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干完小莹姐再干妈妈

热点 2020-07-01 15:01:14

“我并不觉得……我们之间,是敌对的关系。”我缓缓说道。

“还是说……你有非杀我不可的理由?”我扬眉,问道。

下一刻,少年的素淡的瞳仁里,凝聚了一簇异芒,骤现骤逝。

眼若寒星,平添了几分妖冶。

见状,我当然不可能放弃机会。

唇角弯了一个小弧度,微微一笑,随后低眉,作深锁状似在烦恼,又像是深思。

“让我想想……”

“莫非我以前做了什么,得罪了你,然后结了愁?”侧过身,用手指点了点额际,我小声低喃着,开始一个个的,搬出自己揣测过后得出的理由来。

“这个,有可能。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该是第一次见面不错吧。”我用听似不确定的口吻自问自答。

稍稍停顿片刻,见他依旧立在原地不曾移动半步,我再度薄唇一启,道:

“不,也不对。我和你素不相识,连照面也未曾打过。要说彼此熟络,根本就说不过去。既然如此…又何来结仇一说?”

“嗯,那就不可能了……我再想想。”我话头一断,轻轻摇了摇头,又是一脸苦恼。

……

啪!

两手相击,掌心交汇处传出脆亮的一声清响。

“难道说,我也是你这次行动的目标之一,有人……让你取我性命?”面上挂着盈盈笑意,我的眼光却是不经意般,在对方俊朗而又略显秀气的脸上睨了一眼——既然无法“察言”,就只好“观色”咯。

这动作,看起来还真有点偷偷摸摸。

少年背脊挺得笔直,清朗有余的俊脸上仍然保持着原来的神色。还有那身时隐时现若聚若散的冰冷气息,也不见一丝改变。

还好。

看他反应如常,我轻轻把憋在鼻端的气送了出去,肩膀一松。

看来,他与毒害“夏无忆”的人并无关系。

好吧,我承认,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是有目的,而且带着试探意味的。

对于“夏无忆”被毒害一事,我至今还有着不少疑惑,甚至,有些介怀。

照着道理,像“夏无忆”这般清新淡雅,高华俊秀的人物,若非行事低调,要想结交他的人应该多不胜数才对。

他生性不喜张扬,即使有着一副让人艳羡不已的精致容貌,也并不广为人知。

他容貌过人,却是待人和善,从不摆架子。

也正因如此,与他接触过的人,都无一不为他的气质所折服。

然而,这样玲珑剔透的人物,却惨遭毒手,终至陨命。

究竟是谁,因为什么原因,对“夏无忆”怀有如此强的敌意,用这般残酷的手法痛下毒手?

这个问题,嵌在我的脑子里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但我还是理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另外,我烦心的,还有一事。

现在的我,虽然不是真正事实上的“夏无忆”,但却取代了他的身份,以这副全新的相貌成为了众人熟知且认定的“夏无忆”。

我完好无缺地出现在人前,在别人眼中看来,就代表着“夏无忆”完好无事。

如果想要谋害“夏无忆”的那人知道他尚在人世,还会善罢甘休吗?

既然理不出答案,又无法得知对方采取的行动,再且,最近的日子也安稳,我也就暂时把这问题给放开了。

心里面还盘算着该找个什么时间想个什么办法离开这里,好方便我着手完成那件任务。

哪知道才过了不久,府里就出了这么一件轰动的事情。

还让我瞬间联想到那件事上去了。

捏捏皱得酸痛的眉心,我再说:“照这样看来……”

“我俩并没有利害关系,对吧。”兀自说着,我落音极轻,犹如清风掠过水面;语气淡然,仿似寒梅幽香飘渺。

“既非旧识并无宿怨,也不涉及利害关系……”

“我的存在之于你来说,根本就构成不了任何隐忧或是威胁。”乌黑黝亮的瞳仁中光华溢转,我盯着他,目不转睛。

“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敌对的理由。而你,也没有取我性命的理由,不是吗?”倾身向前,我顺势把脸也凑了过去,与他成了面对面的姿势,调皮一笑。

……

……

良久,我不落痕迹地退回原来的位置去,再次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还真是没反应的啊~~~

摸摸自己的脸,我暗忖。

要不是确定那张寒霜脸上一双眸子是落在自己身上无误,我几乎就要认为自己被他视若无形了。

哪怕只是点个头,或是说一两句冷言冷语也好,至少还算给了个回应。

不像现在,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口舌干燥之余,感觉就像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自演自说。

既然别人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我再多说什么,结果还不是都是一样?何必再自讨无趣,惹人厌烦呢?

倒不如省下点口舌,嘴巴合上,润润干涩的喉咙。

要说放弃?当然不可能。

面前这人,我是结识定了。

只不过……

说理无用的话,就只好采取另一种方法了……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接下来,要杀要剐,适随尊便。” 十指交叉紧扣置于身后,挺了挺身子,颈项往后一仰,我一脸引颈就戮的表情。

“还有,我不会反抗的,你大可以放心。”末了,我不忘补充一句。这言外之意,我想,他应该听得懂吧。

随后,我闭上了眼,任由黑暗遮蔽了光明。

无法目视的情况下,人的听觉就会变得异常灵敏。

即使是细微到让人无法察觉呼吸声,也在此时此刻变得清晰无比。

……

等了许久,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落到身上。

就连萦绕在身体周围的冰寒气息也消失了。

这一刻,我便知道,自己赌赢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