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龙卫最今天的更新 含弄吮吸着大白兔抖动

热点 2020-07-01 12:01:08

唐倾推开他的手,冷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便起身脱了已经破掉的里衣,又在墙角找到了李扬风的包袱。

包裹里装着一套的深蓝色的衣服,上面绣着极为精妙的暗纹,就连束衣的带子都是极为精致的。脱掉衣服的唐倾看到自己胸前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痕,这不同于他当特种兵时期的那些刀伤和子弹伤痕,却是有鞭痕、剑痕一类。手臂肩膀的肌肉线条由其分明。这副躯体和他自己有点相似,瘦却不弱,但也终究不是他的身体。

他把衣服一件件穿起来,扯了扯袖口的绳子,居然完全合身。尤其是腰身处极为贴合,展露出了他的细腰。唐倾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感觉真的完全好了。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李扬风。

这人终究是在这个时候低估了他。即便身处异世,他原先学习过的那些搏斗技巧还是没有忘的。

唐倾没有看到李扬风放在墙角的机关弩,包袱里有些银子,是他在一些电视剧里看到过的。但自他进入部队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那些了。于是他背起包袱,出门下楼。

这是一家略显破旧的客栈,楼下的店小二正在打盹,唐倾走上前,说道:“请给我准备一辆车吧,还要些吃的,包子馒头,巧……不,肉也可以,有的都给我。”

店小二眨眨眼,没有反应过来几天前被人抱进来的人怎么就这么生龙活虎了。

他给银子的时候十分大方,大方到店小二眼睛都亮了。所以很快就把他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吃的那些准备了一大包给他。唐倾又问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店小二回答:“再往前边走一点便是龙门荒漠了,我们这客栈可是进龙门荒漠之前的唯一一家落脚点了。客人您现在要去?”

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如果现在去,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唐倾思考了一会儿,“那……何处可以进城?”

店小二的脸色更奇怪了,犹豫了一会儿道:“您穿过荒漠之后找个车夫送您去长安便可,但长安那边……现在情势可不太好。”

长安?唐倾听到这名字就愣了,心想自己历史可不太好,现在什么朝代来着?唐朝?于是内心的小人整个就风中凌乱了。

他也懒得继续思考,谢了店小二便打了油伞出门,坐上了马车。

等他坐上去,才发现马车那个挡雨的东西基本不怎么管用,唐倾无可奈何只好挥动马鞭离去,整个身影消失在夜雨之中。

这边李扬风□□了一声终于醒了过来,环视了屋子一圈便明白唐倾已经离开这里,他慢条斯理地起身,捡起地上脱掉的内衣,十分陶醉地放到鼻间闻了闻,那是唐倾身上带了血腥混合了汗液的味道。

这时有人在门外敲门,李扬风喊了一声“进来”,对方推开门,俨然是店小二的脸。但他此时换了一张面孔,原本佝偻的身子也直了起来。眼神也变了。“他走了。”

李扬风:“我知道。”

店小二:“你是故意的?”

李扬风耸耸肩,“还真不是,不知道他掐了我哪里,没防备就晕了。”

店小二勾起嘴角,冷笑一声:“这唐家的人可不好下口啊。”

李扬风:“不好下口也照样会被我吃掉的,不劳你挂心。”

店小二:“我引他进荒漠了。”

李扬风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挥挥手,赶店小二出去。

在暴雨中行车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毕竟唐倾以前经历过更加恐怖和逼人到绝境的事件,所以他现在心情极度平稳,前面因为李扬风的举动有过短暂的躁动,但他之前的职业素养让他恢复得很快。

但在走了一段路之后,唐倾感觉到这副躯体给自己拖后腿了。

先前他无视了手臂上的一道伤痕,绑了绷带,不太痛。但他现在一直拉着缰绳,于是又痛了起来。伤到胳膊的武器应该淬毒了的,于是恢复得才慢。难怪他烧了三天才苏醒过来。

唐倾不清楚的是,在他高烧昏迷的那几天里,曾经几度无法吃下热粥喝下汤药,他不会吞咽的时候,都是李扬风亲自用嘴喂的。

唐倾仍用惊人的意志力让这副身躯能够支持得更久一些。直到后面有马蹄声混合在雨滴、雷鸣声中追了上来……他早已经听到。

于是大喝一声,马一声长鸣,车子被马带的摇摇晃晃,跌得双腿都疼了。唐倾的脸还是被雨水打湿了,但他目光如炬,未有一丝退却和害怕的感觉。

马车跑不过单独的马匹,身后那些人逐渐追了上来,四个。戴着斗笠、穿着蓑衣,在夜雨中飞驰。

突然空中只听见唰的一声——

几只弓箭齐齐射向马腿,瞬间没入马匹的双腿之中,那马嚎叫了一声,双腿跪在地上,往一边歪去。它这一倒,马车也直接翻了。但唐倾手握马鞭一脚踩在马身上,跃了下去。

蓝色的影子被大雨淹没。

他在原地站起身来,那四个人早已把他围住,坐在马上居高临下。

马在原地踱步,唐倾一动不动,雨水不断从他额头下落,一直滑到嘴唇。他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被这些人追杀。

究竟这个身体是何人?又做了什么事情?

其中一人不知为何嗤笑了一声。

唐倾抬眼,“李扬风。”

马上的李扬风不得不承认,他刚刚被唐倾的一抬眸给惊艳到了。他的眼神闪烁,隐匿在黑夜中的嘴角不住地上扬。

他甚至吞了下口水,尤其在唐倾微抬下巴,露出脖子的时候。雨水顺着唐倾的下颚滑落,流到领口。那是李扬风刚刚还亲昵过的地方。

李扬风抬手一挥,其余三人从马上一跃而起,落地的瞬间手中□□已然刺向唐倾。

四人四枪,看似密不透风,却仍有孔隙。

唐倾往地上一滚,滚出几步远之后,就着泥水翻滚而起,抬手马鞭一挥。

马鞭击碎雨水,朝着其中一人的脖子一绕,唐倾随手一拉便将那人拉倒在地,反手一个倒拐将对方击晕。

他平日最擅长拿枪,但现在的处境,马鞭成了他的武器。结合了平日学习的格斗术、近身搏击等招式,一一运用了出来。

李扬风看得兴致更高了,这是他没有见过的招式。一个唐家堡的弟子,怎会有如此怪异的招数?

第二人一枪袭来,离唐倾的脖子不过一点点距离,唐倾反手将马鞭一绕,他速度很快,迅速地翻搅,硬将对方的□□搅脱了手。

那人愣了一会儿,只见唐倾突然转身,连续踢出两腿,全部踢中他的要害。于是第二人也倒地不起了。

李扬风坐在马上大声吆喝:“漂亮!”

解下来的第三人,唐倾也顺利将对方放倒。以一敌三,他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雨水仍然劈头盖脸地浇下来,唐倾的双眼又有一些模糊起来。他使劲晃了晃脑袋,李扬风已经落马。

两人便在这大雨中遥遥对视。

“本来我对你没什么兴致……但现在嘛!我更喜欢你了。”李扬风乐呵呵的,这说出口的喜欢跟说晚上吃什么一样的正常。

唐倾冷笑:“我不搞基。”

李扬风:“???”

唐倾:“我曾经杀人的时候,对方连一秒钟的思考余地和后悔都没有,现在的我杀不了你,但你等着,这一天会来的。”

他咬牙切齿,表情随之有些狰狞,唐倾的语气和表情里的愤怒都十分明显。李扬风有些不悦,往前走了几步。

唐倾挥舞双拳朝他奔来。

李扬风的速度却比他更快,也不知他是怎么做的,身形一晃已经到了唐倾面前,夹着风雨,劈头盖脸砸了唐倾一身。

那骨头断掉的声音近在耳前。唐倾只觉一阵剧痛,手臂便已经被李扬风打断。唐倾转身一脚踢了出去,李扬风轻松躲过,一掌劈向他的脖颈,唐倾便是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倒下来的那一刻被李扬风双手抱住,然后打横抱起来跳上了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