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捻着她的小核 第十九章上钟诚白洁

热点 2020-06-30 15:03:48

爱染的下一次睁眼,是自黑甜的睡梦中自然醒来的时刻,而此时,距离她在冰城昏过去的时候差不多过去了两天的时间。

爱染唤出在她昏厥时自动回到她的星核空间的水晶球,略微感应,得出了她在冰城的冰蝶几乎全灭的结论,而幸存下来的冰蝶自然为她带回了冰城毁于一旦,妖魔也全体献身冰雕事业的好消息。

挥挥手,将水晶球塞回自己的空间,爱染找出一双筷子充当发簪将头发随意地挽起,随后,把还是垂落地面的部分一剪刀绞断,扔进星核空间里当收藏。

解决了行动上的一个大阻碍,爱染开心之余,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她想自己应该是被饿醒的。因此,面对送上门来的食物以及送食物的人,她的态度不由得温和了许多,美人坯子的脸上虽然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总归像个不爱笑的懵懂小孩了。

“你醒了吗?吃吧,这里是夜叉族的村子,你可以放心,到了这里就不用担心怪物的袭击了,我们的王很强的……”少年滔滔不绝地说着,见爱染乖巧地一边吃饭,一边安静地用点头以示自己在听,终于想起来自己进来的目的,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你的哥哥跟王在一起,你吃饱了就可以去找他了哦。”

“嗯,我吃饱了,可以领我去见他们吗?”爱染放下勺子,水灵灵的大眼看向少年,自然得到了少年积极的肯定答复。

不过,他们到达目标屋子的时候,里面的人正谈论着什么,少年自然拉住爱染希望她在屋外等候片刻,可看似乖巧的女孩可没这么好商量。

当爱染甩开少年的手,跑进屋子见到她的被挂名的“哥哥”孔雀时,对方正被一男子抚着侧脸,四目相对。只见两张俊脸之间相差不过一尺,好像一对重逢的恋人就要两唇相接,不想却被爱染闯入打断,两张脸同时转向爱染。

“对不起,打扰了。”

爱染有礼地鞠躬道歉,却并没有退出门外,而是一溜小跑来到了孔雀身后,转身,抓住对方的衣角,侧头看另一边坐在孔雀身边的俊俏男孩。

别说她不识相,看到这一幕还想不起这到底是怎样的局面,她就真的对不起自己向来自负的记忆力了。之前还一直以为这个世界的构架与她所知的某本漫画里的内容重合只是巧合,可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准确说是这个英武的男子和那个尖耳金瞳的阿修罗族小孩,结合自己所知的背景和这个身体的记忆里夜叉王的长相,爱染无法说服自己不相信接下来的事情会按照那本书中所描绘的命运进行下去。

“你是谁?”小阿修罗顶着包子脸问道,傻傻的样子如孔雀之前的形容,像只可爱的小猪。

爱染禁不住想逗逗对方,扬起小脸认真地说道:“问女生的名字之前,应该先自我介绍,这是基本礼貌。”

小阿修罗不满地瘪了瘪嘴,还是从善如流再问了一次:“我叫阿修罗,你叫什么?”

“爱染,我叫爱染。”

“爱染——”小阿修罗指指爱染,然后转向孔雀,再转回来,“孔雀,爱染。”

“嗯,阿修罗。”爱染点头应道,也叫了对方的名字,勾起了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抹浅笑,无论何时,无邪孩童对她的“杀伤力”都是最大的。

孔雀和另一男子的注意力被这两个小豆丁吸引,停下了耍赖和质问的两人正想说什么,门外突然喧闹起来,士兵的报告随之到来:“王,糟了,西边的结界破了!”

妖魔的侵袭再度来临,孔雀在提醒夜叉王不可在上战场时将小阿修罗留在村里假手他人照顾后,趁众人一个不注意,消息在房间里,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一直死死拉着他的衣角的爱染。

“爱染,怎么会……”夜叉王喃喃道,却也没有时间深思,抱起小阿修罗领着自己的兵士们出发抵御妖魔而去,他不会想到,他会为此而错过见到活着的九曜并完成约定的机会。

这边厢,爱染倒是幸运地见到了这位活生生的此时代最后一位星见九曜,只不过,她接下来就被孔雀抱着亲眼目睹了对方被杀的全过程。星见,虽说是天界极受尊崇的神族血脉,但是他们多是女性,战斗力也极端低下,是个不得不依附强者生存的典型存在。

——这么说来,身边的这位还真不像个星见。

爱染抬眼看身后之人平和无波的脸,那是属于一个看客、一个命运的见证者的表情,无悲无喜,只是遵循某种规律,引导或者漠视着生命走上他们命定的道路。孔雀很强,即使不作为星见,也能在这个天界继续存活下去的强大,可惜,他的出身注定了他只能行走在暗处,无法被谁光明正大的接纳。

等到杀死九曜的人领着属下离开之后,爱染终于发出了对至今所见的一声感慨:“神族人真执着。”

“执着啊,大概在长久的生命里遇上值得珍藏的强烈感情,对神族而言,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吧,”孔雀侃侃而谈,看向怀里的小女孩,“小爱染也流着神族的血。”

“所以我跟你一样也有执着的东西,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还是说,你因为羡慕夜叉王和小阿修罗,也对当保父感兴趣了?”

这是爱染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而且咄咄逼人。但是这很有必要,有些事情她现在必须问清楚了,她可不认为自己的魅力高到让这个动机似乎早已锁定阿修罗的孔雀伸出援手的地步。

“小爱染真是冷淡啊,我看起来像坏人吗?”

“不是坏人——这话只有阿修罗可以说吧,因为你一定不会害阿修罗,可我不一样……”爱染认认真真地回答,可对方还是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

“哎呀,小爱染这是吃醋了吗?难怪之前一直不肯理我,连对兄长应该有的礼貌也忘了。”孔雀戳了戳爱染的脸颊,脸上的表情从窃喜变为了失望。

爱染顿时有种对方替小阿修罗向她报复回来的吃瘪感受,她自然不会不识好歹,孔雀救了她是事实,就算另有所图,现在的她也不会傻到推开对方说要自食其力,会那么问,其实不过是一种变相的妥协。

“没人拜托你救……不过,还是谢谢你。”爱染扭头眼不见为净,不想这别扭的样子倒更像是在害羞。

“真的想知道的话,小爱染是可以自己占卜出来的吧,毕竟,你体内流着星见的血脉,”孔雀缓和了嘴角弯起的弧度,面上多了一丝认真,“你也可以看到我的过去,而且,不用担心你的‘星见’之血会欺骗你……因为吸收了侵蚀自身的妖魔而堕天的前任天帝最的小女儿,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爱染明王。”

“……可是,现在,我叫爱染,就像你名为孔雀。”

爱染不闪不避,她很清楚自身的变化以及孔雀的身份,这一点两人从来不说,但星见的血统却已经让他们达成了共识。只不过,与孔雀所推测的小公主应有的脆弱胆小本质不同,爱染是个彻头彻尾的叛逆者,在她看来,过去已然过去,不能束缚现在,如今站在这里的只是两个圈外之人——爱染和孔雀。

——爱染和孔雀,爱染明王和孔雀明王,爱染转过头去不再看着对方,她早就从名字中推测出了对方应该继承的神名,如果不是因为乱|伦出身为他烙上的堕天痕迹以致被身为父亲的天帝厌弃,孔雀大概会成为上一届天帝的子女中最适合继任天帝之位的人,帝释天的叛乱恐怕也不能轻易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命运的□□确实是环环紧扣,令人唏嘘……

爱染知道,说出这句话的她已经做出了选择,不,应该说在跟这个世界的命运之轮的主角有了接触的时候,甚至是进入这个身体取代了本尊的时候,这个世界折腾神的命运就已经与她挂钩,因此,想要明哲保身、过自由生活的愿望对她这样一个还无法自保的小女孩来说简直是痴心妄想。

就她所知的剧情来看,跟着孔雀或许是个不错的保命选择,但问题是,对方是否会真心接收她这样一个累赘?她对于这个世界最灵验的星占的理解不如孔雀,无从得知孔雀救了她是出于怎样的占卜结果,更或者有着怎样的目的,她能“看”到的,从来不是预言,而是能量线的延续,只是她却分辨不出哪一条连接着命运的轨迹,哪一根又指向了因果的尽头。

“哥哥。”

“嗯?”思绪被打断的爱染递去一个疑惑的眼神,不理解对方的意思。

“叫哥——哥——不然,我说不定会伤心地忘记很多事,比如,下次小爱染可能就要挨饿了哦。”孔雀将爱染翻了个身,双手托着爱染的腋下将之举起,毫不脸红地威逼引诱。

“……”这个人真的没被冰城坍塌时的冰块砸到脑袋了吗?

爱染第一次居高临下看孔雀,不得不说,她忽然有些喜欢这样的观看角度了。心随意动,爱染的两只白色翅膀终于再度跑出来跟她打招呼了,这一次有时间仔细用心体会的爱染即刻忘了面前的人,兴致勃勃地将精神集中到了她的身体才多出来不久的部分。

对于能量线的掌控经验让爱染很快掌握了使用翅膀的诀窍,成功地飞离了孔雀的怀抱,然而,她显然低估了这个长期缺乏锻炼的未成年神族身体自带的笨拙属性,想飞得更高一些的结果就是她的左边翅膀突然抽筋,失去平衡,一个平沙落雁式——某不可言说的部位重重着地。

敏感的身体立马将痛楚传遍每一根痛觉神经,爱染无法抑制地红了眼眶,顺着伸向自己的手看向手的主人,这下,她的形象算是丢到了姥姥家,这瞪着双兔子眼的娇弱小女孩怎么看怎么楚楚可怜。

——看着倒映在孔雀眼中自己的模样,爱染在心中捂脸: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噗——!”

“想笑就笑,小心憋死。”咬牙吐出这句话,爱染无视那只手,自己站立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孔雀随即爆发出响亮的笑声,完全没有发现爱染越发阴沉的小脸。

爱染:笑吧,笑吧,笑不死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