂漂亮亮有王子保护的小公主吗?”

“啊?我怎么可能会做个公主呢?公主实在太弱鸡啦,整天什么也不会被魔王抓了就会等着被王子救?

王子也特别弱鸡,救公主的路上动不动就被大魔王杀死啦!

还是做大魔王最开心,想抓谁就抓谁,谁最漂亮就抓谁,要是呆在我的‘魔堡’里不老实听话,我就‘杀’了她再抓一个听话的回来!”

吴逸说得眉飞色舞,回想起了当年抓遍大院每个女孩子,打败每个弱鸡“王子”的时光,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最美最强的大魔王,”边澜笑着吻上她的唇,眸子里闪着亮晶晶的星星,“我想做你的小公主……被你抓走不需要人救,乖乖听你的话,永远跟着你的那种。”

吴逸看着边澜认真的样子,心中一阵悸动:“好的,公主殿下。”

边澜听到这个新的称呼,乐得趴在她肩头直笑:“谢谢大王收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