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将自己送入她的体内—我和四川高大农村妇女

热点 2020-07-01 12:03:50

| |  -> ->  

纪茵茵似乎也是惊讶到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纪凡涛。

“爷爷,爷爷,你不要走,我是茵茵啊。”

“爷爷……带我们回家,求求你带我们回家吧,我再也不要住到那个破地方了。”

纪茵茵忽然间的开口,以及步伐是如此快速的追上前去,这让路雅是一时间惊慌失措了,甚至也是有些不敢置信的。

尤其,路雅的目光是定在不远处那辆车上,她有注意到了,的确是纪凡涛的车,只是,他为什么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顿时间,路雅的心底骇然四起。

随即,路雅是紧追在纪茵茵的身后,“茵茵,不要这样,不要追……”

路雅上前试图阻挠她,可是,纪茵茵此时此刻就是不顾一切的去追着纪凡涛的车。

“你走开,你不要拦我,我要找爷爷,我要回家,爷爷,求求你带我们回家,我再也不要住老鼠窝一样臭的地方了,我再也不要和你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

纪茵茵哭得歇斯底里的,泪流满面,却依然还是如此执拗不已的追赶着纪凡涛。

纪凯恩也意识到了纪茵茵来真的了,极力想要阻止,追在她的身后……

“纪茵茵,不要无理取闹,回来,给我回来,那不是我们的爷爷。”

纪凯恩比纪茵茵懂事,懂得纪凡涛的绝情,明白纪家的一切如今都和他们没关系的。

路雅更是加快了步伐,没想到纪茵茵闹别扭起来是如此的凶悍。

尤其,路雅也意识到这一刻在不远处的车竟停了下来……

路雅快步上前抱牢着纪茵茵,“茵茵,我们回家。”

路雅是已经不管不顾的抱住纪茵茵了,纵然如今的纪茵茵再也不是小婴儿,明显有了一定的重量。

可是,路雅却是吃力的抱起她,尤其还要面对纪茵茵的反抗挣扎,尤其还要被纪茵茵无缘无故的动手捶击……

“你走开,你这个坏蛋,我要找爷爷,我要跟爷爷回家,我更要在爷爷面前投诉你这个女人,凭什么控制着我们的人生,我们不归你管,快点给我放开。”

纪茵茵的大力道抗拒,令路雅受到了不少攻击,却是承受着这一切,也更加要让纪茵茵明白,“茵茵,别这样,我们回不去了,那儿早就不是我们家了,他也不是我们的爷爷……”

“闭嘴闭嘴……你快点给我闭上嘴巴!”

纪茵茵对路雅的伤害不小,反击,抗拒,挣扎里无不是在让路雅身心疼痛,身心受伤。

然而,路雅无论现在有多疼,她就是抱着纪茵茵一路的远离着纪凡涛的车。

她不想让纪凡涛看到现在的纪茵茵,更不想纪凡涛有机会对纪茵茵和纪凯恩下手,尤其,路雅会很轻易的想到关于骆英楠的话,纪凡涛原来是真的要对茵茵和凯恩下手的。

路雅强行将纪茵茵给带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茵茵,现在你想哭就哭吧,但是,记住,你已经不是纪家的人,我这样说你或许会很伤心绝望,可这是事实,我们回不去纪家了,但相信我,我会努力给你和凯恩创造好一点的条件。”

路雅的努力虽然都看在众人的眼里,可是,纪茵茵看不到,纪茵茵甚至比以前更加抗拒,讨厌路雅了。

“你走,快点走,我不愿意见到你,这一辈子我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你。”

纪茵茵眼底里全然是泪水和伤痛。

这时,纪凯恩终于追了上来。

他对纪茵茵的了解是相当清楚的,知道她这个暴脾气,定然不会听从任何人劝阻。

“纪茵茵,你够了没,你到现在还认识不清楚么,我们再也不是纪家的人,不是什么千金少爷,你适合而止吧,不要再伤害路雅了。”

纪凯恩也是心疼路雅这一刻的模样,她的发丝凌乱,甚至面庞上也是在刚才纪茵茵抓挠出的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道道,路雅看起来就是如此的狼狈不堪。

可是,狼狈归狼狈,路雅仍旧是很关心纪茵茵和纪凯恩的。

她上前握牢了纪茵茵和纪凯恩的手,更像是在给他们坚定信心,也是给他们最坚强的后盾。

然而,纪茵茵的态度却是仍旧恶劣,大力的甩开路雅的手,“拿开你的臭手,真是够恶心的,为什么这么懒惰!”

路雅听闻,的确是很失望的,浑身上下只有无限的疼痛缭绕而来……

路雅被继续抗拒着,直到纪茵茵和纪凯恩彼此的负面情绪发泄完毕,路雅才试着找机会要和纪茵茵谈一谈心。

她毕竟是个孩子。

甚至路雅很清楚纪茵茵这个孩子是多么的渴望着回到纪家的生活,毕竟,曾经生活在优越感十足,财富上亿的家庭里,一时间让他们停止享受着这一切,尤其生活还起了翻天覆地的拜年话,这对于纪茵茵和纪凯恩而言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可是,这些都不构成路雅可以让他们回到纪家,只是,若是不回去的话,路雅最担心的是他们受伤。

这一次,在学校门口纪茵茵见到纪凡涛的事,令路雅心中的这一股伤害和慌乱齐齐而来。

“答应我,茵茵,不可以这样了,以后这样的事情我们就告诉爸爸好不好,爸爸可以帮我们的,爸爸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和凯恩的……”

路雅这个时候很形象化称赞着纪泽扬的家伙。

“爸爸现在也可以帮我们吗……”纪茵茵是可怜巴巴的口吻。

但是,这一刻的路雅眼泪泛滥更多,抱紧着纪茵茵,久久地说不出话来了。

……

晚上。

路雅无法入眠脑海中总是会想到自己孩子去追车的一幕,楚楚可怜,但是坚韧的性格是异常坚强。

路雅最终也是从床上起来,目光是深锁在不远处的纪茵茵和纪凯恩面庞上,视线来回的搜寻。

“难道,我真的无路可走了吗,除了让骆英楠答应自己……”

路雅彻底的失足了,脑海中是不断的沸腾翻滚着的情绪。

“我不想让你们涉险,同样不希望让你们受苦,可偏偏,这一切的一切,局面已经造成,无法挽回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