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女乡长地的男人们 亲亲抱抱睡

热点 2020-07-01 15:01:14

时间,宣德十九年六月十四日辰时一刻。

地点,帝王务理政事的正阳殿。

此刻姬未好是真的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站在这好,尤显的累赘多余了。

这情况,要是有人说其实皇帝是苏青筝的爹姬未好都信了。

英气俊朗的帝王拍着苏青筝的肩,上上下下打量的仔细,正面看完翻了一面又看背后,看完了再转回来,说的中气十足,称呼亲昵:“快让朕瞧瞧,朕的好子云瘦了没。”

苏青筝长叹:“陛下,我挺好的,什么事都没有。”

“前几天还传信说你患了疫病,那可给朕急的啊。”帝王皱着眉,似是对他避重就轻的说法不太满意:“那些人硬要拦着,朕派胡御医去了,可有解决?嗯……朕得再遣人送些补品去你府上。”

苏青筝坚定拒绝:“不必了陛下,我身子早便好全了。”

“那也可以多补补,朕回头就差人。”帝王摆手间做了决定:“子云你午膳就留在宫里陪朕用。”

“是,陛下。还有一事……”苏青筝转头,把呆立一旁的姬未好拉至身前,“下月半的祭天,我想让她担个清闲差事。”

“即是子云荐的,当然可以。”苏青筝只含糊讲了目的,帝王却二话不说地先允了,“方才还没问,这位水灵的姑娘是……?”

苏青筝眨了眨眼,轻吸一口气,似是思考:“她是……”没有下文。

姬未好看看明显找不到合适说辞的苏青筝,又看看兴致盎然的帝王,答到:“苏少爷是我的……雇主。”

苏青筝一顿,低声应了算是附和,末了还是说:“……算是朋友。”

“噢,朋友。”帝王了然的笑:“那便是红颜知己了。”

意思一般,换了个文雅点的说法。

“这样,祭祀的人手已经充足,她就来担个文职吧,统计些用的品物。不过这事朕已经全权交与太子统责了,你同他知会一声便是。这会他也该下早课了。”

话音刚落,便有人通传“太子请求觐见”。

“瞧瞧,大抵知道你进宫,这便来了。让太子进来。”

来人身着蟒袍玉冠束发,眸中仿佛落了星子般烁烁,鼻梁高挺,肤如昆仑银粟,却衬唇色略显苍白。

姬未好把注意力放在这位素未谋面的太子身上。

与预想的倨傲或霸气不同,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温柔开朗平易近人的邻家少年,笑起来时面上是春风和睦阳光灿烂。

但最引姬未好注目的并非他别于想象的气质,而是另一点。

姬未好盯着他容面,确认那并非自己的错觉。

这太子……

太子边行礼边道:“父皇圣安。”声似窖藏百年的佳酿,不觉之间醉骨香。

“你来的巧,与子云也有些时日没见面了。”帝王背身踱回案前,浏理起方才和苏青筝会面是放置一边的奏折,也不看他,只低着头口中道:“子云和这位姑娘有些事,太子你先与他们去你东宫谈聊会,午膳时候朕会过去。”

这不再能用其乐融融形容的气氛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姬未好识趣的没开口,用眼神向苏青筝询问。

——我跟着你么?

苏青筝以眼神答。

——这点需要问?

姬未好懂了。

这位太子似乎是没什么该有的架子,炙阳的天气,连执盖的随人都没有,只他们三人行于宫内青石路上。

“说来,子云,自你去国子监后就再没来过东宫早课了。”太子看着苏青筝,“今晨李大学士还和我念叨你,说是想再看看你的文章。”

“那老家伙还教你呢?牙都快掉光了,我怕他哪天直接倒在东宫。”苏青筝:“趁早让他告老还乡吧。”

“哈哈,你还在东宫的时候就是这样,老把他气的吹胡子瞪眼。可李大学士总是扬誉你的,平日夸你夸的可厉害了。”太子说着,目光几次向她这边扫,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子云,冒昧一问,这位姑娘是……?”

这会苏青筝驾轻就熟:“……朋友。”

“朋友啊。”太子笑着:“姑娘怎么称呼?”

“我……额,民女姬未好。”被提及的姬未好顿一下,改了口。其实刚刚想问的,但也该明白子云应是苏青筝的字。

云……倒是个好字。

“姬姑娘不必拘礼,子云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你同子云一样唤我令为期便是了。”他笑的情真意切。

姬未好一惊:“您贵为太子……这样不太好吧?”直呼太子大名?真要这么僭越?就算再不计尊卑也不至于这么不讲究?

苏青筝则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他这么说,你这么叫就是了。他也不在意这些,外人在时注意点就好。”

“子云说的是呢,哎嘿嘿。”令为期弯了眼睛,发出了某种能被称作可爱的笑声:“你可千万别把我当什么太子,反而让我不自在。”

“……好吧,太子殿下。”你们城里人会玩的可真多。

“是令为期,姬姑娘。”他拆解:“‘令之以文’的令,‘五日为期,六日不詹’的为期。令为期。”

看这令为期分外认真的表情,姬未好最后还是屈服了:“令为期。”

苏青筝本是垂眸看着她的,听见她喊了名字,一挑眉,又转头对令为期冷笑一声:“呵,她到现在还叫我苏少爷呢。”

“苏少爷?略显生分啊。”令为期眨眨眼,越过苏青筝,向她提议道:“要是你不想唤他名姓,要不同我一般叫子云?不然光叫我倒显亲疏有别了。”

其实我也不想叫你名字的啊太子殿下!姬未好疯狂腹诽着,忍耐没喊出声,嘴上只说:“苏……子云?”

令为期语气自然:“是呀,他这字还是父皇给他取的呢,其他人都没这待遇。”

就是说太子都没有,皇帝独独给苏青筝一人赐了字?这个疑问她没问出口。

“算了,不谈这个,你想如何唤便如何吧。”苏青筝看她为难的表情,移开了话题,转问令为期:“之前陛下说,下月的祭天由你全权负责?”

令为期点头:“是啊,已经准备许久了。有什么问题么?”

“哦,我是想给她找个清闲差事,你能安排一下?”苏青筝指指她,修长玉指传带凉意碰着她脸颊,似乎是觉得手感不错,话毕还装作无意的戳弄了几下。

“唔……那些事其实每样都算不得清闲,哪怕跳祭舞的女子也是日日演排,这天气又热的紧,怕是劳累。”令为期皱眉,思考片刻,仿佛想到什么,展颜道:“这样吧,姬姑娘若是无事,白日就来东宫帮我誊写些东西,有兴致时便写,累了随时可以休息。月钱就按七品官员的俸禄算,如何?”

这差事跳来跳去和原来说的越离越远了诶?专业都完全不对口了啊!还有这关系托的也太放纵了吧!

苏青筝无视她惊愕的目光,不负纨绔之名赞许道:“也行,就这么着吧。她要是告个假也不用麻烦吧?”

“来去随意,依姬姑娘心情。”令为期简直是明目张胆地为虎作伥:“到东宫我就给姬姑娘批个文书,届时便能自行出入了。”

苏青筝勾唇莞尔:“好,多谢你了,为期。”

令为期抱以一笑:“和我客气些什么。定然给你把姬姑娘照顾的好好的。”

你们这就说定了?以后她得去太子殿里干活了?

二人一拍即合谈笑宴宴,徒留话题中心被安排完毕的姬未好置身事外般茫然无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