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念过往不等时光 好.好痛别轻一点

热点 2020-07-01 12:04:58

傅星洛穿着背心大裤衩,嘴里叼着棒棒冰,蹲在一个铁疙瘩面前,问旁边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头,这什么玩意儿?”

“就知道你小子不知道。”老头丝毫不介意傅星洛的态度,笑呵呵着说,“这是爆米花机,可以做爆米花的。”

“爆米花?”傅星洛有些惊讶,“爆米花是这东西做出来的?不是吧?这玩意儿要怎么做爆米花啊?”

“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我做给你看看。”说着,老头把爆米花机打开,从布口袋里抓了把玉米往里丢,傅星洛咬着碎冰,“我说,你这玩意儿洗过没啊?看起来不怎么卫生啊?”

“洗过了。”老头回答,“再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你这小娃娃瞎操什么心?人都说穷讲究穷讲究,只有穷人才装模作样讲究呢。”

“得得得,我就是个土鳖三,我就是想讲究一下。”傅星洛吃完棒棒冰,把软管往老头装垃圾的袋子里扔,“看我暴丢射门!球进了!欧耶!”

“羊癫疯终于发作了?”傅星洛寻着声音找过去,就看见头戴棒球帽,手里捏着小风扇的左峰站在那看他。

“你才羊癫疯犯了!”傅星洛立马怼回去,“你跑来干嘛?老子告诉你爆米花都是我一个人的,没你的份?”

“爆米花?”左峰走到傅星洛面前,合理揩油把傅星洛全身搜了一遍,“哪儿呢?哪儿呢?爆米花呢?被你吃了吗?卧槽,你个不仗义的狗东西,亏得我还带小风扇给你,你居然闷着吃独食!

这日子没法过了,分家吧!散了吧!妈的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左峰捂脸痛苦状,“我真是遇人不淑,为什么会遇到你这么个人啊,我千辛万苦给你送小风扇,你却背着我吃独食,我的命真是好苦,这日子是真的没法……”

“行了行了!老子真的服了你,就走了五十米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唐僧跑去西天取经走了十万八千里呢。

动不动就给自己加戏,你他妈以后要是去读电影学院,保不准就是个影帝级别的。”傅星洛嘴角抽搐,一脸嫌弃地看左峰。

就在这时,两人耳边乍起嘭的一声巨响,吓两人一大跳。

左峰/傅星洛:我靠(操)!

两人朝声音源头看过去,就看见那老头从箱子里摸出两个纸袋,装了两包爆米花给两人,笑呵呵道:“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来,这两包爆米花就送你们。”

“老头,你这纸袋纸干不干净啊?”左峰接过爆米花,看了看手里的纸袋,上面还残留着可疑的污渍。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乡下可没那么多讲究。”老头丝毫不在意,把火炉子灭了,装好爆米花机潇洒地走了。

“吃还是不吃?”左峰看了看手里的爆米花,朝傅星洛寻求意见。

“为啥不吃?”傅星洛抓一把爆米花往嘴里塞,“唔,好吃好吃!”

看傅星洛吃了没当场去世,左峰也抓了把来吃。

确实,味道挺不错。

不过,在要到吃晚饭的时候,两人突然肚子疼,接着就跑了一晚上的厕所。打从那儿之后,他们再也不从那老头手里讨食儿了。

看到那老头在路上晃荡,两人也会心照不宣绕路走。

乡下的夏天,热得像是蒸笼。

拴在院里的大黄,也呆在窝里吐舌头散热。傅星洛直接赤/裸着上身,趴在地上铺好凉席上面,左峰挨在他旁边写作业。

“我日,就没有多一床凉席吗?两人挨在一起真几把热!”天气太热,搞得傅星洛心情不好,特容易暴躁。

左峰建议:“那我们去小卖部买冰棍吧?起码能降降温。”

“那有锤子用,还不如直接泡冷水。对哦,去洗冷水澡!”傅星洛从凉席上爬起来就往外奔,却被左峰抓住手腕,“泡鬼的冷水澡,要是感冒怎么办?”

“我又不是你这白斩鸡,怎么可能感冒!”傅星洛对左峰的话不削一顾。

“靠,你才他妈的白斩鸡!有种比比谁在水里呆的久!”

“比就比,老子怕你啊!”

第二天,‘白斩鸡’两人组同时得了感冒。

在感冒好了后,傅星洛和乡下孩子鬼混时听到个好消息,今晚上有坝坝电影可以看,所以要早点去占座,不然的话就抢不到好位置。

傅星洛对坝坝电影有点兴趣,以前他听爸妈说过,坝坝电影就是一块白幕布放得黑白电影,晚上吃完饭端起板凳来占座,然后一起看。

电影讲得什么他不在意,他就是想去玩占座而已。于是,他回到家就把写暑假作业的左峰逮住,“晚上我们拿板凳去占座吧?”

“占什么座?”左峰笔杆子不停地在卷子上写,头也没抬:“你又想搞什么事?”

“去看坝坝电影啊!狗蛋他们说了,今天晚上有坝坝电影,吃完饭,我们就去占座吧!”傅星洛兴奋地说,“一定会很好玩的,要是好位置被抢了,我们还可以和他们打架!”

左峰抬起头,一脸无奈:“为什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东西,总是会变味。”

“清新口气,不留痕迹。”傅星洛从兜里拿出一条绿X口香糖,“绿X口香糖,清新口气你我更亲近。”

“老子还得写作业,没那美国时间,麻烦你快滚蛋!”左峰继续动笔写卷子。他作业那么多写不写得完还是个问题,哪有空和傅星洛到处玩。

“大不了我借你抄!反正这些题简单,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傅星洛说,“你就跟我去看坝坝电影啊!”

左峰表示,他不想和学霸说话,甚至想用封口胶堵住某人嘴欠的冲动。

最后,左峰还是妥协跟傅星洛去看坝坝电影。傅星洛端起板凳在院坝里坐着,然后对左峰道,“快来坐着,等会儿坝坝电影就开始了。”

左峰:……他可没听说过哪家坝坝电影是在自家院坝开的。

对傅星洛这种脱线,他已经司空见惯了。在找邻居的阿姨问了问,他拉着傅星洛找到正确的地方。

两人来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孩子在占位置了。不过那几个孩子起了争执,其中两个傅星洛还认识,狗蛋和二毛。

狗蛋被对方推在地上,傅星洛走过去的时候,还听到那个人再说话。

“我管你是不是先来的,反正我抢到就是我的。”

“你!”狗蛋不服气,可是他又打不过,只能狠狠瞪人。

“说得好!管你他妈是不是先来的,反正抢到手就对了!”傅星洛特赞同这句话,说完,就朝那个孩子冲过去,二话不说就是一拳,把比人鼻血都打出来了。

还是在左峰阻拦下,那孩子才带着自家小弟成功逃生。

“就知道坝坝电影占座位最好玩!还能打架!”傅星洛兴奋地停不下来,东张西望四处找寻下个目标。

左峰;“我说,你该不是为了打架才跑来看电影的吧?”

“啊?”傅星洛露出一副‘这不是明摆着的’的表情对左峰说,“要不是想打架,我跑这儿来干嘛啊?没事找罪受啊?”

左峰:……I服了YOU。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