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柔雪与老乞丐回老家_按摩师用手指送我到高峰

热点 2020-07-01 15:01:14

他坚定道:“可芮,我不是小孩子,我当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爱的是谁。”

乔可芮想如果是之前自己很无助的时候听到慕景承这样深情的话一定很感动,只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她发现自己对慕景承的感情一点一点的变淡。

现在真的就是把慕景承当作了哥哥一样。

抬头又看到慕景承的目光一直凝视着自己,乔可芮放下了手中的水果刀和苹果认真开口:“景承哥,我是喜欢过你,不过现在说这些话已经太晚了。”

慕景承苦笑了一声:“是因为宫聿泓吗?”

宫聿泓出现之后他感觉乔可芮在躲着自己,是自己的感情太明显了。

慕景承一直觉得乔可芮现在拒绝他是因为宫聿泓的原因,其实他不知道的还是因为他之前模糊不清的态度。

乔可芮摇摇头:“不是。”

话止于此,乔可芮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没有结果的事情她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也没有必要和慕景承再讨论这个问题。

慕景承开口又问:“可芮,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听着慕景承有些卑微的请求乔可芮的心里也很难受,她不想伤害慕景承,但是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

于是乔可芮只能开口说:“景承哥,我已经和宫聿泓结婚了。”

“不要再说了!”

慕景承听到这个令他痛苦的回答闭上了眼睛,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一遍遍的提醒他这个残忍的事实。

其实乔可芮很想说她心里一直都有慕景承的地位,也是真心将慕景承当作亲人。

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现在说这样的话只会对慕景承的伤害更大,而且她这个周日就要去和宫聿泓领结婚证了,两个人真的就要捆绑在一起了。

乔可芮担心自己的一时心软会给慕景承希望,所以直接残忍拒绝了。

慕景承又在医院里住了两天之后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只不过回家之后还是要注意休息和饮食问题。

他出院那天苏晚恬踩着高跟鞋捧着一束花神采奕奕站在医院门口,等看到慕景承的时候把那一束花塞给了他。

慕景承四周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那个让他牵挂的身影。

慕景承现在有些后悔了,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就不应该跟乔可芮表白自己的心迹,现在乔可芮更加躲着自己了。

苏晚恬看到慕景承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谁,心里嘀咕,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我家可芮为你掏心掏肺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苏晚恬送完花就大摇大摆离开了,回到车里之后乔可芮问她:“景承哥已经出院了吧。”

苏晚恬点了点头:“慕景承的精神也挺好的,你也不用为他担心。”

乔可芮岔开了话题:“走吧,送我去民政局。”

“你真的要和宫聿泓领证啊?可芮,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后悔了可就回不了头了。”

乔可芮笑笑:“我本来也回不了头了,再说,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是宫聿泓的妻子。”

苏晚恬听了乔可芮的话无奈叹了一口气,可芮在离开乔家之后过得太苦了。

乔可芮到了民政局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刘辞,然后顺着刘辞的视线就看到了坐在车里的宫聿泓。

他的影子隐隐绰绰却散发出冷漠的气息。

看到了乔可芮宫聿泓便从车上下来了。

两个人虽然已经表明了心迹但是仍然还是像上次来一样,宫聿泓走在前面,乔可芮跟在他的身后。

流程已经很清楚了,所以两个人很快就拿到了结婚证。

手里摩挲着那本红色的结婚证,乔可芮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从现在起她是真的把自己的路都堵死了。

走到门口宫聿泓停下说:“我让刘辞送你回去?”

乔可芮摇摇头:“不用了,晚恬说等会儿来接我。”

乔蔓菱摘下墨镜看着前面的人影,恨的牙痒痒,怎么在这里又碰到了小贱人?

正准备上前说两句突然看到了她身边的人影,那是宫聿泓?

再一看两个人来的地方,民政局。

奇怪,他们两个来这里做什么。

看他们两个人的脸色那么不好看,难道乔可芮和宫聿泓离婚了?

乔蔓菱兀自猜测着,接着戴上墨镜屏息认真听,然后才明白两个人是来领结婚证的。

乔蔓菱有些震惊,原来之前两个人是假结婚?!

她笑了一下,觉得自己需要去一趟时家。

乔可芮看到苏晚恬来了就直接上车了,苏晚恬看到乔可芮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就关心道:“可芮,你现在走上这条路是彻底的回不了头了,唉,早知道就应该在你进去之前拉住你,然后狠狠地将合同甩在宫聿泓的脸上!”

乔可芮看到苏晚恬愤怒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一下:“那可是宫聿泓,你真的敢这样做吗?”

她可没有忘记苏晚恬曾经看到宫聿泓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苏晚恬开口:“宫聿泓又怎么样?谁也不能欺负你。”

乔可芮听到苏晚恬的话心里流淌着感动然后说:“好啦,我不后悔的,真的。”

乔可芮说完这句话就把视线投在了手中的那张红本本上,苏晚恬很是感慨:“没有想到,我们两个人居然是你更早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乔可芮没有翻开那张结婚证,直接放到了包里,没有接苏晚恬的话而是把头转到了车窗外。

苏晚恬就知道乔可芮心情有点低落,刚刚说的话不是她真正的情绪。

“晚恬,晚上有事吗?”

蓦地,乔可芮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话。

“没有啊,怎么了宝贝?”

“陪我去酒吧。”

乔可芮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是惊的苏晚恬差点没有握紧方向盘。

“你还是乔可芮吗?”

在她的认知里乔可芮可一直都是个乖乖宝贝,怎么会主动说出想去酒吧的话。

乔可芮耸了耸肩:“当然。”

“没问题,今天姐姐带你去快活!”

苏晚恬比了个ok的手势,姐妹想要寻找刺激这件事情就包在了她的身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