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岳做受视频_包惜弱艳传

热点 2020-06-07 18:05:19

“生男孩还是生女孩?”一句话说的叶刕(li)的眼睛又疼了起来。

本来我是一个准母亲了,可是如今,我还有成为母亲的资格吗?这副身体还可以给我一个孩子吗?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开心了呢?难道说你不愿意为我梁家生下孩子,继承我梁家香火?”梁少阳不理解叶刕此时的反应。

“如果,如果说”叶刕看着面前的梁少阳,不忍问出口,咬了咬嘴唇还是继续了问话“如果我们没有孩子会怎么样?”

“你胡说什么呢?怎么会没有孩子,你可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你不能为我生下孩子,我就不得不弃了你,另外再迎娶别的女子来为我梁家延续香火。”梁少阳实话实说,虽然这些话,说的的确伤人。

“弃了我,另娶她人,延续香火。”叶刕喃喃的重复了他的话,这一句话如万把钢刀扎进叶刕的心中。我视为依靠的男人,我同生死共患难的男人,因为我一时的隐瞒,冷落了我,因为我无法为他生育子嗣,竟要弃了我。

“傻瓜,我们都还如此年轻,只要你争气一点儿,为夫再宠爱你一点儿,孩子早晚都会有的。今晚为夫就愿意为你效犬马之劳。”梁少阳自认为自己很是幽默风趣,一副肝脑涂地的样子。

“王爷,你出去吧!”叶刕此时的心情很是低沉难过。

梁少阳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说什么?为夫听的不是很清楚。”

“我说,请你出去。”叶刕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思,语气坚定。

“放肆,本王三番五次对你示好,你便以为本王非你不可了?你这王妃的地位,还不是在我一念之间?你可不要不识好歹。”梁少阳显然动了真怒。他一遍遍的说着本王,强调自己的身份地位,希望这个女人不要不识时务,他从来没有遇到一个女人对他如此推三阻四,一次次将他拒之门外。

“妾身知罪,若是王爷今晚非要妾身侍寝,也无不可。只是一具躯壳罢了,以王爷的尊贵,想要什么又得不到呢?女人而已,不是玩物就是生育机器而已。”叶刕无奈而自嘲的笑了笑。

叶刕一边起身往床榻走去,一边自己宽衣解带,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你......”梁少阳看着叶刕自顾自的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服。气得简直就要抓狂了。“本王对一具死尸没有兴趣,既然服侍本王让你如此不满,本王不用你服侍了。想要爬上本王床的女人,何止千万。”

梁少阳又一次被叶刕气得摔门而去。叶刕不自觉的眼睛又充满了血丝。她一件件把刚脱下来的衣服重新穿好。

“刀客,剑灵,你们进来一下。”叶刕招呼了门口守卫的刀客剑灵进入房间。

“你们去帮我请个大夫吧!悄悄的,别让王爷发现了。我想知道,我的身体是否完全复原了。若......我与王爷同房,是否有碍。”叶刕想要确认一下,自己是否还有成为母亲的权利,他如此重视子嗣,她也想做完整的女人,一个女人如果不能生育,那她的生命就是不完整的。

“是,属下马上去办。”刀客剑灵领命而去。

叶刕拿起针线筐里绣了一半的绣品,那是一个小肚兜,为她未出世的孩子做的,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个孩子后,叶刕总觉得对不起它,没有保护好它,甚至都没有让它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

她决定为孩子做上一个小肚兜,即使是烧给未出世的它,也让叶刕心里有那么一点儿的宽慰感。

梁少阳气呼呼的回了房,那个该死的女人总有办法惹怒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自己,这种情况不好,非常不好。也许他应该找一个温柔娴静的女孩子,不惹自己生气的女人。

想要找一个合心意又不惹自己生气的女人,其实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梁少阳觉得那些主动对他抛媚眼,献殷勤的女人是不能要的。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儿兴趣去招惹那样的女人。

人一旦有了某种念头,就会如同遇水的胖大海一般,迅速蔓延滋生。自从上次提出要纳妾,这念头被两人随后的恩爱打消了,如今死灰复燃,形势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此次想要再找一个女人来宽慰自己的心更加强烈。

有时候想什么就会来什么,就是如此神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